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2 月 1st, 2020

【導論】老殘再記 不默生

人,一生不能盡如人意,也不會永遠盪於谷底。在逆境時,想著如果順境來臨;在順境時,想著以往的苦日子,這樣,你的人生必定「達觀」。
達觀,對我是種鼓勵,挫折,是我人生努力的動力,有時,我明知自己的堅持不一定正確。但,人卻是必須「等待」,等待給人們一種希望;等待,也讓人們有活下去;活得精采的勇氣!
「等待」對我這種人而言,是種奢侈品,我明白等待往往不能有結果,但,等待是觸媒;是我人生到達所謂「成功境界」的一終媒介,而,我的成功定義是什麼?只是要自己能夠快樂生活而已。因為容易達標,所以,我毅然往這條路上走,這樣,或許我的人生才能「夠」完整。
洗腎床上的生活日過一日;針扎血管的疼痛已然毫無知覺,仍然有許多病友,由於無法忍受一時的針扎之苦,而哀哀嚎叫一如狼嚎,那是人的本性吧?我常自問:人,為何生來要受此折磨?如果,不能自覺如常的針扎之痛,要跟隨病友一輩子?那麼,每當上針時的痛楚,將會是病友一輩子不能避免的劫難。
西方大哲尼采說過:「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這樣的話,而我,是懷抱贖罪的心情,心甘情願的讓眼前那部冷冷的透析機器,侵噬我有溫度的血液。
說「心甘情願」接受這樣的懲罰,其實是謊言,但是又何奈!生命的掌握大權不全然在人自己手上,不是嗎?每個人心中自有自己信仰的「主」,那個「主」,是主宰你生命本源者。
所以,我在橫覰人生過程的諸種遭遇,有哪些不是自己造成?只是自己不肯承認,承記錯誤,又有何錯誤?這就是人類「愛面子」的醜陋本質,而,這種「虛無飄渺」的本質,又害死多少芸芸眾生?
老殘此生中又做過多少「不堪回首」的醜事?盡夜沉思:罄竹難書不為過。心,要如何靜下來沉澱?那是「老殘」現在每天必修的課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