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1 月 27th, 2020

【社論】政治恐攻:從製造對立升高到發動仇恨

綠營鋪天蓋地「卡管」,不惜動用所有從政資源,如今更上綱到啟動「內廠」,北檢檢察長邢泰釗親自出馬,以管中閔曾到對岸講學為由,要羅織管中閔洩漏國家機密的賣國罪,最終將他扣上匪諜大帽,也將不出人意外。管中閔對此痛心表示,這些「莫須有」罪名,都屬政治恐攻,被攻擊的對象不止他個人、台大、族群,而是挑起整個台灣社會的仇恨、恐懼與不信任。
卡管事件演變成為綠色恐怖,可見綠營必欲除管而後快,理由無他,政治不正確而已。民進黨最喜歡標榜自由民主,從台大卡管事件,連在蔣家威權戒嚴時期都不敢違背的大學自治,該黨執政後卻公然將髒手伸入干預,又談何學術自由?至於為了不讓非我族類的管中閔接掌台大,一連串從立法、行政、監察、司法各院,啟動公權力,企圖羅織管中閔各項罪名,這些在戒嚴時期屢見不顯的卑鄙手段,蔡政府運用起來更見爐火純青;所謂民主,早就被蔡政府丟到垃圾坑裡去。
這樁對學術界造成巨大傷害的政治干預大學事件,有人說是深綠在後壓迫蔡政府,蔡英文跟賴清德都逼於現勢不得不默許。此說未免過於高抬兩人的德操了。蔡英文上台後許多有關意識形態方面的亂政,外界大都寬諒解讀為蔡英文抵不過深綠的壓力,但她在上台前,政壇許多觀察家就認為她是強人型的政客,上台後,將她選前所有承諾都打破殆盡,包括攸關台灣前途至鉅的兩岸關係,也從選前說維持現狀,選後立刻打破兩岸和平互動現狀,操作仇中反中以致兩岸官方冰封至今。
莫忘蔡英文是兩國論的起草者,她執政後的反中仇中,與其說是在深綠壓力下而為,其實更是表裡呼應、相互為用。以她強人個性,掌權後深綠恐怕沒有人能左右她的意志,至於所謂的深綠大老經常大放厥詞,對時政指指點點,只不過幫蔡英文製造身不由己假象;而且國人如果選出事事都須聽某一政治系統之命而為的政治領導人,那豈非選出一個魁儡政權,台灣則將分崩離析。
蔡政權是從台灣的嚴重對立中崛起,蔡英文上台後施政一無是處,因此將對立升高為仇恨,一則模糊掉她失德失能的焦點,另外也藉製造仇恨強化她獨裁的功能,更有藉口利用公權力剷除對手,鞏固她的統治地位。卡管骯髒手段鋪天蓋地湧至,至企圖羅織管中閔賣國罪,已達無所不用其極地步,管中閔所謂的政治恐攻,正是從仇恨中所發酵出來的恐怖氣氛。
去年蔡政府就曾透過調查局擬定「保防工作法」,保防員可進駐各單位,更明訂只要經機關首長書面同意後,就可查訪可疑對象並可向各機關團體個人調閱文件或資料,保防員還具「臨檢權」,可肆意查扣相關人與物。草案一出舉國譁然,輿論直指是「人二復辟」,不僅人權大倒退,甚至比白色恐怖還恐怖。後來在社會壓力下宣布暫緩;這可說是蔡政權「政治恐攻」的濫觴。以蔡政權近來逐漸明朗化的綠色恐怖氛圍,對人民鋪天蓋地的政治恐攻更大有可能在年底大選後成為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