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2 月 1st, 2020

【導論0202】    老殘雜纂    不默生

 領有重殘手冊的我,每周二、四、六、日生龍活虎生活著,如果我不表明,沒有人會知曉每周一、三、五必須躺在洗腎室病床上,接受「血液透析治療」,也就是俗稱的「洗腎」的重症病人。
每當看著自身體抽出的血液,在透析機器導管中,循環不斷的生命泉源,活生生地在我眼前流動,彷彿告訴我:你的生命掌握在我手中,從此以後,你只能乖乖任我「擺怖」,這個怖是恐怖的怖,非擺佈的佈喔!我知道了,這其中必有恐嚇的味道。
然而,為了能夠平安看見明日的太陽,光照我窗前;看見我那現時仍尚幼齡的小孫女「小星星」,能夠在阿公的夏夜故事中,親聆阿公那來自於「阿公的阿公」的「小星星,亮晶晶.,,….」的故事。我,正在努力養好身子;希望能夠多活幾年,等待小星星的成長。
現在,我的生活雖然孤單;但不孤獨。除了文學志業陪伴我;還有不斷燃起的信心鼓勵著我:不斷往人生的前方,向前邁進,「書寫」是我空虛心靈的自我療癒,生命深層不斷挖掘,才能出現瑰麗的人生風景,儘管我的人生風景不再有彩色。但,殘而不廢,是我下半段人生奮鬥的目標。
2 每個透析的日子;是我生活中的一部份,每位與我一樣,接受透析的腎友,相信都有相同的認知。因此,很多腎友戲稱,自己前往洗腎就是「上班」,拔針完成透析之時就是「下班」。
這個日常生活的「上、下班」將跟隨我下半輩子,這是「宿命」抑或「自作孽」?若,尾隨我的都要被稱做「宿命」,那我,不知前世肇下多少「孽障」?此生才會悲運連連。
人,一生不能盡如人意,也不會永遠盪於谷底。在逆境時,想著如果順境來臨;在順境時,想著以往的苦日子,這樣,你的人生必定「達觀」。
達觀,對我是種鼓勵,挫折,是我人生努力的動力,有時,我明知自己的堅持不一定正確。但,人卻是必須「等待」,等待給人們一種希望;等待,也讓人們有活下去;活得精采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