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2 月 5th, 2020

【導論】年的憶往   不默生

殘月寒冬,年的腳步近了;離開年輕的歲月遠了!獨居的夜晚,我喜愛在這樣孤寂的黑暗裡沉思、暝想往事。歲末冬寒的此時此刻,容易想及「年的種種」!
冷風、冷月、冷冷的場面,在寒流肆虐中,果然大多數人們都躲在被窩裡尋夢,以致運動場上顯得冷清異常,這就讓我有更充裕的活動空間,甚至在行進當中我可以同時放肆地進行腦力活動。
冬天的清晨比平常多走了一圈,感覺心臟的跳動比以往更快速,我看日後應該要調整運動方式;讓心律維持起伏的波動,而非平順的一直線心跳。
行為舉止代表一個人的形象與內涵,過度放浪形骸,會被視作「輕浮」,這點我一直在注意,也希望自己的表達方式不會被解讀成「騷擾」!年終檢討時,我時時警惕自己:不要留下流浪漢的印記。
年的氣氛已沒有小時候那樣濃厚,傳統市場裡的人潮是「過年」的一種象徵,擠身在市場中才能感受到年的存在。
那一年,因為有異國友人要來過年,採買年貨時,到附近早市逛了好幾趟,人來人往的菜市讓我回憶特別多!那一年,前妻回來過年,女兒的日本熟客及一位夥伴前來圍爐吃年夜飯,過了很特別的一個除夕夜!
年節氣氛雖然沒有小時候過年濃厚,但那種全家團圓的意義,仍大過任何形式的鋪張,這是正面文化的表彰。
年初二,出嫁女兒回娘家,每年此日都想起從前每次陪妻回娘家的往事,尤其岳父健在時,北部山區過年特有年的氣氛,初二,每個出嫁女兒都回門,大大小小坐滿一堂屋,而且席開兩三桌,那時就是岳父眉開眼笑的時候,平常話少的他,幾杯酒下肚話就特別多,常看到他只顧看著兒孫滿堂而忘了手中箸的神情,那是他一生最大的滿足吧?
許多「年的憶往」在腦海迅速掠過,不該記得的記憶下來了;該記得的忘了。人,總是如此健忘?還是選擇性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