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1 月 16th, 2021

离愁别绪! /不默生

女儿婚后与女婿同在中国经商,把出生一年六个月大的孙女留在台湾,这个带养小孙女的任务,就落在前妻身上。因为前妻住在新北市,我想念可爱外孙女时候,只能靠视讯看见她可爱模样。
也许是宿命使然?也许是天命安排予外孙女的历练,每当想念孙女时,女儿与我的聚少离多,便成为我生命过程的一种遗憾。没想到:这样的宿命竟然也在女儿母女身上重现,难道:孙女幼小的心灵,也将因我这外公当年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吗?
这两天,趁著在故乡度年假之便,因思念孙女之心与日俱增,便与孙女的外婆相约:到孙女的住处探访她。
冬日午后,天空时而出现太阳;时而阴霾一片。当小孙女还在梦乡时,我这个外公,带着焦躁难忍的心,早早出发。
自从有了外孙女之后,许多我小时候的回忆,立刻回到这花甲老人的眼前。小时候,和我外公互动深刻的童年记忆,也回到眼前。所以,我将孙女的小名,称为「小星星」,那是外祖父当年与我诉说天上小星星故事的题材,「小星星」对我来说有数不尽的童年宝贵记忆,那记忆,在我多苦多难的人生过程中,是一种磨难;也是一份珍贵的童年宝藏。
人生中有太多的记忆,长存在我花甲老人的脑海,在不断回忆中,时间溜逝得很快,当我抵达目的地时,小星星还在可爱的梦境中。
视讯的影像,并未曾留在小星星脑海太多的记忆,但血缘的特殊关联,在我和小星星的陌生会面中,祖孙俩的陌生距离很快便被血缘打破。之后,祖孙俩,竟然玩起了阿公小时候的游戏「捉迷藏」,一遍一遍惊喜的欢呼,在小星星口中传出,一甲子以前的阿公,也是在他幼小心灵发出如此惊叹,祖孙俩的童年心灵,并没有由于年代不同,而有任何差异。
欢乐的时光易逝,很快要挥别小星星,在小巷口,仍然不识离愁别绪的小星星,兴奋的挥别外公时,又一次人生的分离,让我年老的心灵在淌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