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8 月 20th, 2019

【蕉城專刊】虎鎮藏貝

→全版預覽

虎貝仙境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虎貝奇峰峻秀,道法圓融。
談笑有鴻儒。歲月滌蕩,文脈悠悠。
她從歷史中走來,閱盡滄桑,走向繁榮。

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虎貝鎮,全國92個以虎命名的地方,它是其一。
白溪岔山脈如猛虎騰躍,虎首的前方貝溪潺潺,山中小鎮虎貝走過千年,孕育了燦爛的文化,滋養著萬千生靈。位於蕉城區西北邊陲的她近年聲名鵲起。
「中華蒸籠」的產出地黃家村,青竹穿梭,編織出一個個致富的夢想。隨著蒸籠遠銷韓國、日本及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第三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了900多年的黃家蒸籠傳統手工技藝走出大山,以天然、環保、安全的美名享譽國外。一個村,20多家蒸籠企業,年創產值上億元,村民因為文化的傳承和創新走上了致富路。

傳統手工技藝–黃家蒸籠
籠中倩女

虎貝的文化源遠流長,底蘊深厚,儀態萬千,呈現出獨特的地域色彩。綠色的生態文化,虔誠的宗教信仰,兼容並包的道南理學,橋接閩台文化的虎將黃禮?,紅色的蘆蕩火種發祥地,還有帶著草根氣息的農耕文明……多種文化的融合賦予了虎貝神秘與神奇。
虎貝文峰村,第三批中國傳統古村落,它背靠笑天獅子峰,文武雙峰文筆峰與黃柏峰挺立兩側,翠屏峰橫亙村前。歷史上這裡名人輩出,黃氏族譜記載,僅清朝,這個村子就出了182個秀才、8個舉人、2個進士。
當地群眾認為,是奇特的地形造就了這塊人傑地靈的風水寶地。
當然,風水玄學不可全信。不過,形象地說明了虎貝的地理地貌的獨特,反映了人們對大自然的崇拜。

百丈岩
俯瞰虎貝水庫

虎地巍巍
虎貝與古田和屏南相鄰,位於支提山脈與白溪岔山脈的交會處,地貌奇特,平均海拔800米,森林覆蓋率69%,空氣質量Ⅰ級,是一個天然氧吧。蕉城最高峰展旗峰就在這裡,它的海拔1479米,高聳入雲。巨大的落差造就了黃柏溪與熟洋溪,在溪的下游,全國第一座對數螺旋雙曲拱壩就誕生在這座高山平湖的橋頭水庫裡。境內,水清石秀、山險林密,年平均氣溫14.7攝氏度,光照充足,雨量充沛,物種豐富,不乏生命力極強的千年倒插「杉木王」、筋骨虯結的最美羅漢松、辟支千年茶王、一級珍稀瀕危保護植物紅豆杉,以及各種陸生和水生動植物。

那羅
陳普祠堂
辟支寺

天冠道場
獨特的資源和象形的地理面貌賦予了她在佛教中崇高的地位。隋唐國家統一,佛教得到發展。從廟堂到民間,都崇信佛法,在修建寺院、開鑿石窟、譯經等方面不遺餘力,武則天就下令新譯傳自古印度的《八十華嚴》,對法藏創立華嚴宗功不可沒。
山巒綿亙,群峰交融,雲蒸霞蔚,萬木崢嶸,一幅莊嚴的佛國意象像水墨畫一般鋪展開來,它既分散,又統一,狀似蓮花。與佛教所說的圓融之境形合意同。唐釋澄觀《大方廣佛/華嚴經》記載,「東方有處/名支提山,從昔已來,諸菩薩眾/於中止住,現有菩薩名曰:『天冠』,與其眷屬/諸菩薩眾/一千人俱,常在其中/演說法」。「支提」意思是聚集福德。這裡所說的支提山應是組成佛國之境的群峰,也就是如今霍童至虎貝的這一條山脈,在佛教中地位崇高,是修行的淨土。
寧德地方志專家繆品枚介紹,「從人到神仙、菩薩是中國人文的一個特點,至聖至賢才能被奉為神仙或者菩薩。文殊菩薩的大智,觀世音大悲,普賢大行,地藏王大願,五台山、普陀山、峨眉山、九華山有對應的道場。道場就是顯靈說法的地方,在這種地方修行,易證悟得道。按《華嚴經》所說,天冠菩薩道場就在支提山一帶,天冠是普渡法會的菩薩,面對高僧,教授得道法門,是為『大道』,歷史上很多高僧慕名前來尋找,所以有了『不到支提枉為僧』的說法。」
唐天寶年間(742年-756年),高麗僧元表負《華嚴經》尋訪支提,到那羅巖時,在石室中誦持經書,並將它用「華櫚木函」盛放在石室中,存放的《華嚴經》成為了後來佐證支提所在地的最有力根據。那(nuo)羅岩是天然的石窟,上無片瓦,下如平鏡,被佛家贊為「震旦佛窟」。

石堂全景
珍珠簾
傳統村落

北宋開寶三年(970年)吳越王錢俶讀《華嚴經》後,找到高僧了悟詢問支提所在。了悟大師認為,支提在閩地第一洞天。明萬曆二十七年(1599年),樵雲法師在弟子如信的陪同下,前來朝拜天冠菩薩,在辟支岩窟開闢道場,一住近十年,念佛不輟。
那羅寺與辟支持遙遙相對。兩寺之間有孤猿聽目、錦鯉朝天、九龍盤、靈源洞、袈裟岩等勝景。其中,尤以珍珠簾為最,百米懸崖,一眼泉水奔瀉而下,似萬千珍珠落玉盤,蔚為奇觀。
元表與樵雲兩位高僧為何把修行地選在這裡?碧芝岩古佛塔、天開普會塔、辟天清癡和尚塔的塔碑上都刻有梵文「嗡阿吽」的金剛誦,即「諸咒之母」——普日如來佛的根本咒。田野調查中,專家學者發現了佛塔群的存在。見塔如見佛,佛塔是幫助眾生修行的方便法門,這些與天冠菩薩道場有何關聯?摩崖石刻「千聖同居土」、「九龍盤」「三就島」又隱藏著什麼秘密?《贊寧高僧傳》中,所載江南道高僧182人,在河北道、灘南道等十道中,高僧人數最多,他們為什麼紛至沓來?有專家認為,以天峰亭為中心的這塊淨土是支提山最神秘與最核心的地方。
天峰亭不遠處,這個拔地而起,四方如削,卻又寬闊平坦的奇景便是目前外界公認的「天冠菩薩說法台」。其所處的位置、地貌、環境與佛學經典中的記載大致呼應。南宋紹興年間,任寧德主簿的陸游遊遍這裡的山山水水,他在《雍熙寺與僧夜話》一詩中寫到:「現前鐘鼓何曾隱?匝地毫光不用尋。欲識天冠真面目,鳥啼猿嘯總知音。」,這是對難以找到天冠菩薩所在的最好註解,但諸多有力的證據卻指向一個區域,天冠菩薩道場就在虎貝鎮轄區。

花橋
清帝聖旨
橋頭水庫。
釀酒。

道南理窟
花開花謝,山中歲月在朝代的更替中逝去,佛教也在與本土文化的融合下有了自己的色彩。北宋末年,大理學家程顥、程頤吸收華嚴宗、禪宗的思想,提出「理本論」。朱熹(1130—1200)繼往開來,創新儒學,提出「理一分殊」,構築起了中國哲學史上最完備、最縝密的哲學體系,完成了中國文化中心的南移。他認為天地間「理」只有一個,通過萬事萬物表現出來,萬物由陰陽二氣而生,要格物致知,心要統性情,才能知行合一。他以武夷書院為據點,四處講學,弟子遍佈閩浙贛,他的弟子虎貝石堂的陳普便是「道南理窟」的理學先賢之一。
陳普(1244-1315),字尚德,號懼齋,後人稱他為「石堂先生」,石堂也就是現在的虎貝文峰村和梅鶴村,他精通陰陽璣衡,熟諳天文、算數、律呂、經史,曾研製報時的漏壺,著有《石堂先生遺集》二十二卷,被收入《四庫全書》約30萬字。南宋滅亡後,他潛心設館辦學,建仁豐書院,弟子眾多,名聞閩浙。用現在的話來說,他是宋末元初著名的文學家、哲學家、教育家、科學家。
雲卷雲舒,花橋靜臥,溝通東西南北的木拱廊橋依然屹立。嘉慶十三年(1808),文峰一孕婦夢見猛虎撲身,產下一子,他便是青史垂名的虎將黃禮鉁(1808 -1862)。
這個出生時便被賦予神奇色彩的少年果然不同尋常,他胸懷大志,勇武過人,循著先賢陳普的足跡,發奮圖強, 25歲走出大山,通過鄉試、會試,考中進士,從此開始了30多年的戎馬生涯。他在福建水師任職期間,作戰勇敢,護海安民,屢建奇功,一路拔擢,咸豐九年(1859年)51歲的黃禮?補授水師安平協副將 (從二品),成為台灣海防軍事層級最高的武將,統帥三標水營、數千名水師兵勇。隨後,被被誥授振威將軍(從一品)欽命署理台澎都督府。咸豐十一年任廣東水師陽江鎮總兵(正二品)、誥授光祿大夫(正一品)。同治元年(1862年)黃禮鉁在平叛台灣彰化叛賊戴萬生的戰役中,為國捐軀。死後他的墓葬在文筆峰腳下,2011年被列入福建省涉台文物名錄,見證著閩台血濃於水的親緣。

紅色土地

京劇《沙家濱》唱段
「新四軍就在沙家濱,這棵大樹有蔭涼,你與他們常來往,想必是照應更周詳。」
耳熟能詳的京劇《沙家濱》,聞名全國。譜寫的是一曲軍民魚水情深的讚歌。事實上,相隔千里的虎貝才是蘆蕩火種的發祥地。
1937年,中國工農紅軍閩東獨立師和各縣游擊隊共1300多人在石堂集結,進行了為期2個月的整編訓練。第二年一月,部隊正式改編為「新四軍第三支隊第六團」,團長葉飛。在北上抗日途中,郭建光等36位閩東傷病員在常熟養傷,受到了當地百姓的保護。《沙家濱》就以這個真實的故事為原型改編而成。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硝煙已散。《沙家濱》勾起的是沉甸甸的歷史記憶。外抵日軍,內抗國民黨保安團,虎貝百丈巖英勇跳崖的九壯士更用生命抒寫了百丈英風。那是1936年的10月,閩東獨立師第三縱隊20多人為掩護主力撤退,在百丈巖與敵人開戰,終因寡不敵眾,最後剩下9名戰士,他們彈盡糧絕、孤立無援,卻寧死不降,縱身跳下懸崖。
虎貝的險要為火種的播灑提供了條件,革命媽媽湯銀釵的故事群眾耳熟能詳,先烈遠去,但他們的風采和無畏精神滲透了這片紅色的土地。

文武魁宅

文化福地
歷經歲月洗禮,多種文化融合,衍生出了獨具特色的虎貝文化,堅韌、虔誠、圓融是這種文化的基因,影響並改變著生活在這裡的人們。
虎貝,中國黃酒之鄉,虎貝黃酒契合了儒家的中和,溫潤爽口。在婚喪嫁娶、接人待物上,酒中有禮,傳遞著友善、忠孝和仁義;那一座座木拱廊橋承載著的卻是活態的文化記憶,民間信仰,多神崇拜,在這裡不曾消彌,保留漢唐遺風的梅鶴村東嶽宮供奉著菩薩、康元帥、陳靖姑和陳譜先生,是釋儒道三教在這裡融合的典型例證;勤儉持家、圓融通達已成家風;人與自然,經濟與社會倡導著是和諧共生、相惜共榮。
悠悠文脈化成了虎貝經濟發展的軟實力。過去是「文化搭台」,現在是「文化唱戲」,理念的創新促成了文化的創新、體制的創新。隨著九都至虎貝紅色旅遊公路的貫通,高山上的文化明珠串成一條線,規劃中的禪修聖地、生態農業、避暑休閒等五大功能區將使佛教聖地、大儒故鄉和火種發祥地的文化內質真正融入到群眾的生活中。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