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7 月 18th, 2019

【泉州專刊】遇見泉州 一見傾心

→全版預覽

在泉港山腰鹽場學曬鹽

一場盛會,兩岸情緣。近日,由共青團福建省委、共青團泉州市委、台灣中華傑出青年交流促進會聯合主辦、本報協辦的「探尋文化遺產 品味刺桐古城」第四屆海峽兩岸高校大學生記者挑戰賽在泉州舉行。短短六天,兩岸青年媒體人探尋「海絲」史跡、走訪古城街巷、考察縣域特色產業、體驗「非遺」文化項目、感受民風民俗、品嚐特色小吃……最後將所見、所聞、所感,以新聞報導、新聞評論和「魅力泉州行」三種形式呈現出來。
由兩岸知名媒體人組成的評委們表示,本屆挑戰賽參賽作品關注面廣、觀點多元、探討深入,更多地關注兩岸未來的共同發展,情懷滿賦。正如擔任該賽事多屆評委的泉州晚報社副總編輯郭培明所言,參賽作品展現出了我們日常熟視無睹的泉州之美,特別是在新聞評論環節中,青年學子們融入了自己對一脈相承的泉台文化的比較與理解,引發古老文化傳承與現代都市發展如何共融並進的思考,對於泉州城市建設和旅遊業未來的發展,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本報特選取其中部分優秀作品,以饗讀者。(作品均有刪節)

記者 黃寶陽/整理 黃寶陽/圖

在閩台緣博物館尋找自己的姓氏源流

一等獎作品

追尋刺桐古城那一抹「紅」
「紅磚白石雙坡曲,出磚入石燕尾脊」,詩句起首的「紅」字,是泉州的城市底色。從高空俯瞰刺桐古城,古樸磚瓦所顯現出的紅色,像山水畫的潑墨,從古城中心暈染到四周的新建築上。除此之外,泉州古城還有代表文化始源的紅,代表世代承襲的紅,代表宗教虔誠的紅,代表家園記憶的紅……這些意涵深遠的「紅」,共同構成了長達千年的泉州歷史,成為城市的底色,正在被延續下去。
在晉江磁灶窯系金交椅山窯址,一片紅色映入眼簾:紅色的窯頭、紅色的窯尾,長長貫通了整個窯灶,雖然經歷了數百年的風雨侵蝕,但窯具、托盤仍然保全較為完好,肉眼上清晰可見,歷史感撲面而來。泉州師範學院的黃雅嬌說:「雖然我是土生土長的泉州人,但還是頭一次知道作為泉州城市主要元素的紅色,大多竟是來自於這樣一些窯洞。我感到特別震撼。」她認為,磁灶窯遺址的紅,象徵著一種文化始源的紅。
在蘇廷玉故居,我們親眼觀賞了古閩越族時代沿襲下來的舞蹈——拍胸舞,演員頭戴草圈,赤足、裸露上身、拔腰挺胸,以簡單的擊、拍、夾、跺、蹲動作,使出渾身力氣,在自己的身體上奮力拍打,直至胸膛兩側通紅,讓人感受到磅礡的生命力。蘇廷玉故居藝術總監周瓊瓊介紹說,這因身體充血顯現的紅,延續了近千年,已然化作了閩南族群的集體記憶。她很慶幸看到目前仍有那麼多業餘表演者在為這種舞蹈發光發熱,延續這種藝術形式的生命。

過把提線木偶癮

循著華表山的幽徑,大學生記者一行來到草庵遺址。站在摩尼光佛雕像前,台灣勤益科技大學的古庭嘉發現,佛像身上由內向外的紅色線條格外奪目,神秘而獨特,她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晉江市文物保護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宗教融合在這座雕像中可見一斑:雕像服飾的衽體現的是道教的特點,而蓮花座則體現的是佛教的特點。在泉州,多種宗教互相交融,和諧共處。古庭嘉說,這座雕像代表了泉州多元文化的融合,而這些向四周輻射的「紅」,即是象徵著多元文化的傳播以及泉州自古以來的兼容並蓄。在她眼裡,這種紅是一種各美其美、有容乃大的紅。
正如泉州文化的兼蓄包容,在行程過程中,我們瞭解到,不同人群眼裡對於這種建築的紅色也有著不同的理解。對磁灶窯遺址文物管理員李婉真來說,這種建築的紅色代表著一種家園記憶,「小時候村裡有很多這種紅磚紅瓦的老房子。」而對來自江西的導遊周佳麗來說,剛來泉州時覺得這裡建築「紅」得千篇一律,很容易迷路。十幾年過去,她已經熟悉了這些「紅」之間微小的區別,可以通過辨別這些不同的「紅」,立馬反應出自己在哪裡。
(團隊成員:南京大學 孔德淇;台灣大學 羅崇綱;台灣清華大學 黃苡晴;台灣清華大學 郭芷瑄;台灣勤益科技大學 古庭嘉;泉州師範學院 黃雅嬌)

與阿婆交流

二等獎作品

借助現代信息技術 提升文化軟實力

幾天的行程,我們很高興看到,泉州對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方面,政府與人民共同努力促進,民心所向,目標一致,措施有力,保護和傳承現狀令人驚歎,但同時,在文化遺產展現形式、傳播媒介的拓展及文創產業的發展等方面,還有一定的發展空間。
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導遊的解說是遊客瞭解文化古跡最重要的窗口,但口頭解說受闡述者知識儲備影響較大,且很難在遊覽的過程中時刻抓住遊覽者的注意力。景區可以嘗試使用遊覽者可控的錄音裝置,甚至可以讓遊覽者自主選擇講解風格,獨特的遊覽形式會讓遊覽者有不一樣的體驗。
台灣大大小小的博物館都配備了先進的電子技術、VR、3D影像、全息投影等作為輔助性工具讓遊客獲得更強的感官效果,也增強了展覽品的可觀賞性。泉州許多景區可以增強現代信息技術在景點中的運用,讓古跡和博物館等改變以往簡單的陳列方式,增加與遊客的互動和交流,讓文物古跡生動鮮活起來。
泉州「硬菜」多,但溫馨可愛、能帶走、可產生效益的「小菜」不多,文創產業發展水平較低,這方面台灣起步較早,目前已有一定的發展水平,有些做法值得借鑒。如台北故宮博物院製作的「朕知道了」膠帶的文創商品,以法藍瓷技藝製成的小型裝飾品;特色咖啡館等特色美食與古民居的有機結合,將歷史人物以吸引年輕人的動漫形象呈現出來等做法,都收到了良好的市場反應,值得借鑒。
(作者:台灣科技大學 劉育瑄;台灣彰化師範大學 陳軒榕;廈門大學嘉庚學院 許峻源;台灣政治大學 梁芝瑜;台灣政治大學 梁芝菱;四川大學 張世文)

與漁家女合影

古韻再現 真實與尊重

泉州為海上絲綢之路之起點,乘載數千年歷史風華,昔日通商口岸之繁華,貿易品目之琳琅,多元宗教之蓬勃,都成為引領泉州精神的象徵,這些,都由泉州保存完好的歷史文化古跡承載著。
當代社會快速發展,城市建設日新月異,有些地方為了求新、求變,在城市快速建設過程中,有些以犧牲古跡為代價。想像將來我們的孩子在課本上讀到一段歷史,卻無法看到最真實的遺址,是件很可惜的事。即便有現代手法臨摹複製出等比例的遺址,也無法真正深刻認識史跡背後蘊含的歷史底蘊,也無法產生共鳴和情感。
幾天的走訪,令我們感動的是,泉州保存文物和古跡的方法是盡量尊重其原有風格,不刻意去修復、複製,只希望保留其最原始的樣子。六勝塔在宋元時期為前人點亮海上絲綢之路,現今貴為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走進其中細看,不難發現其刻畫燈塔旁的浮雕像,五官面目都已模糊,只剩輪廓,我們好奇地問:為什麼不依照原樣重新刻畫上去?導覽員說:「我們不刻意去修復,只希望保留其最原始的樣子。」一走進永寧老街,一段時空縮影衝擊而來,永寧老街的舊是其特有韻味,凋零的殘壁,沒有仿古重建、沒有刻意修復,斷垣殘壁的殘缺之美卻更好地體現出真實之美、歷史之美。
(團隊成員:台灣淡江大學 陳韋元;台灣慈濟大學 陳郁晴;台灣中正大學 倪安麒;台灣致理科技大學 邱莛洧;大連理工大學 吳蔓蓮;華僑大學 盧瑤)

體驗永春絲織畫

三等獎作品

閩台文化守望者
一灣淺淺的海峽,兩岸古老的文化,晉江龍山寺與台灣龍山寺,一個是泉南著名的千年古剎,一個為台灣久負盛名的歷史古寺。坐落在海峽兩岸的龍山寺,不僅僅是民眾的精神依托,更是被賦予了特殊意義的「文化密碼」,成為最堅毅的閩台文化守望者。
走進泉州會發現這裡分佈著大大小小的佛教寺院,依稀還能看見昔年佛教在這座被稱為「泉南佛國」城市的鼎盛之況。龍山古寺歷經1400多年,隨著遷台閩人在台灣開枝散葉。台灣400多所龍山寺的根源皆在於此,其中有五大龍山寺最為著名:鹿港、台南、艋舺、鳳山、淡水。最知名的台北龍山寺與鹿港龍山寺都是由安海龍山寺在清朝年間分香而來。
安海龍山寺上鉉法師經常往返於台灣龍山寺進行交流,他指著寺中正殿上的「通身手眼」匾額告訴我們一段閩台交流的往事:當年安海龍山寺將寺中明代書法家張瑞圖親題匾額「通身手眼」的複製品贈送給了台北龍山寺,其後,安海龍山寺的「通身手眼」匾額毀於文革,而後幸得台北龍山寺將此匾額複製品贈回,填補了這份遺憾。如今,安海以及台灣的龍山寺從歷史脈絡、建築特色、當地祭拜方式皆有密切關聯,且兩地的文化交流仍跨越台灣海峽持續熱絡,相互護持著佛教的法脈流傳。
(團隊成員:台灣師範大學 徐緣芳;台灣師範大學 楊詠崴;台灣長榮大學 林亮潔;台南大學 林亮涵;揚州大學 吳飆;華僑大學 趙文雯)

借助申遺讓古城更美好

中國的申遺之路已經走過30年,世界文化遺產從無到有、由少變多,遺產類型不斷豐富,保護經驗也在不斷累積。「古泉州(刺桐)史跡」將作為2018年世界文化遺產申報項目,共有16個遺產點,將有望成為中國第53項世界遺產。此時,泉州應該更多思考為何申遺?申遺將給古城帶來什麼?
「申遺熱」始於上個世紀末,平遙古城、麗江古城由於申遺成功而聲名鵲起,並很快發展成為享譽世界的旅遊勝地,創造了相當可觀的經濟收入,但同時,問題也隨之而來。比如由於旅遊開發過度,導致遺產地不堪重負,德國著名的旅遊城市德累斯頓就因申遺成功後當地政府疏於管理,最終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除名。
借助世界遺產的榮譽發展旅遊無可厚非,但應當認識到,世界遺產評審的初衷是為了更好地保護。因此,不能把申遺當做短期投資、突擊考試。值得欣慰的是,在古城泉州,從官方到民間都認識到了這一點:申遺只是動力,保護才是根本。申遺不僅是一種榮譽,更是一種鞭策。希望泉州政府和人們充分認識這座城市的歷史價值,切實把申遺作為履行保護古城責任的新起點,平衡好開發與保護的關係,守護好人類的共同財富,讓文化遺產綻放新的光芒。
(團隊成員:台灣世新大學 羅皓樟;台灣政治大學 陳俞安;台灣世新大學 呂薇;台灣世新大學 黃禹馨;華僑大學 何佳緣;泉州師範學院 賴章平)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