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1 月 24th, 2020

【平潭專刊】平潭的變化日新月異

鳥瞰平潭海峽大橋及復橋

編者按:無論你走得多遠,無論你離開多久,故鄉總是令遊子魂牽夢縈。老話常說:「美不美,家鄉水;親不親,故鄉人。」狗年春節,大批嵐島遊子回到久違的家鄉,在享受濃濃的親情、感受故鄉變化的同時,有著豐富經歷的他們,也用不一樣的視角,體會到了家鄉的變化。本報記錄了部分回鄉遊子的聲音,讓我們共同努力,把故鄉建設得更美好。

何光燦:
平潭的新農村變化很驚喜
在重慶工作了很多年的何光燦,每一年過年全家都要從重慶飛回來,他說根在平潭,每一年必須回來,這樣才有歸屬感。
「平潭這兩年在新農村的建設上力度很大,回到家裡後會看到村莊的路更筆直了,綠化更多了,還有一些公廁也修建起來了,有模有樣。」何光燦說,在重慶,治安、民生、營商方面有很多平潭可借鑒的地方,比如營商環境給了商人很多機會和商機,讓商人在投資上享受到更高的服務品質,「這一點平潭可以多下功夫,把在外的商人吸引回來,共同建設家鄉。」
何光燦在重慶主要經營工程隧道公司,業務涉及國內外礦業資源、房地產開發、隧道機械設備租賃與銷售等,除了建設工程外,他還身兼重慶福州商會黨支部書記,未來他還計劃把平潭的好項目帶到重慶,把平潭的傳播力帶到更廣闊的平台。

北港石厝民宿窗颱風景(念望舒 攝)

何文喜:
記憶中的平潭正在遠去
何文喜是平潭平原人,今年春節他選擇自駕回平潭。當車輛行駛在環島路上時,他很驚訝:「平潭現在這麼美了?」這個疑問在他回到平潭後,慢慢得到了答案。
他說,幾年前,平潭人坐輪渡到福清,再去到各個城市工作。當年在碼頭等船,吃著海蠣餅,喝著滑粉湯,還可以聽到賣光餅的吆喝聲,往事歷歷在目,現在平潭已經有了大城市的雛形,夜晚的燈光和夜景讓歸家的平潭人看到了新的希望。
何文喜在工地從事財務工作,他說記憶中的平潭正在遠去,這不是壞事,說明變化中的平潭是正在成長的,是可期待的,「再過幾年,平潭的高鐵通了,交通更便捷了,我們可以去更多的地方,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而平潭做到了。未來的平潭,勢必讓每一個平潭人都感到驕傲。」他說。

平潭的旅遊業態也越來越豐富

林小蘭:
平潭的很多變化都讓人震撼
林小蘭來自平潭北厝鎮,家中兄弟姐妹不是南下廣東工作,就是北上京滬求學,哥哥姐姐們口中精彩的外面世界在她心裡生根發芽,所以中學時代林小蘭便立志能走出海島,期望跟隨哥哥姐姐們的步履。2001年,林小蘭考入合肥工業大學,2006年前往英國愛丁堡大學和斯特靈大學留學。2010年回國至今,林小蘭供職於央企招商局集團。
由於全家人都不在平潭,林小蘭自從高中畢業離開平潭,回到老家的次數便屈指可數。每次坐著輪渡離開娘宮碼頭,她都希望不要再回島上了,風浪中跌宕起伏的輪渡成為她心中一道坎。
在國外街上的時候,林小蘭偶爾會想起家鄉,「常常是看到歐美國家一些先進的東西,就想著平潭也有該多好呀!」平潭海峽大橋開通的消息,林小蘭一度以為是假新聞,因為她小學時候就聽說要開始建橋了,然後大橋即將開建的消息反反覆覆傳了好多年卻一直不見動靜。對她來說,如果有了大橋,她就可以不用等輪渡,「小時候我奶奶盼了無數年的大橋,竟然真的通車了。」當時還在英國的林小蘭,特意上網搜尋了下平潭海峽大橋的消息,當看到350400網站上大橋的雄姿時候,林小蘭覺得激動得想哭。「我還以為我不愛平潭。」林小蘭說。

澳前台灣小鎮成了市民和遊客休閒購物的好去處

漸漸地,那些國外有的東西,平潭也開始有了,比如說沙雕節時候的各種沙龍,又比如說每次國際性賽事在平潭舉辦,蜂擁而至的各種國內外媒體,「平潭竟然也來了外國人,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林小蘭說。
後來回平潭,寬闊平坦的公路和現代化金井灣片區對她震撼很大。林小蘭說她上大學時候別人問她老家是哪裡,她只會告訴同學說是福建福州,「平潭也屬於福州嘛,就算我說平潭也沒有人知道。」後來隨著平潭的知名度越來越大,她開始很大方地告訴同事平潭綜合實驗區是她的老家,她的老家還是國際旅遊島。
或許因為她深愛著的奶奶,林小蘭說她對平潭的關注點更多在民生和老人福祉上面,以前她上學時候平潭是沒有公交車的,而如今老人家能免費坐公交,曾經她很羨慕國外的社會保障福利,而如今平潭也有老人的醫保社保,她認為這是很大的變化,特別是老齡化愈發嚴重的當下,對於老年人的保障很有意義。

平潭鄉村一角

林瑩瑩:
平潭人的生活方式更豐富了
外出工作一年多,過年從成都回到平潭,媒體人林瑩瑩發現平潭變化很大,除了環境很好,道路更寬,景色更美之外,最大的變化,是平潭人的生活方式。
她說,感覺這次回來,發現平潭街頭有了更多來自全國各地的美食,也出現了一些精品店供大家消費,工作之餘,平潭人有了比之前更多的休閒方式,平潭也因此變得更加宜居。當然了,平潭的環境和景色也確實變美了不少,大家也更加注重保護平潭生態。
「潭人街及周邊商業的建設、環島路的優化、台灣小鎮的發展都令人感到驚喜。整體感覺平潭人的品味和生活質量都得到了質的飛躍。希望家鄉平潭每年都有更多更好的發展,讓平潭人生活的更加幸福。」林瑩瑩說道。

金井灣新城夜景

張良:
故鄉已經有了驚喜的陌生感了
「80後」平潭人張良,出生於蘇澳鎮,2000年考入中國科技大學後進入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學習和工作,2007年離開中國前往英國求學深造,現在在英國格拉斯哥的斯特萊克萊德大學從事科研工作。
張良說他在故鄉的時間不算短,小時候都在島上,連遠門都沒出過,可是他之後的一半人生卻越走越遠,並且後來回家時間越來越短。童年中的平潭是淳樸而閉塞的,也因而他嚮往外面的世界。但因為比較宅,他活動的範圍比較窄,對家鄉整體變化的感知也比較遲鈍。離開故鄉後,在省外求學期間也陸陸續續回來過,每次也只是覺得高樓多了一些,路寬了一點,但是感覺故鄉依舊是那個故鄉。
張良真正覺得故鄉有明顯的變化是平潭海峽大橋通車後的那次回家,大橋極大的改善了交通條件,對出遠門的人而言,至少不用因為擔心輪渡太忙而提前好久去火車站或者機場了,交通條件的改善也為經濟快速發展鋪平了道路。

公鐵大橋蘇澳視角

政府開發平潭的決心以及網絡技術的普及,即使身在海外,他也經常能看到家鄉的新聞。
「故鄉已經有了驚喜的陌生感了。平潭再也不是一個小縣城了,已經初步展現出中型城市的感覺,整體規劃也非常完整。得益於晚開發,反而可以更好地進行整體規劃,彌補其他城市規劃的缺陷,從而形成超越,這也許是所謂的後發優勢。公共設施不斷完善,環境也大大改善,島上的旅遊業得到長足的發展,無形中平潭人的素質也得到了提高。我對平潭的將來充滿信心。經濟就是信心,可以預見的是故鄉的經濟會越來越好。」張良說,也許故鄉仍舊不是他的下一站,但會是最後一站,他會帶著科研項目回到家鄉。
(記者何燕 李嵐峰/文 念望舒/攝 部分由採訪對像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