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6 月 26th, 2019

【蕉城專刊】黃家老酒 千年沉醉富山民

黃酒產業的發展帶動當地糧食發展

 

沖瓶、滅菌、灌裝、檢驗、貼標、封箱……經過一道道黃酒包裝工序,黃家老酒從黃酒生產線上下線。近日,記者來到蕉城區洋中鎮海拔千米的天湖村,在村邊的寧德市黃家酒業有限公司黃酒生產車間,20多名工人正忙碌著。
「黃家老酒是我們蕉城區虎貝、洋中等鄉鎮群眾盛產的特產,其傳統釀造工藝具有悠久歷史,我們用現代設備與傳統釀造技藝相結合,打造當地特色農產品品牌。」寧德市黃家酒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黃北永告訴記者。

蕉城區虎貝鄉致富帶頭人黃北永在進行黃酒品質檢驗

黃北永來自蕉城區虎貝鎮黃家村,曾任該村黨支部書記。為傳承和發揚傳統釀酒技藝,黃北永與農村致富能手一起合作成立了公司,先後註冊了「虎貝黃家老酒」和「閩川紅」商標,其生產的黃家老酒以其濃郁酒香和醇厚酒質深受蕉城及周邊縣市消費者青睞。
黃酒也稱為米酒,屬於釀造酒,與葡萄酒、啤酒並稱世界三大古酒。在閩東,黃酒釀造技藝歷史悠久,綿延千載,尤其地處古田、屏南、蕉城三縣交界處的虎貝鄉、洋中鎮一帶的黃酒釀造技藝,傳承了閩東黃酒傳統釀造技法,極具代表性,素有「黃家老酒香飄寧川」的美譽。
在蕉城區虎貝鎮西南20餘公里有座近千年古村———黃家村,頂處海拔高達千米之餘,氣候夏涼冬寒,村裡有一口從龍泉水引來的的大厝井,終年豐盈清冽,見證了家家戶戶淘米浸米的釀酒歷史。

攤涼
技術人員在檢驗壓搾出的黃酒半成品品質

據當地老人相傳,在南宋天禧真宗年間,黃家村始祖黃三公率眾開荒造田,繁衍子嗣。黃三公自幼苦學,胸懷釀造知識,在農事中發現這裡稻穀顆粒晶瑩如珠,煮飯細膩芬芳,食之口感非常,心想,這麼好的稻穀配以高山龍泉水,佐以紅麴,必能產生佳釀。經過無數次水與米、麴的實驗,當一罈佳釀開壇時,醇香瀰漫山谷,左鄰右舍前來品嚐,皆醉,飄飄欲仙。一傳十,十傳百,此後數百年來,黃家村乃至方圓數百公里的虎貝、天湖高山村莊,幾乎形成了村村制麴、家家釀酒、人人飲酒的風尚。
「水為『酒之血』、米為『酒之肉』,麴為『酒之骨』,酒藥、酒麴、漿水中的多種黴菌、酵母菌等共同作用而形成佳釀。」黃北永告訴記者,黃家老酒傳統手工釀造工序要經過20多道工序,從浸米、蒸熟、攤涼、落缸,到浸漬、攪拌、開耙發酵,到最後的壓搾、澄清、密封儲窯藏,每一個細節都十分講究。

前發酵
下紅麴
落缸

近千年以來,虎貝黃家老酒還保留著傳統的釀造技藝,但農家自製或小作坊形式的釀造已滿足不了市場的需求。「多年來,由於缺少技術支撐和受包裝的制約,蕉城區傳統黃酒只能自釀自銷,先少量釀造,而後托熟人幫忙賣點,一直被人貼上『上不了檯面』標籤的黃酒,一般每公斤價格6元左右,高的也就30元。」黃北永說。
時任黃家村黨支部書記的黃北永意識到,要增加農民收入,必須在傳承和發揚傳統釀造技藝的基礎上,採用現代設備進行規模化生產,與科研院校對接來提升科技含量,通過市場營銷來提升品牌知名度和美譽度,才能使蕉城真正成為閩東黃酒之鄉。

洗好的糯米,準備蒸煮
黃泥包缸

洋中鎮天湖村與黃家村同樣是高山氣候,具有優質山泉以及當地優質糯米和紅麴優勢,而且交通更為便利。經過多方考察,黃北永等人在這裡開闢了新的黃家老酒生產基地,建立規模化的黃酒釀造、灌裝車間,使用新型流水生產線,取得《全國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
「傳統的工藝,精確的配方,標準化的生產,科學的管理,使蕉城黃酒產業走上了規模生產、品牌經營、科技創新、市場推廣之路。」黃北永告訴記者,目前,省農科院農產品加工研究中心在黃家酒業有限公司建立了「福建紅麴黃酒釀造產業技術示範基地」,市、區兩級職能部門對黃家老酒企業的基建、釀造、質量控制、市場營銷、品牌建設都提供了強有力的扶持和幫助。

黃酒產業的發展帶動當地糧食發展

黃酒釀造是虎貝鎮的傳統產業,歷史悠久、技術嫻熟、品質優良。近年來,為使黃家老酒上規模、有市場競爭力,蕉城區積極「打品牌、重科技、創特色」扶持壯大黃酒釀造業,現有黃家酒業、石堂酒業、樂豐酒業、春河酒業等多家企業,年產值3000萬元,並帶動虎貝文峰、黃家等村2000多戶半成品釀造,解決3000多人就業問題,促進農民增收。
有著千年技藝傳承的黃家老酒,成為了蕉城發展的新名片,也圓了山民們千年的致富夢想。如今,「虎貝黃家老酒」一路芳香,南下北上,走到各個餐廳酒館,有效帶動了當地經濟的發展,取得了「寧德市知名商標」「寧德市最受歡迎的十佳旅遊品牌商品」,產品入圍「寧德世界地質公園戰略合作夥伴」候選名單,黃家老酒在參加湘、鄂、贛、桂、閩、渝五省一市酒類質量評比中還獲得金獎。(文/黃鉦平)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