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1 月 28th, 2020

一周評論 現代官場現形記:妖丑充斥 禍國殃民

一周評論。

北農總經理神隱造成巨大農損慘案,閣揆賴清德這兩天到雲林等產地安撫農民,說耕鋤費用農委會全部買單,預冷費用也會設法協助,說得倒是大方,但這些附帶損失卻是由全民埋單。估計起來,北農總經理吳音寧所造成的農損人禍,不止農民血本無歸,還要賠上巨額民脂民膏;但賴清德卻表示,吳音寧「有達到照顧農民的目標」,這樣的事情(指吳音寧所造成的悲慘人禍)給她一個「很好的歷練」,未來應該可以做得更好,至於該不該辭職,他尊重北農的決定。
堂堂一個閣揆,說話顛三倒四,吳音寧神隱15天、北農群龍無首,農產銷售無門造成巨大損失,這是無能失德,已是明顯不適任,卻還睜眼說瞎話說她有照顧到農民利益,果真如此,農民何須對生產過剩的農產耕鋤?而且耕鋤費用要由公帑全民買單?他說此次農產巨損是給吳音寧「很好的歷練」,殊不知人禍之害尤烈於天災,依照賴清德的邏輯,颱風、地震造成的天災,莫非也是「很好的歷練」?天災人禍一次就足以釀成巨大災難,賴清德鼓勵吳音寧當成「很好的歷練」,簡直將農民當成吳音寧「歷練」的白老鼠;問題是,台灣農民還能經得起幾次此類源於人禍的「歷練」?
既然說吳音寧「未來應該可以做得更好」(難道出現類似情狀,她要神隱更久?)卻又說「該不該辭職,他尊重北農的決定」,他已將話說滿說死,北農董事會席次也大都掌握在農委會北市府手中,唯一會順應民意要吳音寧滾蛋的,應只有賴清德認為應對此次農損慘案負責的雲林張家,但他們的席次屬絕對少數,根本毫無影響力。吳音寧看來是賴定了;萬一有民意大反撲,賴清德也可以推給北農本身,果然是廝混政壇已久的老神,磨刀兩面光。
只不過賴清德最近的言行,實在讓人對他究竟是神是妖,摸不著頭腦;在衛生紙之亂時,他說今年台灣的物價會非常的穩定,所以大家要有信心,不要以訛傳訛,衛生紙保證供應無虞,價格也會穩定合理,要民眾毋須恐慌搶購;但顯然少有人相信他的保證,搶購潮持續不止,後來行政院秘書長卓榮泰作調查報告居然表示是「行銷手段失控的結果」,簡直莫知所云,而衛生紙最近也證實月中將漲三成,賴清德當初的保證一文不值。至於最近的北農事件,將責任推給雲林張家,以及力保吳音寧的胡言亂語,似乎讓人感覺他已非昔年的賴神了。
但他底下卻是妖丑之官充斥。舉最實際的例子,日本船艦砲擊台灣在公海航行的台灣海釣船,並直追至台灣海域的侵門踏戶事件,事發之後,國人群情激憤,但漁業署卻先發新聞稿,說:「漁業署正查明該船有無作業,請日方提供具體事證,如有違規將予以嚴懲」,此稿一出網路一片譁然,許多網友預告台灣要「打自家孩子」來取悅日本,果然6日漁業署就公布了漁船的「相關違規情事」,並強調將依法嚴懲,漁業署長黃鴻燕還怒斥漁民:「好好的台日關係被這艘船搞壞掉!」、「糾紛就是這樣來的!」。
黃鴻燕的言行讓人瞠目結舌。漁業署的設立起碼應維護漁民的權益,但黃鴻燕上台後卻處處與漁民為敵,漁民只要在外海出事,必然欲加之罪檢討漁民違規,並嚴懲漁民。此次事件漁民違規問題見仁見智,此涉及國際漁權複雜談判,黃鴻燕先定調違規,不僅未審先判,也等於向日本輸誠跪降,尤其對日本武裝船隻侵門踏戶隻字不提,難怪媒體質疑他究竟是台灣漁業署長,還是日本豢養在台灣臥底的漁業高幹?
不知賴揆對黃鴻燕如此形同台奸的媚日妖異行逕,是大大予以嘉勉,或是面對民意強烈反彈語重心長要黃鴻燕「當成很好的歷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