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2 月 1st, 2020

【社論】異哉! 廣獲人民支持的荒悖政權

深澳電廠事件已經突顯台灣嚴重用電問題。原本應對環評把關的環保署,在前之環保律師今之副署長詹順貴護航放水下,深澳電廠已經決定重建。詹順貴在環保團體千夫所指之下語無倫次,將責任全推給經濟部,還語出驚人說經濟部興建深澳電廠的政策,只0.1個百分點效能,卻要花1,000億元,台電、能源局、經濟部應說清楚深澳燃煤電廠案的定位與開發的必要性。
但詹順貴卻是深澳電廠啟動的關鍵人物,在環評8比8僵局下,投下贊成的一票,成為深澳電廠重啟關鍵,他出身的環團陣營大為失望及不滿,說他良心已死。但此人當初投身環保運動,當真就有良心嗎?以如今他當官後的行徑,實在很讓人懷疑他當初就有意以社運為升官進爵跳板,看準民進黨必可取代無能的馬政府取得台灣統治權,因此跳出來當抗爭馬前卒,無非是希望豢養他們的蔡政權統治台灣後謀得一官半職。
類似的情況也顯示在無能的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表現上,以及先前有社運團體出身的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在法案上出賣他們早先臥底的社運團體,包括勞團及醫療界。這些人說來都是權癮(Power Junky)的寄生物,藏身在社運團體下伺機而動,最後終於在豢養他們的政黨得道後雞犬升天。
身為環保高官的詹某人理當捍衛環保,卻搖身一變為經濟部的下游打手,事發後廣遭撻伐,卻又反過來倒打經濟部一耙,也等於狠狠打臉必欲讓深澳電廠通過環評興建的賴揆。行徑之張惶失措以及言談之語無倫次,讓人看到丑官之難看嘴臉。
蔡英文執掌的民進黨在野期間,豢養了不少埋伏在社運團體裡的妖丑之屬,這些人在蔡政府登基後紛紛獲得犒賞就任公職,坐享豐厚的民脂民膏。而社運團體在此類人等抽離後,就顯得何其單薄無力。前陣子蔡政府決定重啟核二2號機,非核政策提前破功,當年浩浩蕩蕩號稱十萬人的反核團體再度上街頭抗爭,卻大幅微縮成不到五百人,場面冷清難看。社運團體淪落至此,也難怪完全執政的蔡政府能獨裁制霸,予取予求。
以電力政策為例,蔡政府不僅違背當初非核承諾重啟核二,更大肆興建燃煤電廠,完全罔顧火力發電造成空汙帶給人民健康上的凌遲。在此同時,經濟部也打破蔡英文10年內不漲電價的承諾,規畫在四月份調漲電價。台灣以媒代核,又加上有迫切危險性且汙染程度與燃媒相去不遠的天然氣發電,唯獨當初標榜的綠能遠遠無法達標,同時又要調整電價。不止將人民當傻瓜,更視廣大消費者為刀俎上的魚肉。
弔詭的是,這樣一個荒悖亂行的政府,卻還有600萬票的支持率,今年大選,民進黨仍穩如泰山。套一句前美國國務卿的話,支持蔡政權的選民,簡直就是一大狗票fucking mor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