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1 月 26th, 2020

【導論】司法不公及冷血 伍忠信

2011年幼童王昊遭虐死案,一干惡徒以傷害致死罪判刑定讞,王昊姑姑去年11月聲請再審。高檢署根據新的法醫報告向高等法院聲請再審,創檢方首度為被害人聲請再審紀錄,但高院裁定駁回。為王昊冤情奔走數年受盡折磨的王薇君泣訴「司法對於兒童生命權的捍衛,竟是如此無視,法從來沒有給殘酷事件受害孩子的機會和公道」。一語道破台灣司法的不公以及冷血寡義。
王昊不僅遭惡徒施打毒針致死,過程已是凌遲慘無人道,報導說這些惡徒「拿燒紅的鐵釘燙他腳底,持鐵鎚打他鼻子和四肢,還拔指甲,凌虐半個多月。劉、周不但讓王昊吸食安非他命,男童左手臂也被施打海洛因,2011年11月1日深夜王昊被送醫急救前死亡。」法院二三審居然說這些惡徒尚有天良,而且只是過失致死,不僅未判死刑,連勉可交代的無期徒刑都放過,僅輕判十幾年。
王昊審判過程恰好坐實「一審重判、二審輕放、三審豬腳麵線」的民間說法,更對號出「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台灣司法潛規則。從兇徒對一個兩歲的幼童以凌遲方式處死的殘忍手段,這干惡徒較社會認知的所謂殺人魔,變態行逕更有過之,但二審法官卻認為「良心未泯」,三審照單全收,說法官受到收買,應屬合理懷疑。
美國司法採陪審團制,高明的律師如果法理精通辯才無礙,是被告脫罪或輕判關鍵;台灣律師也有類似關鍵地位,但因審理制度法官一切說了算,而且司法風氣有別,高明的律師如果深懂「有錢判生」之道,透過適當管道或人物,就可以讓法官成為化身恐龍,連殺人魔都可以說成天良未泯。
台灣所有的虐殺童案,兇徒最後都在人權單位施壓以及有錢判生的通則下輕判,王薇君悲喊「司法對於兒童生命權的捍衛,竟是如此無視、從未給受害孩子的機會和公道」,更是台灣司法通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