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1 月 26th, 2020

雷倩:婦聯會被禿鷹狙擊

婦聯會主委雷倩29日出席記者會,會中籲請會員們31日親自出席臨時會員大會投票,決定婦聯會未來。雷倩在記者會中講到激動處數度哽咽落淚,並表示會戰到最後一刻。(中央社)
表示不確定辜嚴倬雲是否知道婦聯會現在面對的狀況是如此危急 也不曉得這群禿鷹 會為婦聯會帶來怎樣的厄運 對未來悲觀
【本報綜合報導】婦聯會主委雷倩昨天說,31日會員代表大會不只像上市公司的經營權之爭,更像被另一群禿鷹狙擊,她對未來是否有生機感到悲觀。內政部表示,期待婦聯會繼續努力。
婦聯會主委雷倩昨天下午在婦聯會副秘書長汲宇荷、律師徐履冰陪同下在婦聯會一樓大廳召開記者會,婦聯會人員拿著「團結一心」、「支持雷倩」、「永續經營」、「簽署行政契約」標語站在後方。
雷倩說,婦聯會和內政部、黨產會三方協商是長期經過殫精竭慮、努力奮鬥結果,婦聯會原來與正常公司一樣,由所有利害關係人決定,但婦聯會組織極為奇特,所有利害關係人,包括會內同仁或基金會同仁,通通不是會員,沒有投票權。
她表示,組織中的會員因為歷史緣故,跟政治、政黨有長期綿密關係,現在更被複式動員,一種是直接影響,收委託書;二是對案子清楚的人,要求他們不要前來,避免造成一面倒的局勢。
雷倩直言,現在狀況不僅是一般上市公司的經營權之爭,婦聯會彷彿被另外一群禿鷹狙擊的公司,現在討論婦聯會該當如何的人,完全沒有看到婦聯會被長期打壓、追討與恐嚇的歷史,更對婦聯會做出選擇的過程毫不在意,而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語言在外創造極大聲浪,「我們好像在沙灘上,所有人都希望你們趕快去死」。
對於外界指有政黨介入問題,雷倩說,她從未從她口中說出任何一個政黨的名字,但的確有人在收委託書,有組織要求會員不來開會,這是事實,沒有必要隱瞞。
雷倩沉痛表示,她對婦聯會的未來還有沒有生機,感到悲觀。
至於被撤換主委一職的辜嚴倬雲知情嗎?雷倩說,她不確定、很難回答這個問題。雷倩說,過去所有常委會議都是辜嚴倬雲親自主持的,辜嚴去年10月出國後,態度和情勢的確有所改變,12月底回國後,婦聯會跟辜嚴的關係變得非常困難,婦聯會同仁難以見到辜嚴。
雷倩表示,很多人號稱具有辜嚴的授權、聲明書,會內同仁也同樣有授權跟聲明書,這也是去年12月28日資訊最為混亂之時,她們比對各種授權,常委會一致決議後,隔天才去簽署行政契約備忘錄。
雷倩指出,辜嚴長期領導婦聯會,每個人都非常愛辜嚴媽媽,不確定辜嚴倬雲是否知道,婦聯會現在面對的狀況是如此危急,正值風雨飄搖之際,也不曉得這群禿鷹,會為婦聯會帶來怎樣的厄運。
內政部官員受訪表示,期待婦聯會繼續努力,結果要看婦聯會自己的認知了。31日結果出爐,內政部會與黨產會溝通看如何進行後續處理。
官員指出,婦聯會內部了解的人從不惜一戰轉為願意溝通,不過,「想要努力的人一個一個走掉了」,對此感到無奈、遺憾,但仍期待當天會有好的轉變。
婦聯會因無法交代勞軍捐流向,去年與內政部、黨產會展開協商,三方於去年12月29日簽署備忘錄,包括婦聯會願捐新台幣343億元給國庫,旗下4個基金會將完成董事會改選,納入社會公益人士等,並於一個月內簽署行政契約。不過,婦聯會31日會員代表大會召開前夕,卻傳出有翻盤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