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1 月 26th, 2020

離愁別緒! /不默生

女兒婚後與女婿同在中國經商,把出生一年六個月大的孫女留在台灣,這個帶養小孫女的任務,就落在前妻身上。因為前妻住在新北市,我想念可愛外孫女時候,只能靠視訊看見她可愛模樣。
也許是宿命使然?也許是天命安排予外孫女的歷練,每當想念孫女時,女兒與我的聚少離多,便成為我生命過程的一種遺憾。沒想到:這樣的宿命竟然也在女兒母女身上重現,難道:孫女幼小的心靈,也將因我這外公當年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嗎?
這兩天,趁著在故鄉度年假之便,因思念孫女之心與日俱增,便與孫女的外婆相約:到孫女的住處探訪她。
冬日午後,天空時而出現太陽;時而陰霾一片。當小孫女還在夢鄉時,我這個外公,帶著焦躁難忍的心,早早出發。
自從有了外孫女之後,許多我小時候的回憶,立刻回到這花甲老人的眼前。小時候,和我外公互動深刻的童年記憶,也回到眼前。所以,我將孫女的小名,稱為「小星星」,那是外祖父當年與我訴說天上小星星故事的題材,「小星星」對我來說有數不盡的童年寶貴記憶,那記憶,在我多苦多難的人生過程中,是一種磨難;也是一份珍貴的童年寶藏。
人生中有太多的記憶,長存在我花甲老人的腦海,在不斷回憶中,時間溜逝得很快,當我抵達目的地時,小星星還在可愛的夢境中。
視訊的影像,並未曾留在小星星腦海太多的記憶,但血緣的特殊關聯,在我和小星星的陌生會面中,祖孫倆的陌生距離很快便被血緣打破。之後,祖孫倆,竟然玩起了阿公小時候的遊戲「捉迷藏」,一遍一遍驚喜的歡呼,在小星星口中傳出,一甲子以前的阿公,也是在他幼小心靈發出如此驚嘆,祖孫倆的童年心靈,並沒有由於年代不同,而有任何差異。
歡樂的時光易逝,很快要揮別小星星,在小巷口,仍然不識離愁別緒的小星星,興奮的揮別外公時,又一次人生的分離,讓我年老的心靈在淌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