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1 月 17th, 2021

白河野溪崩塌毁笋园 陈亭妃实勘

六溪里三重溪段激流吞噬果园土方,龙眼树根裸露出来。(郑特派摄)

六溪里三重溪段激流吞噬果园土方,龙眼树根裸露出来。(郑特派摄)

【郑特派台南报导】白河区六溪里野溪长期疏于疏濬维护,河床如丛林,紧邻笋园的土堤不禁风吹雨淋土崩瓦解,笋农拟以旧轮胎筑堤自力救济,却可能成为登革热病媒蚊温床,陈亭妃31日偕水利局台南分局长傅桂霖、河后援会长吴钻炎、六溪里长张峰旗、永安里长黄辉虎等人实地勘查,中央将分2期兴筑混凝土驳坎,保护笋园与龙眼果园土方不流失,农民终于盼到具体维护措施,高兴的跳起来。
白河六溪里遍布丘陵野溪,接近原「台影」影城的六溪段野溪,水利整治经费从未及于此地,两侧土堤长期疏于维护陆续瓦解,洪汛期激流冲刷邻近笋园、龙眼果园土方,甚至变成深不可测的大池塘,农民在园区工作均提心吊胆。水患过后,为了维护自行回填的土方,笋农自行蒐集旧轮胎准备兴筑堤防,自力救济排除困境,然而旧轮胎却可能形成登革热防疫漏洞,令人忧心。
其次,六溪段野溪除了始终不见堤防等硬体设施之外,因长期没人投以关爱眼神,缺乏整治作为,河床上杂木丛生,长出高两层楼高的椰子树,在洪汛期将严重阻碍畅流,以往当地居民常自嘲「内山做大水」,此一情况极可能为下一个水淹山顶埋下伏笔。另外,六溪里三重溪段两年前水保局施作部分驳坎工程,邻接的土堤没驳坎保护,果园土方被吞噬,导致龙眼树根裸露出来,怵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