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二月 19th, 2019

【泉州專刊】全國人大代表、泉州市長康濤接受《香港商報》專訪——   建好國家自創區 凝聚發展新動能


 泉州植物園項目正加快推進。截至目前,園區內所有景觀亭、景牆、圍牆、庭院燈、管道埋設等主體工程已基本完成,刺桐園、四季園、山茶園、奇趣園、棕櫚園等五個園區的景觀建設進入攻堅階段,其中奇趣園已初步對市民開放。(林勁峰 攝)

【記者陳林森報導】福廈泉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獲批以來,泉州在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推進體制機制創新等方面,有哪些特點和突破?近日,全國人大代表、泉州市長康濤在北京接受《香港商報》專訪時說,習總書記強調,發展是第一要務,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今年的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對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作出具體部署,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是重要的抓手和載體。泉州將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全省的決策部署,重點在產業和體制兩方面先行先試、爭取突破。
一是產業,致力在產業轉型升級上作示範。康濤指出,泉州的特點是:一手抓高新技術產業發展,一手抓高科技改造提升傳統產業。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方面,重點發展集成電路產業鏈、化合物半導體產業鏈、石墨烯產業鏈。為此,泉州規劃建設了泉州半導體高新技術產業園區(簡稱「泉州芯谷」),主要涵蓋晉江集成電路產業園區、南安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安溪湖頭光電產業園區,目前項目建設正快速推進。在這三個園區的支撐帶動下,半導體未來將成為泉州又一新的千億產業集群。高科技改造提升傳統產業方面,積極引導紡織鞋服、建材家居等傳統產業,跟進智能化、石墨烯、新一代信息技術等新技術擴散應用,讓老樹不斷發新芽。
二是體制,致力在體制機制上多創新,把各種創新要素集聚到泉州開展創新活動。康濤介紹說,平台建設方面,泉州實施了「大院大所」計劃,引進國內高校、科研院所來泉設立高端科技創新平台36個,將全國各地的創新成果進行本地化轉化應用。人才培育方面,主要聚焦企業家和創新人才。通過開展一系列企業家培訓,力爭培養一批泉州未來的龍頭企業;通過實施人才「港灣計劃」,解決引人留人問題,建設人才的夢想港灣、事業港灣、生活港灣。資金籌措方面,引導民間資本進入科技領域,充分發揮政府性基金的撬動作用。目前,泉州已設立50億元的產業投資基金,以及集成電路、高新技術產業發展等一系列子基金,重點從股權投資、風險補償、政府增信等市場化手段入手,支持企業自主創新、支持高新技術產業發展。

在永春縣城剛建成的大鵬生態公園的木棧道上,附近許多市民在休閒散步著。據悉,去年來,該縣在縣城中心北側的大鵬山脈建設佔地456畝的集水景觀光、花海觀賞、休閒運動等功能的生態公園,展現山水和諧的自然情景,打造大型地標式景觀,為市民提供一個休閒健身、遊憩賞景的好去處,該公園於近日完工。(姚德純 陳小陽 攝)

中心市區共有古樹名木431株
今年將新增2個古樹公園

【記者陳淑華、吳清渠、鄭智泉報導】記者從泉州市市政公用事業管理局得知,泉州中心市區的古樹名木數量目前有431株。
據悉,泉州市政府於1983年、2000年、2017年先後公佈三批(次)中心市區古樹名木普查名錄。前兩批的樹木集中在老城區,最新一批的古樹名木分佈地遍及浮橋、江南、金龍、常泰、北峰、東海、城東等地,共125株。
在中心市區第三批古樹名木中,一級古樹7株,分別是:位於西湖公園服務部旁的榕樹,樹齡300年;位於北峰招豐石坑籃球場北側的榕樹,樹齡350年;位於東海蟲尋埔頂路59號門前的榕樹,樹齡400年;位於金龍古店古圳蔡厝下角1號前的榕樹,樹齡450年;位於大坪山公園小水潭西南側、西北側的榕樹各1棵,樹齡300年;位於東海寶山洋茂前往山坡路中第2株榕樹,樹齡300年。二級古樹96株,樹種為榕樹、芒果、馬尾松三種。名木22株,樹種有南洋杉、榕樹、刺桐、龍柏、垂枝榕、高山榕等。
「古樹名木生長百年,歷經雨雪風霜,承載著幾代人、一個村莊乃至整座城市的記憶,是彌足珍貴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每一株古樹名木我們都視若珍寶,呼籲全社會來共同保護。」泉州市市政公用事業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多年來,泉州市在新城建設、舊城改造、道路拓寬、房地產開發中,將古樹、大樹納入保護和監管範圍,盡可能地做到原地保留。
借助正在開展的「泉州市綠化提升三年行動」,泉州市市政公用事業管理局結合古樹名木保護,建設一批古樹公園。去年年底,市園林管理部門對市區都督巷一棵樹冠巨大的垂榕進行枝葉整理,將古榕優美古樸的造型完整展現,在地面鋪設紅磚、塊石,建成了一處佔地約900平方米的實用、美觀的休憩空間。今年,市市政公用事業管理局還將開發建設七中溝古榕公園、浮橋王宮古榕樹群公園等,為市民開闢更多既古樸又現代的休閒活動空間。通過對古樹周邊環境整治和林下空間梳理,讓久居老街深巷的古樹名木更好地融入街區休閒活動。

鏈 接
古樹的認定以樹齡為主要標準,樹齡在300年(含)以上的,認定為一級古樹,樹齡在100年以上、300年以下的,認定為二級古樹。具有特殊的紀念意義或重要歷史文化價值的,認定為名木。

日前,豐澤區首屆「海絲•蟳埔」民俗文化旅遊節在真武廟廣場拉開序幕。開幕式上,一場傳承古禮的祭海祈福儀式,重現數百年前古泉州港望祭海神的盛大場景。
祭海祈福儀式以傳統頌典表演的形式展現祭海的場景,包括「祀海祈祥」「祭海納福」「海風旌旗」三個環節。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起點城市,泉州的出海祈風、祭海儀式古已有之。 (王盼琛 攝)

「海絲‧蟳埔」民俗文化旅遊節精彩開幕
真武廟重現「祭海」盛典

【記者賴小玲、周湖健、許文龍報導】近日,豐澤區首屆「海絲•蟳埔」民俗文化旅遊節在真武廟廣場精彩開幕,現場人山人海,熱鬧非凡,來自五湖四海的賓客齊聚一堂,感受原汁原味的泉州傳統文化習俗,共享一場難得的民俗大聯歡。
開幕式前,現場擺放的幾台鋼琴吸引了不少市民關注。這些鋼琴琴身上繪製了泉州十八景、蟳埔女、蚵殼厝等海絲文化元素,8名可愛的琴童身著蟳埔女服飾,一起合奏閩南小曲《天黑黑》,並與8位老師一起演繹泉州市市歌《藍藍泉州灣》,視覺和聽覺的雙重盛宴將現場氣氛充分調動起來。隨著鑼鼓聲響起,本次文化節的重頭戲——「祭海祈福表演」正式開始。活動以傳統頌典表演的形式展現祭海的場景,通過「祀海祈祥」「祭海納福」「海風旌旗」3個環節,集中展示傳統祭祀典禮與具有海洋文化內涵的傳統文化。
「豐澤是一處揚帆起航的出海口。近年來,我區大力挖掘海絲文化旅遊資源,精心培育打造了『海絲、蟳埔女、南少林』三大文化旅遊品牌,並形成了一定的美譽度與影響力,尤其是國家級非遺保護項目——蟳埔女習俗更以其獨特的民俗風情,成為閩南民俗文化的一朵奇葩,享譽海內外。蟳埔將成為一個盛大的民俗表演舞台。」豐澤區委宣傳部長周順安表示。
一年一度的蟳埔媽祖巡香民俗活動吸引了來自全球的攝像機、照相機以及各地群眾的眼球,以此為契機,豐澤區打造了首屆「海絲•蟳埔」民俗文化旅遊節,以期能夠形成豐澤區一年一度的特色品牌活動,進一步挖掘利用豐澤區蘊藏深厚的海絲歷史文化資源和蟳埔民俗文化特色,促進現代與傳統、時尚與民俗之間的完美融合,打造豐澤獨具特色的文化旅遊品牌,讓更多人瞭解豐澤、走進豐澤、融入豐澤。
本屆文化節同時舉辦了「尋海絲遺韻 展蟳埔風情」美術攝影展、國家非遺項目蟳埔女習俗展示、福船船模展示,以及各種民俗表演與戲劇歌舞專場。這個週末,不妨到蟳埔村走走,感受海絲豐澤的風采神韻與蟳埔女習俗的獨特魅力。

2017年度全省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考評
泉州市排名全省第一

【記者謝曦報導】記者從泉州市住建局獲悉,福建省住建廳日前通報2017年度全省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考評排名情況,泉州市以89.3分的平均分排名全省第一。
2017年以來,泉州市按照「統一規劃、統一建設、統一運行、統一管理」的總體思路,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取得新進展。全年完成7個鄉鎮、266個村莊的農村污水治理,完成65385戶三格化糞池新建、改造任務,推動各地策劃生成農村污水治理工程包13個,總投資47.4億元(人民幣,下同)。全縣域委託第三方運維數量全省最多。全市行政村生活污水治理覆蓋率從2016年的31.4%上升至44.3%。
泉州市出台《全市農村生活污水治理三年行動計劃》,縣(市、區)根據城鎮總體規劃和村莊佈局規劃,編製「全覆蓋」的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專項規劃,因村制宜細化治理方案。同時分層分類抓好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城郊型」統一納入城鎮污水處理設施,「集聚型」堅持集中式處理為主,「偏遠型」以分散式處理為主。在全力推進農戶三格化糞池建設、保障農村生活污水得到基本處理的基礎上,市縣兩級財政配套40萬元/村,重點選擇村莊集中居住區、水源保護區、流域兩側等重點、敏感區域村莊266個,著力打造三格化糞池+管網+二級處理設施示範工程。
後期運維方面,泉州市培育發展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市場主體,採用一體化打包、分區域打包、多項目打包等形式,推行農村生活污水處理PPP模式,同時通過政府購買服務方式,委託第三方生活污水運營公司實行專業管理,做到「建成驗收一個、長效運維一個」。其中,永春縣實施三格化糞池「清掏口」標準化改造試點,探索符合農村實際的「逐戶」定期清掏管理機制,屬全省首例。
為解決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設施建設市場投資回報週期長、市場主體吸引力低等問題,泉州市還創新實施「市縣財政補一點、鄉鎮(街道)出一點、社會各界籌一點」資金籌措模式,將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第三方運營經費納入縣級財政全額保障。設立農村生活污水治理PPP項目專項獎補資金,市級財政按投資額給予一次性獎勵最高300萬元。

泉州再次榮膺「國家衛生城市」稱號
複審成績突出獲全國通報表揚

【記者郭雅瑩、郭惠山、林志仁報導】全國愛衛會日前通報2017年國家衛生城市(區)和國家衛生縣城(鄉鎮)複審結果,泉州再次榮膺「國家衛生城市」殊榮,並因鞏固國家衛生城市工作方面成效顯著,在複審中成績突出,成為全省唯一一個獲全國通報表揚的城市。
去年,全國愛衛辦組織專家對2017年進入複審程序的國家衛生城市(區)進行了評審,對各地上報的國家衛生縣城(鄉鎮)複審結果進行了抽查,重新確認泉州市等100個城市(區)為國家衛生城市(區),重新確認北京市延慶區八達嶺鎮等114個縣城(鄉鎮)為國家衛生縣城(鄉鎮)。
據介紹,泉州2004年摘得「國家衛生城市」桂冠,2009年、2013年順利通過全國愛衛辦暗訪複審,如今第三次通過暗訪複審,再次保有「國家衛生城市」殊榮。值得一提的是,因為此次複審成績突出,我市與上海市青浦區等8個城市(區)一同被全國通報表揚。
殊榮來之不易。自去年啟動新一輪迎接複審工作以來,泉州全市上下高度重視,全民共建共管氛圍濃厚。各級各相關部門持續加大創衛投入,明確責任分工,不斷強化市政設施整治、綠化管理、公園管理、黑臭水體整治、揚塵整治、道路清洗保潔、垃圾轉運等工作,開展多輪拉網式巡查和專項督查,結合省級複查評審和兩次權威專家模擬暗訪,對標找差、深整細改,市容市貌得到長時有效整治,中心市區農貿市場全面升級,大小餐飲店集中整頓,垃圾收集設施改造經費投入加大,城市綠化景觀全面提升,城市衛生面貌有了較大改善,市民文明衛生意識進一步提高。
為了鞏固創衛成果,泉州還著力機制創新,專門成立了「泉州市城市管理綜合考評中心」,創新建立城市衛生管理「有獎舉報」制度,至今累計受理投訴件1.6萬件,以電話費充值形式發放獎勵金額近36萬元;成立人數約1000人的志願服務隊,累計開展了35期志願服務活動,吸引了眾多熱心市民和青年學生主動參與,得到了廣大市民認可。

閩南

泉州文化名家系列之一@畫家黃堅
變化中的恆定     (郭培明)

與這個時代同步,藝術一直在發展著,不管聲響大不大,它卻存在著豐富的無限的可能性。
與二十多年前相比,今天人們早已不再以「畫得像不像」「看懂看不懂」來作為衡量一幅美術作品價值的基本尺度。但是,由於藝術教育缺位,思維慣性使然,加上周邊人士的評價影響,觀看藝術展覽也還沒有成為市民的日常生活方式,在經濟飛速發展、科技日新月異的當下,對藝術的瞭解、理解很大程度上還停留在傳統觀念階段。一方面,天天有畫展、書法展的消息,看起來文藝園地一片繁榮;另一方面,許多作品毫無新意,甚至俗不可耐。如果二十多年前看到的東西,今天還是那個模樣,那麼我們何必浪費寶貴的時間往展館跑,除非它是經典。
讀黃堅的畫,我每次都有意外和驚喜。且不去草率地評價他的作品的藝術水平,它首先帶給你的是視覺的衝擊與心靈的感應。自二十多歲時舉辦黑白畫展開始,黃堅始終沒有放棄對現代藝術的關注與探索。現代藝術最大的特點也許是提供了一種開放空間,這種空間的開放性,讓藝術的形式、方法不斷變換,藝術不再被拴在固定的某種樣式上,僵化如神像一般,失去活力、親和力,讓人敬而遠之,不忍直面。或許有人會說:藝苑沒有神像,如何心安理得?靈魂無所依托,日子豈不充滿寂寥?藝術是心靈的鏡子,一幅畫之所以力透紙背,撼動情感,在於藝術語言的表現方式契合了某種心境。曾經看到一幅畫,一隻小鳥單腳獨立於一支槍管之上,小鳥若無其事地向遠方眺望。鳥語花香與槍林彈雨、落拓不羈與優雅內斂、戰爭與和平、存在與毀滅,不同的觀者可以有不同的感悟,這就是藝術語言的張力。有一些人人看得懂的畫面,則顯露出平庸膚淺,這與畫家意境不高、語言貧乏有直接的關係。即使是素描這一外部造型藝術的基礎,現代素描也強調個人的內心感受方式,比傳統素描更加注重形式感。與顛覆取代式的技術進步不一樣的是,藝術家用的畫筆、顏料、紙張可能沒有變化,但是藝術形式必須創新,藝術語言應該轉化。

千里江山之二十一

重讀一個世紀前胡適的白話詩,你會感受到其語句的幼稚之氣,而在當時,已掀起了文壇的驚濤駭浪。當年從巴黎返回國內從事藝術教育的劉海粟,開設的裸體寫生課程,引發爭議,同樣也是驚世駭俗之舉。我們今天所見的當代藝術,有一天也會走入傳統的行列。所以黃堅說,如何定位藝術的當代性精神,首先要有面向未來的全球視野。因此,對傳統進行解構與再造、藝術語言的革新、表達方式的嘗試,對他來說,一切都顯得自然而然。我們不必用「過人膽識」「衝破樊籬」來形容他的探索,因為在他眼中,藝術當與時俱進,與四季輪迴是一個道理,自己做的只是一個藝術家應做的活兒。從身份上看,黃堅無疑是徹頭徹尾的學院派,福建師範大學藝術系畢業,進修於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並在中國藝術研究院做過訪問學者,長期在泉州師範學院任教,嚴格的職業訓練和種種規範規矩沒有讓他成為「套中人」,反而讓他見多識廣,志存高遠。他曾擔任泉州師範學院美術學院副院長、院長達七年之久,按部就班、文山會海的繁瑣事務,管理隊伍、教書育人的本分職責,沒有消磨掉內心深處一畝三分地的「野蠻生長」,這便是一個藝術家之「幸」。不管他承認不承認,我以為黃堅是一個天性好玩的人,一個「見異思遷」的人。他的每次個展,幾乎都是一次全新的亮相,從花鳥到山水,從剪紙到攝影,從黑白畫到民間雕刻研究,不落俗套,另闢蹊徑,玩出新意,正好暗合了他的自由表達與個性追求。

千里江山之二

在全球化語境中,中國畫將走向何方?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李小山的《當代中國畫之我見》曾激起藝術界不平靜的波瀾,「中國畫窮途末路」的結論明顯過於偏激武斷。李小山認為,中國畫的歷史是一部在技術處理上追求意境所採取的形式化藝術不斷完善、在繪畫觀唸經驗上不斷縮小的歷史,當代中國畫家的苦惱、惶惑、反省、深思折射了歷史演變的特點。范寬和朱耷的作品令人讚不絕口,既表明觀者審美觀念先入為主,也表明作品的確引起觀者審美情趣和形式感受上的共鳴。用傳統眼光看待中國畫,只能承認古人的偉大和自己的渺小,所以當代畫家必須從形式框框中突破出來,這一點不無道理。在黃堅的筆下,同樣有山水,但不是范寬作品的精緻模仿,也不是范寬作品的變形處理,而是對經典的一次解構,他自覺地與傳統水墨的空間意識拉開了心理距離。也就是說,他不走別人技術處理的老路,而是在解構過程中與名家大師平等對話。在「致敬」系列中,如對波洛克、草間彌生、蒙特裡安,他更把對話放在更廣闊的國際語境之中。縱觀黃堅的近作,由於時空重構,當代性得到進一步的強調。在現實生活中,時間永遠無法返回,可以重返的只有藝術新的經驗。山還是那座山,四季照樣是春夏秋冬,而我們漫遊在黃堅創造的「山水間」,呼吸到的已不再是古人的氣息。作為一個現代文人,黃堅顛覆了傳統文人的審美情趣,這種變化也有異於他自己以前曾經癡迷的「重返經典」時期的山水營造,呈現出更加私人化的言語表述風格。

地球

一般而言,國畫顏色沉靜素雅,油畫顏色鮮明強烈。黃堅的作品,從作畫工具、點面結合、散點透視、留白處理上一眼可以看得出國畫痕跡,然在命題立意、謀篇佈局、色彩運用、意象營造上突破常規,尤其是山水的著色,大膽使用大紅大綠大黃大紫,打破了常態國畫的主導色調,也不刻意在圖中突出某一座山、某幾朵雲的核心地位。在似與不似之間,他更想要的是整體氛圍的渲染,是不凡氣勢的營造。他的下筆之處,因為沒有具象之物,看起來隨意輕鬆,實則「山」在胸中。顏文梁先生生前論色彩時曾經說過,客觀地辨別色彩,也是靠不住的,因為我們的視覺感官也未必靠得住,正確辨別顏色,要經驗與理論並用、客觀與主觀並用。當代畫家的創造性,很大程度上體現在對於色彩的主觀把握能力上。如果使用色彩全憑客觀,藝術家就會一無主張。陰晴寒暑,時空交替,通過色彩流露出意緒,藝術家傳達了山水之間蘊含的天籟和自己對「夢」的解析,而觀者也獲得了有別於舊文人畫的欣賞價值。
泉州在古代即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之一,文化底蘊深厚,同時也是中國設區市中最大的僑鄉,自古以來便是對外交往的門戶。開放與守望,是泉州文化的兩大特徵。對現當代藝術不倦地探索,是泉州籍藝術家群體顯著的文化先鋒表現,也因此,出現了蔡國強、黃永砯、王明賢、向京、陳文令、呂三川、蘇上舟、吳達新等一批名聞遐邇的知名人物。與他們相比,黃堅邁出的步子沒有他們那麼大、走得也沒有他們那麼遠,但他求索當代藝術的目光一點也不短淺。而且,他還因為教學與研究的需要,投入更多的理性思考,深度梳理現代與傳統、世界性與本土性的相互關係,用心構建屬於自己的文化圖像。有人問,黃堅善變,且涉足美術的諸多領域,是否會「散而不專,專而不強」?對於這一點我並不擔憂。多年前我讀過黃堅對蔡國強、黃永砯的專訪。蔡國強說:「萬變中求不變,搞久了,人家就看到你的規則。」黃永砯說:「所有的發展都能追溯到一種淵源,很難說另起爐灶,藝術家應該不斷自我定位,不斷移動自己。」在喧嘩與躁動的當代畫壇,無論是所謂的價值重估還是視覺革命,都有過理不清說還亂的話題,黃堅既不故意語出驚人,也不會去蓄意製造藝術事件吸引眼球。他那散淡從容的性格,只要有一間畫室、一壺茶、一支煙,就足以讓時間消融,讓激情勃發。一旦藝術家的心境曠達,畫境自然就少了媚塵俗氣,不管是千里江山,還是雨後雲海;是紅磚厝,還是海之島,我們看到的是靈動而活潑的風景,是模糊而清晰的印象。
一百年間,關於中國畫的發展,從劉海粟、林風眠到傅抱石、吳冠中,從谷文達、徐冰到朱新建、一了,創新與爭議一直沒有停止過。傳統水墨面對一個與國際平等交流的當代語境,是筆墨蛻變、脫胎換骨,還是筆墨回歸、倡導復古,我們不要急於去下結論。有一點無法迴避,那就是在多媒體、多元化、全球化的藝術大觀園中,為了讓「水墨精神」閃耀新的光芒,需要許多具有當代意識的中國藝術家共同努力。黃堅作品不斷追求自我超越,不從題材方面與古代「對話」、不與傳統水墨「合作」,其現代性思考和實驗性意義,相信會越來越得到應有的重視。
(郭培明 泉州晚報社副總編輯、泉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

黃堅教授《解構經典——黃堅作品選》正式出版

3月19日,美院黃堅教授《解構經典——黃堅作品選》由海峽出版發行集團福建美術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該作品系《重返經典——黃堅山水作品集》之後又一力作。
該系列作品正如黃堅所言,是「對傳統的解構與再造,藝術符號的重新組織,避開了文化的斷裂性,這只不過是調整文脈的一種走向。若干年後,它也許成為傳統。」作品集中的60余件畫作是他近4年來創作的集中表現,它們體現了一種在解構中與古代大師的對話,將筆墨的抽像和空間的深邃之間的關係進行試驗,也是個人藝術語法的新實踐。這也是基於將藝術視覺放置在核心地位,在空間的探索中把個人情緒隱匿在時間長河裡,創作一種圖式和一種時空,刷新了他的藝術經驗和審美圖式。
黃堅教授出生在具有文化自信的古城泉州,他認為以「當代性」、「全球性」的方式擺脫「傳統」的糾纏,是這座古城面向世界的態度。作為當代藝術家,也應該擁有運用不同語境表達一種精神、當下感受的能力。「時間可以消融,海絲之路文化交流的精神特質卻不能消融」。泉州作為海絲起點,如何再次向「光明之城」進發,他通過藝術和文化的對話和互動,探索當代藝術裡新的故事和作品,這也是他這批作品創作的初衷。(戴鋒)

黃堅:福建泉州師範學院美術與設計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福建省美術家協會山水藝委會委員,中國美協會員,曾多次舉辦個人畫展。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