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2 月 2nd, 2020

一周評論 台灣價值的真義:魚肉台灣

蔡英文動不動就說台灣如何如何,說多了,再比照其所作所為,讓人感覺她口口聲聲的台灣,講白了其實就是「朕即台灣」。日前她上節目談民進黨和台北市長柯文哲的互動,就拿「台灣價值」來教訓柯P,暗示柯P講兩岸一家親,忘了台灣價值。
但何謂台灣價值,蔡大總統自己也說不出所以然來,台獨大老林濁水因此說:「蔡英文不妨說說她的台灣價值和國家整體角度是什麼,大家好用來檢驗柯文哲」;全國上下更無人了解蔡英明領袖的「台灣價值」何指,馬屁徒眾紛紛出來幫她註解,媒體輿論也各有解讀,一時之間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所謂的「台灣價值」,言人人殊,一人一解,至少有上百萬種說法。
後來蔡英文又說,年輕人住者有其屋,也是一種台灣價值,照她的邏輯,目前年輕人除了有好的父母擁有資產外,幾乎都是低薪無殼蝸牛,大部分年輕人莫非遠離台灣價值?
林濁水要蔡英文表明何謂台灣價值?但恐怕無法獲得具體答案。蔡英文登基以來動輒必稱台灣,說多了、人們聽多了,「台灣」好像就是蔡英文的囊中物。她面對兩岸問題,說台灣優先,對付反對陣營,則強調台灣共識,要柯P聽話,則拋出台灣價值,言外之意是柯P提倡兩岸和平交流,是違背台灣價值;然則,她又不敢侈言台灣價值就是台灣獨立。
不過「觀其行查其言」,蔡英文登基以來打著台灣大旗,所行所為都是一己之私以及其政黨利益為優先、甚至唯一考量;她的台灣價值,在她操作完全執政遂其統治意志下,已儼然「朕即台灣」;她的台灣價值,正確解讀就是蔡英文以及其幫眾(包括民進黨)為刀俎,台灣為魚肉。
這可以從她一連串假借改革之名,行搜刮之實的種種「轉型」可以窺知。年金改革以退休軍公教為目標,這些已經是職場淘汰徒眾,對蔡政權或執政黨已沒有多少邊際效益,可以壓榨儘管壓榨;清算國民黨產,原本民意所歸大可義正詞嚴,但操作下來,卻瑕疵連連,針對性遠大於原則性,甚至不惜違法違憲,大有走火入魔,將對手抄家滅族之意,這已非回歸正義,而是剷除異己。
勞基惡修,則是明顯剝削弱勢族群權益,勞工休假以及加班權益都被削減,工時過長現象並未改進,輪休間隔規定得曖曖昧昧,給予資方太多的彈性運用;勞團認為勞基修法已嚴重偏頗資方,民進黨背叛了當初對其大力支持的廣大勞工群眾。
對勞工下手後,接著介入農民長期自治的水利會,不顧農民的反彈以及農業學者專家的反對,悍然將水利會改為官派,蔡政權掌握水利會後,水權分配將看當局眼色,另外龐大的水利會所屬資產大有可能透過五鬼大挪移,自農民手中轉移到國庫,從而偷渡到民進黨庫,甚至若干權要私人口袋中。
至共廣集團亂鬥事件,最後浮現的真相是黨政軍(台獨大軍)介入媒體,民間郭姓大老坐鎮民視,控制公視、華視等公廣頻道。以前台灣良心加上反國民黨陣營努力多年的黨政軍退出媒體因此毀於一旦;這也是蔡英文台灣價值的另一體現。
台大校長遴選事件,則是民進黨赤裸裸將黑手伸入校院,在國人面前公然演繹政治介入校園的民主大倒退。這又是蔡英文的台灣價值之一。
台灣政黨輪替再輪替,終於出了一個完全執政的霸權,蔡英文則將完全執政的邊際效益發揮得淋漓盡致,搞得普天之下莫非王(蔡)土,她言必稱台灣,其實綁架台灣,且「朕即台灣」;她倡言台灣共識,但台灣內部分崩離析,何來共識?說台灣價值,但她的價值是吾等幫眾為刀俎,台灣為魚肉,則台灣「價值」盡在其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