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2 月 5th, 2020

老殘夢遊/不默生


老殘,年輕時候也做過許多荒唐事,那些他自以為的醜事簡直「不堪回首」,一切只能在老年這個階段深自懺悔,生命中的悔悟在已然不可追回的過往裡,或許老天已經聽見老殘的聲聲懺悟;或許老天起了惻隱之心?老殘的晚年終於獲致喘息之機。
從此,在「天助自助」的覺悟心情下,老殘以全新的面貌行走於天地之間,世間萬物容留他以既老又殘之身書寫世間滄桑。他經常曰讚:此乃托天之幸;留存他仍有一身貢獻於社會的功用,所以他不斷精進自身藝業,期,不負天命。以其人間歷練以及冷暖自知的連串社會人間遭遇。老殘,頂著死生大難,也有完整目睹的人間真相,那些真相,總是對於社會弱勢族群的諸種迫害,而且那迫害是強勢領導階層的醜陋行徑,是弱勢者永遠無法討回公道的冤屈。
台灣社會已經歷經民主過程變得十分民主,台灣,也經由民主烈士的勇敢爭取,國家社會也已幾番「政黨輪替」的考驗,整個社會氛圍也已經很民主,人民,也已經習慣於「現狀生活」。但,總是有陰謀政客,利用人心弱點,從事各種無謂的分化與挑撥,人們,就整天生活在惡鬥的漩渦中而不可自拔。
愈來愈多的人往「私利」這條路上前進,即使前路如何荊棘遍佈;如何陷阱重重,人們就是要往利的路上匍匐前進,自己犧牲性命不打緊;甚至還踩踏別人頭顱前進而不手軟。
不管再多的有利民生論述如何精闢,那些自利者永遠以利字當先,總是以他們淺視的主張想要獲取更大的利益。總是以「窮台」做為恐嚇利誘普羅眾生的致命武器。殊不知,它們的近利忘義,已然危害到整個國家的安全。
老殘最近夜裡睡眠總是很不安穩,他的夢境複雜多變,其中,令他十分不安的是:有幾次他竟然夢見自己已經蒙死神召喚,經常去到一片茫然不可知的陌生地域,甚至,有幾次相同的夢境是:他被困縛在四面黑暗之境。最後是必須經過自己的奮勇力衝,才得以回到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