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三月 25th, 2019

澄清經貿疑慮 中國提五項定心丸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在北京舉行記者會,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副行長易綱,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就「金融改革與發展」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提問。(中新社)

【本報綜合報導】中國金融改革將放緩?政府債務率會繼續上昇?與美國的貿易戰一觸即發?針對近期外界對中國經濟的種種擔憂,中國高官兩會期間密集開出「定心丸」。

防風險將拖累金融改革步伐?
中國已將「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列為今後三年要重點抓好的三大攻堅戰之首。外界有聲音認為,金融改革步伐將因此放緩甚至停滯。「防風險、防危機歷來都是金融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9日在記者會上澄清概念:防風險跟改革不是對立的東西,而是一致的。正是因為有風險、有危機,才促成了大量新措施出台。
他表示,在改進監管、減少風險的情況下,「金融方面其他的步伐反而可以走得更快、更大」。例如人民幣國際化和放寬市場准入都和監管改革有關。

政府債務率將達40%?
有國際機構預測,2018年中國政府直接債務將達GDP的40%,2020年可能增至45%。有預測認為,中國地方債風險也將持續攀升。中國財政部部長蕭捷給出專業解釋:中國政府債務範圍包括中央財政國債、地方政府債券以及經清理甄別認定的截至2014年末存量政府債務。
按照上述概念,截至2017年末,中國政府債務餘額為29.95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中央財政國債餘額13.48萬億元,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6.47萬億元。以此計算,中國政府負債率(債務餘額佔GDP比重)為36.2%,低於60%的國際通用警戒線。
他預計,未來幾年中國政府債務風險指標水平與2017年相比「不會發生明顯的變化」。

赤字率下調影響經濟增長?
2018年中國赤字率擬下調至2.6%,比去年低0.4個百分點。這是否會衝擊投資,進而影響經濟增長?
蕭捷算了筆賬:2018年一般公共預算支出規模將近21萬億元,按同口徑計算比去年增長7.6%,高於今年預算收入6.1%的增幅;同時,今年預算安排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和中央基建投資規模亦均大於去年。這表明積極財政政策依然保持較強力度,「我們做的是『加法』,不是『減法』。」
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也說,今年補短板投資力度將加大,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還會保持在三分之一左右。消費規模和出口也會繼續增長,「我們對今年經濟增長實現6.5%左右的目標充滿信心」。

中國將採用一切工具反擊美國?
受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影響,2018年中美經貿摩擦不斷。外界有猜測認為中國將不擇手段回擊。
「打貿易戰從來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正確途徑」,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亮明態度:在全球化的今天,「選擇貿易戰更是抓錯了藥方,結果祗會損人害己。」
他坦言,作為兩個利益高度融合的大國,作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中美既要對兩國人民負責,也要對世界各國負責。「我們還是希望雙方心平氣和地坐下來,通過平等和建設性對話,共同找出一個互利雙贏的解決辦法」。

營商環境惡化?
時有外企稱中國投資環境不及以前。事實究竟如何?
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用第三方數據說話:據聯合國貿發會議調查,目前中國仍是全球第二大最具吸引力的投資目的地。另據美國商會發佈的2018年度中國商務環境調查報告,76%的會員企業認為中國投資環境「正在改善」或「保持穩定」。
今後,中國將在進一步改善營商環境上推出更多「硬措施」。寧吉喆稱,這些措施將包括全面放開一般製造業,在部分領域放寬或取消外資股比限制,放寬或取消經營範圍限制等。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記者會上表示,在追求質量型增長的情況下,中國將減少過去那種大量依靠資金支持的增長方式。(中新社)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
金融市場 對外開放還會加大

【本報綜合報導】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9日在北京表示,中國金融業市場對外開放的趨勢還會繼續加大,在政策方面將逐步尋找時機穩步向前推進。
他當天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記者會上,就金融業對外開放這一話題回答媒體提問時作此表述。
周小川認為,在中國發展進入新階段後,在市場准入方面對外開放膽子可以更大一些,開放的程度可以更高一些。除允許外面的機構到中國辦金融業務外,對外開放還是一個更廣義的內容,其中也包括中國金融機構走向全球。
據介紹,近年來中國金融機構在全球多地設立了分支機構和子行。人民幣國際化促進了中國整個金融業的對外開放。此外,中國金融市場其他方面也有重要的開放步伐。最近五年,先後開通「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
周小川預計,這種開放的趨勢還會繼續加大,從政策上來講,多數該研究的政策都已研究過了,將逐步尋找時機穩步向前推進。央行副行長易綱對此表示,放寬或取消外資一些股比限制,實際上是減少了對外資機構的歧視性待遇,體現了內外資一視同仁,但這並不意味著放鬆監管。對外資金融機構,依然要按照相關法規進行審慎監管。
談及比特幣等技術產品時,他表示,不慎重的要先停一停,有些有前途的產品也必須經過測試、認證,確實比較可靠了以後再推廣。
「把現在的所謂比特幣一類的虛擬貨幣,像紙幣和硬幣、信用卡一樣作為零售支付工具,目前我們沒有認可,銀行系統不接受,也不提供相關的服務,這就是背後的考慮。」周小川強調。關於未來的監管,周小川指出,這取決於技術的成熟程度,也取決於最後測試試驗、評估情況。「我們不太喜歡那種創造可投機的產品,讓大家都有『一夜暴富』的幻想,這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對於數字貨幣,周小川指出,追求零售支付系統方便性、快捷性和低成本的同時,也必須考慮安全性和保護隱私。此外,要注意整體的金融穩定、防範風險。「特別是對大國經濟來講,我們一定要避免那種實質性、難以彌補的損失,所以要慎重一些。」周小川說。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台灣省代表團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全體會議。(中新社)

台灣省代表團:堅持九二共識

【本報綜合報導】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台灣代表團,9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開放團組活動。代表們認為,大陸方面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未來也將繼續秉承「兩岸一家親」理念,促進兩岸民眾心靈契合。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擴大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逐步為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待遇。這是自十九大報告提出「同等待遇」以來,「同等待遇」首度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代表們認為,大陸最新出台的31條惠台措施,就是對「同等待遇」作出的最好詮釋。
全國人大代表 黃志賢:31條措施有利於持續深化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台灣當局如果能夠,以台灣民眾的福祉為重,就應該積極響應民眾所需,回到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這一共同的政治基礎上來。

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台聯副會長、台灣同學會會長陳雲英發言。(中新社)

全國人大代表 陳雲英:這個政策的出台之前,聽取了很多台灣同胞的心願,我們在不同的場合裡面調研,聽取他們的意見。所以這裡面有他們的民意,台灣同胞的民意融合到這個政策裡面,對台灣同胞來說,他們的呼聲會被聽見和贊成,制定成為政策保護他們的權益。
民進黨當局至今不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關係陷入僵局。代表們認為,對於主導兩岸關係,大陸方面保持強大信心和定力,同時,也將秉持「兩岸一家親」理念,繼續為台胞辦實事、辦好事。
全國人大代表 陳軍:我們的對台方針政策是一貫的,是堅定的,是不動搖的。兩岸的交流和融合是有一個基礎的,就是堅持一個中國,堅持「九二共識」,堅決反對「台獨」。
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的台灣省代表團由13名代表組成。代表團成員來自全國各地,大都是在祖國大陸出生的台灣省籍同胞。

圖為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台聯黨組書記、會長黃志賢(中),全國人大代表符之冠(左),全國人大代表陳軍出席會議。(中新社)

 

人大台灣省代表團:
完全贊同憲法修正案

【本報綜合報導】3月7日下午,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台灣省代表團集體審議憲法修正案草案。台灣省代表團13名全國人大代表依次發言,闡述對此次憲法修改的看法,大家一致表示,完全贊同、堅決擁護憲法修正案草案。
台灣省代表團代表、團長黃志賢在發言時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團結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毫不動搖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創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佈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佈局,繼續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提出了一系列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推動了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了歷史性變革。我們的現行憲法,是一部好憲法,但必須與時俱進,才能更具生命力。

 

 

專家看中國修憲 與時俱進是重點

【本報綜合報導】2018年全國兩會,憲法修改備受關注。此間專家學者稱,時隔14年中國重啟修憲,與時俱進是要旨所在。
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兼秘書長王晨在就憲法修正案(草案)作說明時指出,憲法祗有不斷適應新形勢、吸納新經驗、確認新成果、作出新規範,才具有持久生命力。「憲法總要隨時代發展不斷變化,每一次修改都使憲法更加完善,這個過程不可能一次完成。」中國政法大學憲法學教授廉希聖對中新社記者說,同時,憲法要很好發揮作用,就要結合中國實際,也就是「接地氣」。
中國憲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秦前紅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稱,作為一種社會規範,憲法應與不斷變動發展的社會現實盡量保持一致,不能有太大時滯,「否則對社會關係的調整容易出現問題。」
在憲法修正案(草案)中,收入了中共近年來重大理論成果、實踐經驗、制度創新內容。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新發展理念、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等均有體現。這些修改既體現了時代特徵,又具有中國特色,將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提供憲法保障。
例如,「健全社會主義法制」修改為「健全社會主義法治」。「一字之差,意蘊深遠」,全國人大代表、江西省律師協會副會長馮帆說,法治建設是包括立法、執法、司法、守法等各個環節的動態整體建設,將其寫入憲法,將最終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飛躍。
「改革」一詞在草案中也多有提及。「改革」一詞的加入,體現了中國高層對改革的高度重視,既如王晨所說「黨和人民團結奮鬥的光輝歷程就更加完整」,也為下一步改革做出重要法治安排和憲法保障。中國高層強調,凡屬重大改革都要於法有據。在整個改革過程中,都要高度重視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發揮法治的引領和推動作用,加強對相關立法工作的協調,確保在法治軌道上推進改革。
將改革上昇到憲法層面,必將為過「深水區」、啃「硬骨頭」提供堅實支撐。在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之際,修憲加入「改革」的表述,無疑也是在釋放繼續深化改革的信號。
值得注意的是,草案還明確提出中國「堅持和平發展道路,堅持互利共贏開放戰略」,並寫入「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憲法被視為一國的最高行動綱領。在外界對中國能否規避「修昔底德陷阱」心存擔憂時,「和平發展」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載入憲法,是中國給全世界的一顆「定心丸」。
「這是對新時代中國對外關係的新定位」,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於志剛表示,用憲法對今後中國與世界的相處之道予以確認和固定,符合時代發展和實踐需要,也是憲法本身的與時俱進。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