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1 月 20th, 2021

雷倩:妇联会被秃鹰狙击

妇联会主委雷倩29日出席记者会,会中吁请会员们31日亲自出席临时会员大会投票,决定妇联会未来。雷倩在记者会中讲到激动处数度哽咽落泪,并表示会战到最后一刻。(中央社)
表示不确定辜严倬云是否知道妇联会现在面对的状况是如此危急 也不晓得这群秃鹰 会为妇联会带来怎样的厄运 对未来悲观
【本报综合报导】妇联会主委雷倩昨天说,31日会员代表大会不只像上市公司的经营权之争,更像被另一群秃鹰狙击,她对未来是否有生机感到悲观。内政部表示,期待妇联会继续努力。
妇联会主委雷倩昨天下午在妇联会副秘书长汲宇荷、律师徐履冰陪同下在妇联会一楼大厅召开记者会,妇联会人员拿着「团结一心」、「支持雷倩」、「永续经营」、「签署行政契约」标语站在后方。
雷倩说,妇联会和内政部、党产会三方协商是长期经过殚精竭虑、努力奋斗结果,妇联会原来与正常公司一样,由所有利害关系人决定,但妇联会组织极为奇特,所有利害关系人,包括会内同仁或基金会同仁,通通不是会员,没有投票权。
她表示,组织中的会员因为历史缘故,跟政治、政党有长期绵密关系,现在更被复式动员,一种是直接影响,收委托书;二是对案子清楚的人,要求他们不要前来,避免造成一面倒的局势。
雷倩直言,现在状况不仅是一般上市公司的经营权之争,妇联会仿佛被另外一群秃鹰狙击的公司,现在讨论妇联会该当如何的人,完全没有看到妇联会被长期打压、追讨与恐吓的历史,更对妇联会做出选择的过程毫不在意,而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语言在外创造极大声浪,「我们好像在沙滩上,所有人都希望你们赶快去死」。
对于外界指有政党介入问题,雷倩说,她从未从她口中说出任何一个政党的名字,但的确有人在收委托书,有组织要求会员不来开会,这是事实,没有必要隐瞒。
雷倩沉痛表示,她对妇联会的未来还有没有生机,感到悲观。
至于被撤换主委一职的辜严倬云知情吗?雷倩说,她不确定、很难回答这个问题。雷倩说,过去所有常委会议都是辜严倬云亲自主持的,辜严去年10月出国后,态度和情势的确有所改变,12月底回国后,妇联会跟辜严的关系变得非常困难,妇联会同仁难以见到辜严。
雷倩表示,很多人号称具有辜严的授权、声明书,会内同仁也同样有授权跟声明书,这也是去年12月28日资讯最为混乱之时,她们比对各种授权,常委会一致决议后,隔天才去签署行政契约备忘录。
雷倩指出,辜严长期领导妇联会,每个人都非常爱辜严妈妈,不确定辜严倬云是否知道,妇联会现在面对的状况是如此危急,正值风雨飘摇之际,也不晓得这群秃鹰,会为妇联会带来怎样的厄运。
内政部官员受访表示,期待妇联会继续努力,结果要看妇联会自己的认知了。31日结果出炉,内政部会与党产会沟通看如何进行后续处理。
官员指出,妇联会内部了解的人从不惜一战转为愿意沟通,不过,「想要努力的人一个一个走掉了」,对此感到无奈、遗憾,但仍期待当天会有好的转变。
妇联会因无法交代劳军捐流向,去年与内政部、党产会展开协商,三方于去年12月29日签署备忘录,包括妇联会愿捐新台币343亿元给国库,旗下4个基金会将完成董事会改选,纳入社会公益人士等,并于一个月内签署行政契约。不过,妇联会31日会员代表大会召开前夕,却传出有翻盘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