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2 月 5th, 2020

導論 寒害之禍 伍忠信

霸王級寒流來襲,各地低溫在10度左右,全省因而猝死的保守估計在150人左右,這是相當驚人比例的數字,不幸喪生的大都是老弱以及社會邊緣人,可見至21世紀,台灣的社福政策仍大有缺失。對此波寒害,政府宛若蒸發,高層關心度近於零;這是21世紀台灣版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這波寒流可說是幾家歡樂幾家愁,中上階層者對於隨乍寒而至的瑞雪大為振奮,蜂擁至若干飄雪高地踏雪而途為之塞。超寒大雪人們但見瑞氣美景,渾然未覺因眾之所好所必須付出的社會成本。相形之下,超寒低溫所造成的人命損失,更微不足道,原本應對弱勢族群付出關懷的社政單位,也未曾對此有個說法。
寒害除了對人命安危造成威脅外,農業生產更首當其衝。當令水果棗子蓮霧的產能都受到影響,水畜產更大量受損;農委會對於災情輕描淡寫,連基本的統計數字都勾勒不出,更遑論建立防災機制。
此波寒害造成的損失,應等同任何天災因應處理,但只見大家喊冷,政府諸高層躲在暖房,對可能造成的寒害置若罔聞,當權者念茲在茲的似只有年底大選的政權保衛戰。
更弔詭的是,在此番超寒流的掩護下,台電突然表示要重啟核二發電。此碰觸執政黨神主牌之舉,引發諸多聯想,也顯示台灣的缺電危機已迫在眉睫,因此當局趁著用電淡季預為籌謀,重啟核電因應今夏可能爆發的用電問題。在此時此刻發布消息,則有試溫作用,利用政客的冬眠時期,以及年底大選的聚焦,沖淡民進黨內可能出現的反彈。
重啟核電是好事,卻須躲躲閃閃,利用政客對社會關懷的冬眠期。但高層對寒害觸覺的冬眠,究竟是麻木不仁或是裝睡,則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