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1 月 29th, 2020

導論 土地 就是故鄉 不默生

導論。

老殘「生命的終極目標」是什麼?老殘曾經窮思猛想,想要在其殘破潠月中尋求答案,而總不可得!
「有需要此生中一定要得到正確答案嗎?」曾不只一次的捫心自問,也曾不止一次的得不到答案。老殘就此過著懵懵懂懂的生活,生命就這樣浪費在無謂的追索當中,到頭來,老殘仍然一片空茫。
對自己生命來源的追索,其實並非毫無意義的事,他想要探索自己最初的來源本質是什麼?尤其,當他現在有了女兒之後的血緣繼承者,「外孫女」的誕生,在老殘臨老之際,「她的誕生」對老殘生命的激勵是何等重大;在他心底引發的震盪無人能解,或許是「血緣」傳承的淵源;或者那是一種生命的延續?這是老殘從未思考過的嚴肅問題,那就是所謂「生機再現」的自我論述。
看著新的生命,在宇宙間繼起,老殘的「生機再現」由此而起,而且導致他那既老又殘的身軀,又重燃生機。其實,他是一個長於思考未來的老人,不同於其他同年齡層的老人,他仍然想不斷創新自我,他一直不想原地踏步不前,他不斷告誡自己:「原本單薄的生命,只能靠自己不斷的努力,才能勉為其難的存活下去,剩餘的生命不得再出丁點差池啊!」
老殘如今的歲月,掐指可數,這是老殘心中十分明白的現況,要如何「維持現狀」?或者說讓已然既老又殘的身軀,能發揮更尖端;更極致的作用?在這風中殘燭般的歲月,每消逝一日;老殘的心便愈糾結一日。這樣的生活還要持續多久?
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老殘猶如風中的菅茫,風起:四處飛揚無止境;風停:隨處散落方寸間。那芒花白茫茫一片,四界都是它的故鄉,而,老殘心想:自己的故鄉呢?一片茫茫無處覓啊!
老殘因此掩卷而思,突然想起文學前輩葉石濤老師曾經說過:「我們所站立的土地,便是我們的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