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4 月 14th, 2021

陈师孟指鹿为马 蔑视台湾人民智商 德不配位羞死蔡英文 /楚何


文/楚何
蔡英文提名的监察委员陈师孟从被提名时到走马上任后,手持御史大夫宝剑四处挥舞叫嚣要「斩妖除魔」,除的就是放走马英九的法官,以及让贪污阿扁下狱的法官,一时激起法界人士痛批。陈师孟最经典名言就是「阿扁其实是无罪的」,这跟陈水扁的医疗团队所说「阿扁病得很严重」一样,民进党最肮脏、最无耻的言论就在于他们一再挑战与蔑视台湾人民的智商程度,硬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而民进党上下竟然一片附和叫好,一群道德沦丧的政客掌握台湾前途,小丑跳梁,蔡英文!羞不羞?
秦始皇死后,二世胡亥即位,丞相赵高野心勃勃,日夜盘算想要篡夺皇位。但是朝中大臣有多少人能听他摆布,有多少人反对他,他心中没底。于是赵高想了一个办法,准备试一试自己的威信,同时也可以摸清到底有多少人敢反对他。一天上朝时,赵高让人牵来一只鹿,满脸堆笑地对秦二世胡亥说,「陛下,我献给您一匹好马。」秦二世一看,心想:这哪里是马,这分明是一只鹿嘛!便笑着对赵高说,「丞相误邪,谓鹿为马!」,「丞相搞错了,这是一只鹿,你怎么说是马呢?」赵高竟然面不改色地说,「请陛下看清楚,这的确是一匹千里马。」
大臣们都被赵高的一派胡言搞得不知所措,暗下议论是鹿是马这不是明摆着吗!但是当他们看到赵高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时,大臣们忽然明白了他的用意。一些胆小又有正义感的人都低下头,不敢说话,因为说假话,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说真话又怕日后被赵高所害。有些正直的人,坚持认为是鹿而不是马。还有一些平时就紧跟赵高的奸佞之人立刻表示拥护赵高的说法,对皇上说,「这确是一匹千里马!」。事后,赵高以各种手段把那些不顺从自己的正直大臣纷纷治罪,甚至满门抄斩。
陈师孟是外省第二代,加入国民党30年,曾任中央研究院三民主义研究所研究员,据说祖父陈布雷还担任过蒋中正文胆,徐蚌会战中华民国政府失利之后于1948年在南京自杀身亡,算起来,陈师孟与国民党还算是有渊源的,他一直到1991年才烧掉党证退出国民党。不过这样的奶水渊源,还不及阿扁对他的提拔之恩,很快,陈师孟就找到他的新主子陈水扁,就这样一路跟随提拔干到总统府秘书长。
陈师孟在阿扁落难后一度委屈到电台当主持人,在2011年为了挺在公园追打老人出名的王定宇未获立委提名而退出民进党,还辱骂蔡英文说,「蔡英文的竞选口号之一是公平正义,可是她对民进党内部的战友都无公平公义,她的口号是假的。」曾经叛逃国民党投奔民进党的陈师孟,又再一次叛逃民进党。当时谢长廷办公室主任林耀文就曾经批评,陈师孟在民主进步党最痛苦最难过之际退党,已是叛徒,他不应该、也没资格再将砲口向内。
几年后,蔡英文不计前嫌,或许是心虚无法对扁系人马交代,因而提拔了陈师孟,现在陈师孟已经是蔡英文钦点的御史大夫,又是阿扁的贵人(陈师孟自爆是阿扁亲口向他说的),面对陈师孟的脱口秀,满朝绿官无人敢挺身说,「陈师孟,你错了」。对比指鹿为马的故事,蔡英文就像现代秦二世胡亥,陈师孟更像是现代赵高了。
陈水扁是国际认证的贪污犯,是台湾第一位因贪污案入狱的总统,扬名海内外,陈师孟竟然可以说阿扁是无罪的,他就任监委后,第一个要追究调查的就是将阿扁入狱的法官。多数有法律常识的人都会认为陈师孟是在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稍微正常的普通人都不能接受这种说法,说白了,陈师孟就是在为他的主子阿扁报仇雪恨,要杀尽「陷害」陈水扁的法官,他还特别标示这些法官是只办绿不办蓝。这样的逻辑,正如蔡英文所说要推动转型正义,却只针对国民党开刀,要的只是灭绝政治敌手,哪是嘴里所说那么正义凛然、义薄云天呢?
当「阿扁其实是无罪的」这句话由陈师孟嘴里说出时,就像赵高带着长角的小鹿向胡亥说,「这是一匹好马」一样的场景。蔡英文竟也不敢反驳,朝臣绿官们也胆小如鼠噤不做声,拿过阿扁脏钱好处的扁系死忠民代一片附和叫好。只有蓝营立委装腔作势狗吠两声,有人骂得大声,陈师孟越是高兴得意,冷笑应对千夫指,汝等奈我何?真如世人言,树无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战国时期著名的诗人屈原深得楚怀王的信赖,引起贵族上官大夫靳尚和令尹子兰的不满,他们颠倒黑白,恶意中伤和诬陷屈原,使得屈原被流放到湘水地区,屈原报国无门,只好投江而死,只怕到了现代,台湾政坛官场连一个屈原都没有了。(本文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