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2 月 3rd, 2020

陳師孟指鹿為馬 蔑視台灣人民智商 德不配位羞死蔡英文 /楚何


文/楚何
蔡英文提名的監察委員陳師孟從被提名時到走馬上任後,手持御史大夫寶劍四處揮舞叫囂要「斬妖除魔」,除的就是放走馬英九的法官,以及讓貪汙阿扁下獄的法官,一時激起法界人士痛批。陳師孟最經典名言就是「阿扁其實是無罪的」,這跟陳水扁的醫療團隊所說「阿扁病得很嚴重」一樣,民進黨最骯髒、最無恥的言論就在於他們一再挑戰與蔑視台灣人民的智商程度,硬是指鹿為馬、顛倒黑白,而民進黨上下竟然一片附和叫好,一群道德淪喪的政客掌握台灣前途,小丑跳樑,蔡英文!羞不羞?
秦始皇死後,二世胡亥即位,丞相趙高野心勃勃,日夜盤算想要篡奪皇位。但是朝中大臣有多少人能聽他擺佈,有多少人反對他,他心中沒底。於是趙高想了一個辦法,準備試一試自己的威信,同時也可以摸清到底有多少人敢反對他。一天上朝時,趙高讓人牽來一隻鹿,滿臉堆笑地對秦二世胡亥說,「陛下,我獻給您一匹好馬。」秦二世一看,心想:這哪裡是馬,這分明是一隻鹿嘛!便笑著對趙高說,「丞相誤邪,謂鹿為馬!」,「丞相搞錯了,這是一隻鹿,你怎麼說是馬呢?」趙高竟然面不改色地說,「請陛下看清楚,這的確是一匹千里馬。」
大臣們都被趙高的一派胡言搞得不知所措,暗下議論是鹿是馬這不是明擺著嗎!但是當他們看到趙高臉上露出陰險的笑容時,大臣們忽然明白了他的用意。一些膽小又有正義感的人都低下頭,不敢說話,因為說假話,對不起自己的良心,說真話又怕日後被趙高所害。有些正直的人,堅持認為是鹿而不是馬。還有一些平時就緊跟趙高的奸佞之人立刻表示擁護趙高的說法,對皇上說,「這確是一匹千里馬!」。事後,趙高以各種手段把那些不順從自己的正直大臣紛紛治罪,甚至滿門抄斬。
陳師孟是外省第二代,加入國民黨30年,曾任中央研究院三民主義研究所研究員,據說祖父陳布雷還擔任過蔣中正文膽,徐蚌會戰中華民國政府失利之後於1948年在南京自殺身亡,算起來,陳師孟與國民黨還算是有淵源的,他一直到1991年才燒掉黨證退出國民黨。不過這樣的奶水淵源,還不及阿扁對他的提拔之恩,很快,陳師孟就找到他的新主子陳水扁,就這樣一路跟隨提拔幹到總統府秘書長。
陳師孟在阿扁落難後一度委屈到電台當主持人,在2011年為了挺在公園追打老人出名的王定宇未獲立委提名而退出民進黨,還辱罵蔡英文說,「蔡英文的競選口號之一是公平正義,可是她對民進黨內部的戰友都無公平公義,她的口號是假的。」曾經叛逃國民黨投奔民進黨的陳師孟,又再一次叛逃民進黨。當時謝長廷辦公室主任林耀文就曾經批評,陳師孟在民主進步黨最痛苦最難過之際退黨,已是叛徒,他不應該、也沒資格再將砲口向內。
幾年後,蔡英文不計前嫌,或許是心虛無法對扁系人馬交代,因而提拔了陳師孟,現在陳師孟已經是蔡英文欽點的御史大夫,又是阿扁的貴人(陳師孟自爆是阿扁親口向他說的),面對陳師孟的脫口秀,滿朝綠官無人敢挺身說,「陳師孟,你錯了」。對比指鹿為馬的故事,蔡英文就像現代秦二世胡亥,陳師孟更像是現代趙高了。
陳水扁是國際認證的貪汙犯,是台灣第一位因貪汙案入獄的總統,揚名海內外,陳師孟竟然可以說阿扁是無罪的,他就任監委後,第一個要追究調查的就是將阿扁入獄的法官。多數有法律常識的人都會認為陳師孟是在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稍微正常的普通人都不能接受這種說法,說白了,陳師孟就是在為他的主子阿扁報仇雪恨,要殺盡「陷害」陳水扁的法官,他還特別標示這些法官是只辦綠不辦藍。這樣的邏輯,正如蔡英文所說要推動轉型正義,卻只針對國民黨開刀,要的只是滅絕政治敵手,哪是嘴裡所說那麼正義凜然、義薄雲天呢?
當「阿扁其實是無罪的」這句話由陳師孟嘴裡說出時,就像趙高帶著長角的小鹿向胡亥說,「這是一匹好馬」一樣的場景。蔡英文竟也不敢反駁,朝臣綠官們也膽小如鼠噤不做聲,拿過阿扁髒錢好處的扁系死忠民代一片附和叫好。只有藍營立委裝腔作勢狗吠兩聲,有人罵得大聲,陳師孟越是高興得意,冷笑應對千夫指,汝等奈我何?真如世人言,樹無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戰國時期著名的詩人屈原深得楚懷王的信賴,引起貴族上官大夫靳尚和令尹子蘭的不滿,他們顛倒黑白,惡意中傷和誣陷屈原,使得屈原被流放到湘水地區,屈原報國無門,只好投江而死,只怕到了現代,台灣政壇官場連一個屈原都沒有了。(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