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2 月 5th, 2020

佛州校園血案 FBI成為眾矢之的


台灣春節一片歌舞昇平,人們旅遊潮擠爆全島,一周來創下的消費量,一點都看不出台灣經濟正走下坡,反而一片欣欣向榮。相對於台灣春節的喜氣連連,台灣最為仰賴的保護宗主國美國,就沒有如此好光景;就在台灣春節前夕,名叫尼可拉斯.克魯茲(Nikolas Cruz)輕狂少年,闖進佛羅里達州南部馬喬瑞史東曼道格拉斯中學開槍掃射,殺害17名學生與教職員。此事驚動全美,連一向主張擁槍自重的美國總統川普,也在輿論壓力下出面譴責兇徒的殺戮行徑。
美國校園槍擊事件,遠的不說,從上世紀90年代起,就有1991年盧剛事件、1994年科倫拜校園事件、2005年紅湖高中校園槍擊案、2006年阿米什校園槍擊案、2007年維吉尼亞理工大學校園槍擊案、2008年北伊利諾大學校園槍擊案、2012年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2015年安普瓜社區學院槍擊案,以及最近發生的2018年瑪喬麗‧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槍擊案,共有9起之多,94年的科倫拜校園1小時的血腥屠殺,被稱為美國歷史上最血腥校園槍擊事件,校園用藥、次文化如暴力電影、電子遊戲的影響,以及以往少被碰觸的校園霸凌問題,因本案備受討論。此期間槍枝管制問題也在國會及政壇間廣泛辯論,但最終槍枝管制問題仍不了了之。
進入21世紀,美國校園槍擊事件似乎更為密集,輿論焦點都集中在校園霸凌以及槍枝管制問題上,但兩大問題幾乎無解。校園霸凌事件涉及人性層面,以美國的民主開放制度,幾乎防不勝防,因此大多數槍擊案都因受霸凌者忍無可忍,而採極端手段,但血腥教訓並無法防止霸凌事件一再發生。
至於槍枝管制,儘管從2000年起,聯邦以及各州立法機構採更多槍械的限制,並規定提供槍械給罪犯和小孩是犯法的行為,但槍枝遊說團體仍竭力阻止這類立法,並祭出【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確保人民持槍權利。最終仍是擁槍主張大獲全勝。
此次佛州校園槍擊事件的主嫌克魯茲使用的AR-15半自動突擊步槍,就是合法購買。事件發生後,反川普的媒體欲藉題發揮,抨擊川普上台後放寬包括對精神病患購買、持有槍械的管制,但川普四兩撥千斤,以支持擁槍者的一貫態度,直指問題核心在人不在槍。
另外,美國聯邦調查局也捲入此事件甚深,據媒體指述,FBI早在一月五日就接獲線報,一名年輕男子「擁有槍械,想要殺人,行為怪異,在社群媒體的貼文令人不安。」,而且FBI早在去年九月就接獲另一則線報,說名叫尼可拉斯.克魯茲(Nikolas Cruz)的年輕人聲稱要成為「專業的校園槍手」,但 FBI坦承並未針對線報做進一步的調查。事件背景傳開後,FBI成為眾矢之的,佛州共和黨籍州長史考特(Rick Scott)嚴厲抨擊FBI的行徑為「不可接受」的失職,並直接點名上任才半年的局長瑞伊(Christopher A. Wray)應下台負責;佛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魯比歐(Marco Rubio)則要求國會進行調查。
FBI和川普的恩怨情仇因「通俄門」(Russiagate)醜聞而糾葛難解,川普對FBI毫不留情面的調查更恨之入骨。佛州校園血案應能防杜於未發之先,卻因FBI對線報的輕忽而發生不幸,恰好讓美國槍枝協會(NRA)拉來墊背,抵擋輿論砲火;但無論如何,此事已大大打擊FBI士氣,未來這個美國國內最大調查掌權機構和川普的互動,以及是否影響FBI對通俄門的收網,更備受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