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2 月 2nd, 2020

導論 又過了一年 不默生

每一年的除夕晚餐,從小到大,在我的印象裡都是由母親掌廚,不管家裡多少人口?是增加了;或者因故缺席了?母親一如往昔:默默準備她的年夜飯。從以前的殺雞宰鴨備拜祭神明、祖宗的牲禮,到現在省去殺雞宰鴨之苦。母親的年夜飯從來沒有幫手。
就在前年,或者更早一年吧?旅居外弟的么弟,打電話回家,建議母親那一年的年夜飯,就省去麻煩,乾脆到餐廳過。一家大小都無異議,就只有母親極力反對,不管任何人的勸說一律不聽。到最後,母親發火了,她生氣的不跟家裡任何人說話,並且厲聲的說:「哪有人家年夜飯不在家裡團員?在餐廳吃年夜飯?這還成為一個家的樣子嗎?要去餐廳吃年夜飯,你們去,我一個人在家過。」
從那一刻到現在,都幾年過去了,沒有人敢再說要去餐廳吃年夜飯。
母親是典型的「客家婦女」,具有典型的「硬頸精神」,經常「擇善固執」,在其人生當中只要是對的事情,她從來不與人妥協,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堅持,才能挺過許多災難。
母親襁褓之時便是養女,甫滿月就被外公、外婆收養,從此,一家生計都由她一手打理,她把家中大小事物打理得井井有條。至於她自己的婚事,外公、外婆也都由她自己作主。我是家中老大,後又陸續多了三個弟弟,從此更加「食指浩繁」,即使如此,也沒有將她這個熒弱婦女打倒,她和父親兩人胼手胝足教養我們四兄弟,我們兄弟雖然沒有大成就,也沒有讓她失望,只有我的二弟,不幸在青壯之年罹患鼻咽癌辭世!我想這應該是她此生的「最痛!」這應該也是她一直堅持全家過年必得「除夕團圓」的原因。
隨著歲月遞嬗,母親今年已經高壽86歲,今年的除夕圍爐仍然由她張羅,只是現在多了媳婦為幫手,這應該也是母親唯一能夠妥協的極限吧?而我們這些後輩,也只能遵崇母意過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