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9 月 24th, 2021

【泉州专刊】全国人大代表、泉州市长康涛接受《香港商报》专访——   建好国家自创区 凝聚发展新动能


 泉州植物园项目正加快推进。截至目前,园区内所有景观亭、景墙、围墙、庭院灯、管道埋设等主体工程已基本完成,刺桐园、四季园、山茶园、奇趣园、棕榈园等五个园区的景观建设进入攻坚阶段,其中奇趣园已初步对市民开放。(林劲峰 摄)

【记者陈林森报导】福厦泉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获批以来,泉州在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推进体制机制创新等方面,有哪些特点和突破?近日,全国人大代表、泉州市长康涛在北京接受《香港商报》专访时说,习总书记强调,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今年的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对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作出具体部署,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是重要的抓手和载体。泉州将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全省的决策部署,重点在产业和体制两方面先行先试、争取突破。
一是产业,致力在产业转型升级上作示范。康涛指出,泉州的特点是:一手抓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一手抓高科技改造提升传统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方面,重点发展集成电路产业链、化合物半导体产业链、石墨烯产业链。为此,泉州规划建设了泉州半导体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简称「泉州芯谷」),主要涵盖晋江集成电路产业园区、南安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安溪湖头光电产业园区,目前项目建设正快速推进。在这三个园区的支撑带动下,半导体未来将成为泉州又一新的千亿产业集群。高科技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方面,积极引导纺织鞋服、建材家居等传统产业,跟进智能化、石墨烯、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新技术扩散应用,让老树不断发新芽。
二是体制,致力在体制机制上多创新,把各种创新要素集聚到泉州开展创新活动。康涛介绍说,平台建设方面,泉州实施了「大院大所」计划,引进国内高校、科研院所来泉设立高端科技创新平台36个,将全国各地的创新成果进行本地化转化应用。人才培育方面,主要聚焦企业家和创新人才。通过开展一系列企业家培训,力争培养一批泉州未来的龙头企业;通过实施人才「港湾计划」,解决引人留人问题,建设人才的梦想港湾、事业港湾、生活港湾。资金筹措方面,引导民间资本进入科技领域,充分发挥政府性基金的撬动作用。目前,泉州已设立50亿元的产业投资基金,以及集成电路、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等一系列子基金,重点从股权投资、风险补偿、政府增信等市场化手段入手,支持企业自主创新、支持高新技术产业发展。

在永春县城刚建成的大鹏生态公园的木栈道上,附近许多市民在休闲散步著。据悉,去年来,该县在县城中心北侧的大鹏山脉建设占地456亩的集水景观光、花海观赏、休闲运动等功能的生态公园,展现山水和谐的自然情景,打造大型地标式景观,为市民提供一个休闲健身、游憩赏景的好去处,该公园于近日完工。(姚德纯 陈小阳 摄)

中心市区共有古树名木431株
今年将新增2个古树公园

【记者陈淑华、吴清渠、郑智泉报导】记者从泉州市市政公用事业管理局得知,泉州中心市区的古树名木数量目前有431株。
据悉,泉州市政府于1983年、2000年、2017年先后公布三批(次)中心市区古树名木普查名录。前两批的树木集中在老城区,最新一批的古树名木分布地遍及浮桥、江南、金龙、常泰、北峰、东海、城东等地,共125株。
在中心市区第三批古树名木中,一级古树7株,分别是:位于西湖公园服务部旁的榕树,树龄300年;位于北峰招丰石坑篮球场北侧的榕树,树龄350年;位于东海虫寻埔顶路59号门前的榕树,树龄400年;位于金龙古店古圳蔡厝下角1号前的榕树,树龄450年;位于大坪山公园小水潭西南侧、西北侧的榕树各1棵,树龄300年;位于东海宝山洋茂前往山坡路中第2株榕树,树龄300年。二级古树96株,树种为榕树、芒果、马尾松三种。名木22株,树种有南洋杉、榕树、刺桐、龙柏、垂枝榕、高山榕等。
「古树名木生长百年,历经雨雪风霜,承载着几代人、一个村庄乃至整座城市的记忆,是弥足珍贵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每一株古树名木我们都视若珍宝,呼吁全社会来共同保护。」泉州市市政公用事业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多年来,泉州市在新城建设、旧城改造、道路拓宽、房地产开发中,将古树、大树纳入保护和监管范围,尽可能地做到原地保留。
借助正在开展的「泉州市绿化提升三年行动」,泉州市市政公用事业管理局结合古树名木保护,建设一批古树公园。去年年底,市园林管理部门对市区都督巷一棵树冠巨大的垂榕进行枝叶整理,将古榕优美古朴的造型完整展现,在地面铺设红砖、块石,建成了一处占地约900平方米的实用、美观的休憩空间。今年,市市政公用事业管理局还将开发建设七中沟古榕公园、浮桥王宫古榕树群公园等,为市民开辟更多既古朴又现代的休闲活动空间。通过对古树周边环境整治和林下空间梳理,让久居老街深巷的古树名木更好地融入街区休闲活动。

链 接
古树的认定以树龄为主要标准,树龄在300年(含)以上的,认定为一级古树,树龄在100年以上、300年以下的,认定为二级古树。具有特殊的纪念意义或重要历史文化价值的,认定为名木。

日前,丰泽区首届「海丝•蟳埔」民俗文化旅游节在真武庙广场拉开序幕。开幕式上,一场传承古礼的祭海祈福仪式,重现数百年前古泉州港望祭海神的盛大场景。
祭海祈福仪式以传统颂典表演的形式展现祭海的场景,包括「祀海祈祥」「祭海纳福」「海风旌旗」三个环节。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城市,泉州的出海祈风、祭海仪式古已有之。 (王盼琛 摄)

「海丝‧蟳埔」民俗文化旅游节精彩开幕
真武庙重现「祭海」盛典

【记者赖小玲、周湖健、许文龙报导】近日,丰泽区首届「海丝•蟳埔」民俗文化旅游节在真武庙广场精彩开幕,现场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来自五湖四海的宾客齐聚一堂,感受原汁原味的泉州传统文化习俗,共享一场难得的民俗大联欢。
开幕式前,现场摆放的几台钢琴吸引了不少市民关注。这些钢琴琴身上绘制了泉州十八景、蟳埔女、蚵壳厝等海丝文化元素,8名可爱的琴童身着蟳埔女服饰,一起合奏闽南小曲《天黑黑》,并与8位老师一起演绎泉州市市歌《蓝蓝泉州湾》,视觉和听觉的双重盛宴将现场气氛充分调动起来。随着锣鼓声响起,本次文化节的重头戏——「祭海祈福表演」正式开始。活动以传统颂典表演的形式展现祭海的场景,通过「祀海祈祥」「祭海纳福」「海风旌旗」3个环节,集中展示传统祭祀典礼与具有海洋文化内涵的传统文化。
「丰泽是一处扬帆起航的出海口。近年来,我区大力挖掘海丝文化旅游资源,精心培育打造了『海丝、蟳埔女、南少林』三大文化旅游品牌,并形成了一定的美誉度与影响力,尤其是国家级非遗保护项目——蟳埔女习俗更以其独特的民俗风情,成为闽南民俗文化的一朵奇葩,享誉海内外。蟳埔将成为一个盛大的民俗表演舞台。」丰泽区委宣传部长周顺安表示。
一年一度的蟳埔妈祖巡香民俗活动吸引了来自全球的摄像机、照相机以及各地群众的眼球,以此为契机,丰泽区打造了首届「海丝•蟳埔」民俗文化旅游节,以期能够形成丰泽区一年一度的特色品牌活动,进一步挖掘利用丰泽区蕴藏深厚的海丝历史文化资源和蟳埔民俗文化特色,促进现代与传统、时尚与民俗之间的完美融合,打造丰泽独具特色的文化旅游品牌,让更多人了解丰泽、走进丰泽、融入丰泽。
本届文化节同时举办了「寻海丝遗韵 展蟳埔风情」美术摄影展、国家非遗项目蟳埔女习俗展示、福船船模展示,以及各种民俗表演与戏剧歌舞专场。这个周末,不妨到蟳埔村走走,感受海丝丰泽的风采神韵与蟳埔女习俗的独特魅力。

2017年度全省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考评
泉州市排名全省第一

【记者谢曦报导】记者从泉州市住建局获悉,福建省住建厅日前通报2017年度全省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考评排名情况,泉州市以89.3分的平均分排名全省第一。
2017年以来,泉州市按照「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运行、统一管理」的总体思路,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取得新进展。全年完成7个乡镇、266个村庄的农村污水治理,完成65385户三格化粪池新建、改造任务,推动各地策划生成农村污水治理工程包13个,总投资47.4亿元(人民币,下同)。全县域委托第三方运维数量全省最多。全市行政村生活污水治理覆蓋率从2016年的31.4%上升至44.3%。
泉州市出台《全市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三年行动计划》,县(市、区)根据城镇总体规划和村庄布局规划,编制「全覆蓋」的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规划,因村制宜细化治理方案。同时分层分类抓好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城郊型」统一纳入城镇污水处理设施,「集聚型」坚持集中式处理为主,「偏远型」以分散式处理为主。在全力推进农户三格化粪池建设、保障农村生活污水得到基本处理的基础上,市县两级财政配套40万元/村,重点选择村庄集中居住区、水源保护区、流域两侧等重点、敏感区域村庄266个,着力打造三格化粪池+管网+二级处理设施示范工程。
后期运维方面,泉州市培育发展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市场主体,采用一体化打包、分区域打包、多项目打包等形式,推行农村生活污水处理PPP模式,同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委托第三方生活污水运营公司实行专业管理,做到「建成验收一个、长效运维一个」。其中,永春县实施三格化粪池「清掏口」标准化改造试点,探索符合农村实际的「逐户」定期清掏管理机制,属全省首例。
为解决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建设市场投资回报周期长、市场主体吸引力低等问题,泉州市还创新实施「市县财政补一点、乡镇(街道)出一点、社会各界筹一点」资金筹措模式,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第三方运营经费纳入县级财政全额保障。设立农村生活污水治理PPP项目专项奖补资金,市级财政按投资额给予一次性奖励最高300万元。

泉州再次荣膺「国家卫生城市」称号
复审成绩突出获全国通报表扬

【记者郭雅莹、郭惠山、林志仁报导】全国爱卫会日前通报2017年国家卫生城市(区)和国家卫生县城(乡镇)复审结果,泉州再次荣膺「国家卫生城市」殊荣,并因巩固国家卫生城市工作方面成效显著,在复审中成绩突出,成为全省唯一一个获全国通报表扬的城市。
去年,全国爱卫办组织专家对2017年进入复审程序的国家卫生城市(区)进行了评审,对各地上报的国家卫生县城(乡镇)复审结果进行了抽查,重新确认泉州市等100个城市(区)为国家卫生城市(区),重新确认北京市延庆区八达岭镇等114个县城(乡镇)为国家卫生县城(乡镇)。
据介绍,泉州2004年摘得「国家卫生城市」桂冠,2009年、2013年顺利通过全国爱卫办暗访复审,如今第三次通过暗访复审,再次保有「国家卫生城市」殊荣。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此次复审成绩突出,我市与上海市青浦区等8个城市(区)一同被全国通报表扬。
殊荣来之不易。自去年启动新一轮迎接复审工作以来,泉州全市上下高度重视,全民共建共管氛围浓厚。各级各相关部门持续加大创卫投入,明确责任分工,不断强化市政设施整治、绿化管理、公园管理、黑臭水体整治、扬尘整治、道路清洗保洁、垃圾转运等工作,开展多轮拉网式巡查和专项督查,结合省级复查评审和两次权威专家模拟暗访,对标找差、深整细改,市容市貌得到长时有效整治,中心市区农贸市场全面升级,大小餐饮店集中整顿,垃圾收集设施改造经费投入加大,城市绿化景观全面提升,城市卫生面貌有了较大改善,市民文明卫生意识进一步提高。
为了巩固创卫成果,泉州还着力机制创新,专门成立了「泉州市城市管理综合考评中心」,创新建立城市卫生管理「有奖举报」制度,至今累计受理投诉件1.6万件,以电话费充值形式发放奖励金额近36万元;成立人数约1000人的志愿服务队,累计开展了35期志愿服务活动,吸引了众多热心市民和青年学生主动参与,得到了广大市民认可。

闽南

泉州文化名家系列之一@画家黄坚
变化中的恒定     (郭培明)

与这个时代同步,艺术一直在发展着,不管声响大不大,它却存在着丰富的无限的可能性。
与二十多年前相比,今天人们早已不再以「画得像不像」「看懂看不懂」来作为衡量一幅美术作品价值的基本尺度。但是,由于艺术教育缺位,思维惯性使然,加上周边人士的评价影响,观看艺术展览也还没有成为市民的日常生活方式,在经济飞速发展、科技日新月异的当下,对艺术的了解、理解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传统观念阶段。一方面,天天有画展、书法展的消息,看起来文艺园地一片繁荣;另一方面,许多作品毫无新意,甚至俗不可耐。如果二十多年前看到的东西,今天还是那个模样,那么我们何必浪费宝贵的时间往展馆跑,除非它是经典。
读黄坚的画,我每次都有意外和惊喜。且不去草率地评价他的作品的艺术水平,它首先带给你的是视觉的冲击与心灵的感应。自二十多岁时举办黑白画展开始,黄坚始终没有放弃对现代艺术的关注与探索。现代艺术最大的特点也许是提供了一种开放空间,这种空间的开放性,让艺术的形式、方法不断变换,艺术不再被拴在固定的某种样式上,僵化如神像一般,失去活力、亲和力,让人敬而远之,不忍直面。或许有人会说:艺苑没有神像,如何心安理得?灵魂无所依托,日子岂不充满寂寥?艺术是心灵的镜子,一幅画之所以力透纸背,撼动情感,在于艺术语言的表现方式契合了某种心境。曾经看到一幅画,一只小鸟单脚独立于一支枪管之上,小鸟若无其事地向远方眺望。鸟语花香与枪林弹雨、落拓不羁与优雅内敛、战争与和平、存在与毁灭,不同的观者可以有不同的感悟,这就是艺术语言的张力。有一些人人看得懂的画面,则显露出平庸肤浅,这与画家意境不高、语言贫乏有直接的关系。即使是素描这一外部造型艺术的基础,现代素描也强调个人的内心感受方式,比传统素描更加注重形式感。与颠覆取代式的技术进步不一样的是,艺术家用的画笔、颜料、纸张可能没有变化,但是艺术形式必须创新,艺术语言应该转化。

千里江山之二十一

重读一个世纪前胡适的白话诗,你会感受到其语句的幼稚之气,而在当时,已掀起了文坛的惊涛骇浪。当年从巴黎返回国内从事艺术教育的刘海粟,开设的裸体写生课程,引发争议,同样也是惊世骇俗之举。我们今天所见的当代艺术,有一天也会走入传统的行列。所以黄坚说,如何定位艺术的当代性精神,首先要有面向未来的全球视野。因此,对传统进行解构与再造、艺术语言的革新、表达方式的尝试,对他来说,一切都显得自然而然。我们不必用「过人胆识」「冲破樊篱」来形容他的探索,因为在他眼中,艺术当与时俱进,与四季轮回是一个道理,自己做的只是一个艺术家应做的活儿。从身份上看,黄坚无疑是彻头彻尾的学院派,福建师范大学艺术系毕业,进修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并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做过访问学者,长期在泉州师范学院任教,严格的职业训练和种种规范规矩没有让他成为「套中人」,反而让他见多识广,志存高远。他曾担任泉州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副院长、院长达七年之久,按部就班、文山会海的繁琐事务,管理队伍、教书育人的本分职责,没有消磨掉内心深处一亩三分地的「野蛮生长」,这便是一个艺术家之「幸」。不管他承认不承认,我以为黄坚是一个天性好玩的人,一个「见异思迁」的人。他的每次个展,几乎都是一次全新的亮相,从花鸟到山水,从剪纸到摄影,从黑白画到民间雕刻研究,不落俗套,另辟蹊径,玩出新意,正好暗合了他的自由表达与个性追求。

千里江山之二

在全球化语境中,中国画将走向何方?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李小山的《当代中国画之我见》曾激起艺术界不平静的波澜,「中国画穷途末路」的结论明显过于偏激武断。李小山认为,中国画的历史是一部在技术处理上追求意境所采取的形式化艺术不断完善、在绘画观唸经验上不断缩小的历史,当代中国画家的苦恼、惶惑、反省、深思折射了历史演变的特点。范宽和朱耷的作品令人赞不绝口,既表明观者审美观念先入为主,也表明作品的确引起观者审美情趣和形式感受上的共鸣。用传统眼光看待中国画,只能承认古人的伟大和自己的渺小,所以当代画家必须从形式框框中突破出来,这一点不无道理。在黄坚的笔下,同样有山水,但不是范宽作品的精致模仿,也不是范宽作品的变形处理,而是对经典的一次解构,他自觉地与传统水墨的空间意识拉开了心理距离。也就是说,他不走别人技术处理的老路,而是在解构过程中与名家大师平等对话。在「致敬」系列中,如对波洛克、草间弥生、蒙特里安,他更把对话放在更广阔的国际语境之中。纵观黄坚的近作,由于时空重构,当代性得到进一步的强调。在现实生活中,时间永远无法返回,可以重返的只有艺术新的经验。山还是那座山,四季照样是春夏秋冬,而我们漫游在黄坚创造的「山水间」,呼吸到的已不再是古人的气息。作为一个现代文人,黄坚颠覆了传统文人的审美情趣,这种变化也有异于他自己以前曾经痴迷的「重返经典」时期的山水营造,呈现出更加私人化的言语表述风格。

地球

一般而言,国画颜色沉静素雅,油画颜色鲜明强烈。黄坚的作品,从作画工具、点面结合、散点透视、留白处理上一眼可以看得出国画痕迹,然在命题立意、谋篇布局、色彩运用、意象营造上突破常规,尤其是山水的着色,大胆使用大红大绿大黄大紫,打破了常态国画的主导色调,也不刻意在图中突出某一座山、某几朵云的核心地位。在似与不似之间,他更想要的是整体氛围的渲染,是不凡气势的营造。他的下笔之处,因为没有具象之物,看起来随意轻松,实则「山」在胸中。颜文梁先生生前论色彩时曾经说过,客观地辨别色彩,也是靠不住的,因为我们的视觉感官也未必靠得住,正确辨别颜色,要经验与理论并用、客观与主观并用。当代画家的创造性,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对于色彩的主观把握能力上。如果使用色彩全凭客观,艺术家就会一无主张。阴晴寒暑,时空交替,通过色彩流露出意绪,艺术家传达了山水之间蕴含的天籁和自己对「梦」的解析,而观者也获得了有别于旧文人画的欣赏价值。
泉州在古代即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文化底蕴深厚,同时也是中国设区市中最大的侨乡,自古以来便是对外交往的门户。开放与守望,是泉州文化的两大特征。对现当代艺术不倦地探索,是泉州籍艺术家群体显著的文化先锋表现,也因此,出现了蔡国强、黄永砯、王明贤、向京、陈文令、吕三川、苏上舟、吴达新等一批名闻遐迩的知名人物。与他们相比,黄坚迈出的步子没有他们那么大、走得也没有他们那么远,但他求索当代艺术的目光一点也不短浅。而且,他还因为教学与研究的需要,投入更多的理性思考,深度梳理现代与传统、世界性与本土性的相互关系,用心构建属于自己的文化图像。有人问,黄坚善变,且涉足美术的诸多领域,是否会「散而不专,专而不强」?对于这一点我并不担忧。多年前我读过黄坚对蔡国强、黄永砯的专访。蔡国强说:「万变中求不变,搞久了,人家就看到你的规则。」黄永砯说:「所有的发展都能追溯到一种渊源,很难说另起炉灶,艺术家应该不断自我定位,不断移动自己。」在喧哗与躁动的当代画坛,无论是所谓的价值重估还是视觉革命,都有过理不清说还乱的话题,黄坚既不故意语出惊人,也不会去蓄意制造艺术事件吸引眼球。他那散淡从容的性格,只要有一间画室、一壶茶、一支烟,就足以让时间消融,让激情勃发。一旦艺术家的心境旷达,画境自然就少了媚尘俗气,不管是千里江山,还是雨后云海;是红砖厝,还是海之岛,我们看到的是灵动而活泼的风景,是模糊而清晰的印象。
一百年间,关于中国画的发展,从刘海粟、林风眠到傅抱石、吴冠中,从谷文达、徐冰到朱新建、一了,创新与争议一直没有停止过。传统水墨面对一个与国际平等交流的当代语境,是笔墨蜕变、脱胎换骨,还是笔墨回归、倡导复古,我们不要急于去下结论。有一点无法回避,那就是在多媒体、多元化、全球化的艺术大观园中,为了让「水墨精神」闪耀新的光芒,需要许多具有当代意识的中国艺术家共同努力。黄坚作品不断追求自我超越,不从题材方面与古代「对话」、不与传统水墨「合作」,其现代性思考和实验性意义,相信会越来越得到应有的重视。
(郭培明 泉州晚报社副总编辑、泉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黄坚教授《解构经典——黄坚作品选》正式出版

3月19日,美院黄坚教授《解构经典——黄坚作品选》由海峡出版发行集团福建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该作品系《重返经典——黄坚山水作品集》之后又一力作。
该系列作品正如黄坚所言,是「对传统的解构与再造,艺术符号的重新组织,避开了文化的断裂性,这只不过是调整文脉的一种走向。若干年后,它也许成为传统。」作品集中的60余件画作是他近4年来创作的集中表现,它们体现了一种在解构中与古代大师的对话,将笔墨的抽像和空间的深邃之间的关系进行试验,也是个人艺术语法的新实践。这也是基于将艺术视觉放置在核心地位,在空间的探索中把个人情绪隐匿在时间长河里,创作一种图式和一种时空,刷新了他的艺术经验和审美图式。
黄坚教授出生在具有文化自信的古城泉州,他认为以「当代性」、「全球性」的方式摆脱「传统」的纠缠,是这座古城面向世界的态度。作为当代艺术家,也应该拥有运用不同语境表达一种精神、当下感受的能力。「时间可以消融,海丝之路文化交流的精神特质却不能消融」。泉州作为海丝起点,如何再次向「光明之城」进发,他通过艺术和文化的对话和互动,探索当代艺术里新的故事和作品,这也是他这批作品创作的初衷。(戴锋)

黄坚:福建泉州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山水艺委会委员,中国美协会员,曾多次举办个人画展。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