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1 月 26th, 2020

社論 繆德生尚未脫險 年底選舉恐有變數

退役上校繆德生為抗議軍人年改,攀爬立法院青島東路側建築物外牆時,不慎摔落重傷。今年六十二歲的繆反年改不遺餘力,過去在反軍人年改的大小抗爭中無役不與,更擔任藍天行動聯盟的秘書長,總是衝在第一線。繆的好友形容繆是一個很熱血、很有正義感的人。當晚臉書指稱繆的後腦骨碎後頸動脈血液無法輸送到腦幹,導致腦幹損壞,開刀急救回來,也可能是植物人,因此家屬決定不開刀,也就是家屬放棄急救,希望奇蹟出現。軍人年改陳抗濺血後,蔡英文緊急召集國防部、退輔會關心情勢發展,強調會盡全力確保退休袍澤的福利,政府的態度過去如此,未來也會一樣。這恐怕難有奇蹟出現。
這起意外發生後,有退將嗆說若是出了人命,他們會抬棺抗議,反軍改團體也不排除在立院審查時,再發動更大的陳抗。此外,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在臉書說,應用機槍掃射,說是打死一個,國家就少了一個米蟲。後來,有人質疑這是加深仇恨,曾雖趕緊刪文,但仍不承認也拒絕道歉。據報導蔡政府提出年金改革後,繆德生就積極參與抗議,包括去年台北世大運場外抗爭,閉幕當天繆在非管制區揮舞國旗,抗議台獨人士持台灣國旗幟進會場,被警方制止而受傷。
藍天行動聯盟有人說,繆以捍衛中華價值、反台獨為理念,抗爭總是衝到第一線,繆認為如果沒展現出實力,就沒人理會,要展現衝撞才會被注意到,不然就什麼都不是了。還有繆為慶祝抗戰八十周年,去年徒步重走北伐的戰爭之路,四月從廣州黃埔軍校的舊址出發,在盧溝橋事變的七月七日當天抵達北京盧溝橋,共步行三千六百公里,這也令人敬佩。
反年改團體翻入立法院抗議,閣揆賴清德的施政報告被迫延後到周五院會。不過,被民進黨列為年底選舉主打政績的年金改革,本會期勢必不惜任何代價完成三讀,更多的蛇龍拒馬,勢必引發更多的烽火。行政院原先預計明天院會通過軍人年改方案後,盡速送立法院審議,希望軍公教年改同步在七月上路,如今卻因繆建生要再溝通,希望下月送給院會。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前主席洪秀柱等人都到立院外場聲援,國防部長嚴德發認為這是國安危機。藍委黨團要求在未與年改團體溝通獲共識前,應暫緩實施。
公教年改闖關成功後,軍改列為民進黨的優先法案,但遭遇反年改團體強力抗爭,並和警方爆發激烈推擠。二○一四年選舉時,傳統支持藍營的軍公教,因不滿國民黨施政,賭氣不去投票,如今,退休金改革案已是砍到刀刀見骨。今年底的選戰,年金改革可能會成為民進黨的痛腳,也會是年底選戰的變數。
先前公教年金改革已引起社會不安,蔡英文也被反年改團體如影隨形地抗議很長一段時間,但從廿七日反軍人年改團體突襲立法院的動作來看,這波軍人年改,勢必面臨更大的挑戰,就如同新任國防部長嚴德發所說的,這是一個國安危機,大家必須要重視。從當局追殺國民黨、舉債綁樁、水利會收歸國有等濫權作為,外界不難發現民進黨施政最重選舉考量,公務退休人員在投票時,大部分都不支持民進黨,這本是民主社會中自由意志的行使,但軍公教警消人員卻因此長期被綠營形塑是反改革陣營,甚至挑撥勞工族群,視軍公教為階級敵人。
蔡英文上台後挾著國會過半的優勢,馬上從砍軍公教退休金下手,至今不斷鬥爭軍公教警消,用違憲的立法手段、汙名化的帶動風向,在在都把退休公務體系人員逼往懸崖邊,如今已是真的見血,執政黨確應自我反省,何以把人民逼到這種地步?目前大多數退休人員,都是戰後嬰兒潮一代,他們加入公務體系的時間也多集中在實施九年國民教育到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之間,從國家風雨飄搖一路奉獻到退休,薪資也是一步步隨著社會所得而成長,並非特別突出,為什麼到了換黨執政後,竟會讓執政當局用這種法西斯手段來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