週三. 12 月 2nd, 2020

導論 政治黑手 洪谷

台灣一票立法委員介入干預台大校長遴選,要求教育部在釐清遴選委員蔡明興跟準校長管中閔是否利益衝突之疑義前,「不得進行後續聘任作業」。措詞強硬,但台大立刻出面回嗆,表示遴選完全沒有問題。
先前在台大校長遴選定案,由管中閔出現後,我就打電話消遣在綠朝當大官的同學,表示很詫異為何蔡英文會眼睜睜讓藍營出身、且意識形態反獨的學者擔任台灣第一大學府的校長。當時該同學還說這可證明外界傳聞綠營大包大攬一切純屬虛構,並強調「這就是當政者的度量」。
言猶在耳,立院民進黨團就將黑手伸進台大,干預遴選,企圖改變結果。台灣早就實施校園自治,未料政治力還是赤裸裸介入大學校長遴選,不知今夕何夕。這在美國,這些敢對大學說東道西的政客,絕對難逃輿論制裁。美國的民主對若干界線還是畫得很清楚,要對校園有所動作,除非有周全的不法證據,才能交由國會委員會進行諮詢。像台灣如此橫行霸道,要求教育部「不得遴聘」的,絕無僅有。
以前民意代表干預大學治校,最知名的例子是1950年台大最偉大的校長傅斯年赴參議會備詢,跟大炮議員郭國基在詢答後,突然身體不適,不久就因腦溢血不幸英年早逝。消息傳出,台大學生群情激憤,包圍參議會大喊「打死郭國基」。
當時是蔣介石戒嚴時期,在統治手段上恣意妄為,因此規定大學校長要到參議會備詢,典型的虛假樣板民主。傅斯年事件雖然引發公憤,但至少郭國基是基於職權,且質詢內容並未離題,只是不幸往往發生於巧合。現在的綠委,無德無行、不學無術,跟當年的郭國基等五虎將,不管在學養人望上,根本沒得比,但囂張情狀卻十數百倍。
難怪有人說台灣又倒退到比戒嚴時期更戒嚴的獨裁專政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