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1 月 26th, 2020

白河野溪崩塌毀筍園 陳亭妃實勘

六溪里三重溪段激流吞噬果園土方,龍眼樹根裸露出來。(鄭特派攝)

六溪里三重溪段激流吞噬果園土方,龍眼樹根裸露出來。(鄭特派攝)

【鄭特派台南報導】白河區六溪里野溪長期疏於疏濬維護,河床如叢林,緊鄰筍園的土堤不禁風吹雨淋土崩瓦解,筍農擬以舊輪胎築堤自力救濟,卻可能成為登革熱病媒蚊溫床,陳亭妃31日偕水利局台南分局長傅桂霖、河後援會長吳鑽炎、六溪里長張峰旗、永安里長黃輝虎等人實地勘查,中央將分2期興築混凝土駁坎,保護筍園與龍眼果園土方不流失,農民終於盼到具體維護措施,高興的跳起來。
白河六溪里遍布丘陵野溪,接近原「台影」影城的六溪段野溪,水利整治經費從未及於此地,兩側土堤長期疏於維護陸續瓦解,洪汛期激流沖刷鄰近筍園、龍眼果園土方,甚至變成深不可測的大池塘,農民在園區工作均提心吊膽。水患過後,為了維護自行回填的土方,筍農自行蒐集舊輪胎準備興築堤防,自力救濟排除困境,然而舊輪胎卻可能形成登革熱防疫漏洞,令人憂心。
其次,六溪段野溪除了始終不見堤防等硬體設施之外,因長期沒人投以關愛眼神,缺乏整治作為,河床上雜木叢生,長出高兩層樓高的椰子樹,在洪汛期將嚴重阻礙暢流,以往當地居民常自嘲「內山做大水」,此一情況極可能為下一個水淹山頂埋下伏筆。另外,六溪里三重溪段兩年前水保局施作部分駁坎工程,鄰接的土堤沒駁坎保護,果園土方被吞噬,導致龍眼樹根裸露出來,怵目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