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2 月 2nd, 2020

解讀韓國瑜大鬧台北的假動作


國民黨高雄市黨部主委韓國瑜日前突然北上台北登記國民黨台北市長黨內初選,在黨內引起軒然大波,後來撤回,證明只是一大假動作。他對外表示要藉此向黨中央發出強烈訊號,強調高雄沒有任何資源,黨中央卻視而不見,他擔任主委,「不要求滿漢全席,但至少給我們一碗滷肉飯」。韓國瑜在北農人事鬥爭中力戰綠營民代,怪招奇出。此次指北回南、聲東擊西,無非反應其一貫獨特風格,外界有人無限上綱說他配合黨內反丁(守中)勢力企圖「倒丁」,倒也未必;但他感嘆黨資源匱乏以及中央對南部選局的漠視,卻是鐵錚錚事實。
該黨主席吳敦義對韓國瑜的假動作表示不解,顯然韓國瑜在台北演出的這場鬧劇是突發事件,但吳敦義不能再裝糊塗,對於高雄乃至南部的艱困選情置若罔聞。以目前國民黨黨產遭清算至窮兮兮的地步,當然無法再像以往一般,提供各地選舉資源「滿漢全席」,但如果連韓國瑜所形容起碼的「一碗滷肉飯」都不給,那國民黨乾脆收攤,不必再蹚年底選戰渾水了。
韓國瑜的風格一向讓外界感覺是講義氣的一條漢子,當初他答應吳敦義南下主掌高雄黨務,大有義不容辭之氣魄,依他的行事風格,縱使本身不參選市長,也會義無反顧帶領輔選團隊打好高雄這一仗,但選戰已近,卻以激烈動作表達對黨中央的不滿,更直接打臉吳敦義,顯然吳敦義將他丟到高雄後即少有聞問,才逼使他使出此驚動黨內、攪亂整黨一池春水的大動作。
當初韓國瑜銜命南下時,黨產會對國民黨產的清算動作已如火如荼,國民黨力圖掙扎,也抵擋不住蔡政府全盤掌握霸權的壓制力。此情勢以韓國瑜的精明豈會不察?因此他南下超艱困區的高雄,應不致期望仍有滿漢全席以待,但最終黨卻連「一碗滷肉飯」都不給,顯然大出他意料,也可見吳敦義對南方的無心經營。
儘管國民黨在黨產方面已遭清算至鳥盡經光地步,但在人力方面至少仍能維持有「有材燒」的狀態,否則新北、竹苗、南投、花東以及離島等國民黨優勢地區,豈非也要坐以待斃?或許吳敦義採堅壁清野精兵策略,固守優勢地區,但對南下刻苦經營、付出心力的韓國瑜等黨之幹部又情何以堪,而且此近於投降主義心態,只會讓已漸萎縮的國民黨加速步入末路。桃園市吳家的棄械投降,不能光怪該世家的叛黨,吳敦義無法帶動黨的戰鬥意志,應也難辭其咎。
在台北演出登記假動作後,韓國瑜回高雄布陣市議員選舉,宣布提名35人參加66席的議員大選,且志在過半,顯見他對高雄不棄不離的鬥志猶在。至於他自己選不選市長至今還是謎,縱使他不選,學養形象俱佳的立委陳宜民也是選項,韓國瑜近可攻退可守,國民黨高雄縱使在市長選舉居下風,但若維持高昂士氣及鬥志,拉近票數,且在議員席次上有所長進,就不算輸。吳敦義當過高雄市長,更不應輕言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