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2 月 2nd, 2020

【平潭專刊】追尋嵐島芳華 記取崢嶸歲月

夢想的升級是復橋

【記者翁愷悅報導】如果說陳菊生是平潭第一代攝影師,那麼柯建,無疑就是平潭第二代攝影師的領軍人物。有人說,柯建的作品是回望平潭歷史的窗口。定格在他鏡頭下的,是平潭發展大潮中一張張普通人的面孔,是一個群體和一座城市前行的步履。每一張打著時光印記的照片,都投映著平潭發展的每一處歷史節點。

以人入心 攝影源自生活
翻開老相冊,時光宛若穿越回膠片時代,海山嫂、捕魚翁、垂髫小兒時髦郎……柯建早期的攝影多為人像,微微泛黃的相片似在訴說著塵封的歷史,一張張生動的臉龐依然鮮活,一個個勞作的場景依舊熱火朝天。這個上世紀的海外小島,以一種平和寧靜又不失開放包容的姿態展露畢現。

北港石頭厝

追隨風的身影,1984年,柯建調入平潭風力發電站開始潛心從事科研工作。平潭風電起步早、發展快,柯建所拍下的風機數量,也成了全國之最。數十年來,他用鏡頭細數平潭風力發電的發展歷程。終年盤旋於頂的平潭海風,在柯建的鏡頭下,便是一組組大小不一的風機。從安裝到運行,從過去到現在,柯建用鏡頭語言,化作平潭風力發電的變遷史。
膠片的特性使然,注定每一次成像都可能伴隨著失敗。但隨之而來的,是由膠片特質帶來的化學反應,更讓人感受到影像的溫度、速度、溫柔和憤怒。「拍攝膠片,光圈速度的把握很重要,這都要依靠經驗來判斷。」柯建說,「用心生活就是最好的攝影手法。」

百年夢從這裡開始

以景寫意 定格海洋情結
柯建的攝影,緣結於風,停駐於海。這片蔚藍的沃土孕育了海洋文化,更是柯建鍾情一生的攝影基地。拉網捕魚、討小海、拾貝垂釣、金色沙灘……柯建一次次將鏡頭對準漁耕農作的場景,海洋的氣息拂面而來。即使是拍石頭厝,鏡頭裡也總有一個角落為大海預留。「和大海有關、與漁業掛鉤的攝影作品才是平潭。」柯建說。

俯看伯塘

縣攝影協會成立後,身為協會主席的柯建,常常帶著協會成員走遍嵐島采風。「平潭是拍不完的,何必再繞道去外地取景。」在柯建眼中,平潭是個絕佳的攝影基地,無論是嵐島的自然風情,還是獨具特色的海島文化,都能賦予拍攝者取之不盡的靈感。
如今的北港村遊人如織,鮮為人知的是,北港之所以名聲大噪也與攝影師們休戚相關。發現美、定格美,快門閃動間,也將北港的旖旎風光遙遙相傳。全國各地的攝影愛好者們扛著「長槍短炮」慕名而來,文藝聖地北港村一炮而紅。攝影師們在此拍攝的照片,也屢屢斬獲各類攝影獎項。

海帶收成季節

「攝影並非只是按快門那麼簡單。」拍攝海壇天神時,柯建帶著會員們駕駛兩部車奔赴南海大島,再輾轉渡船才得以登臨小島。「這一張照片至少需要花費兩天時間。如果天氣不好,甚至還要第二次、第三次地去,直到拍攝到滿意的照片為止。」柯建說。

以城為業 鏡頭記錄歷史
業已花甲的柯建,如今正醞釀著一件「大事」。發展的浪潮向這座新城湧來,平潭日日都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柯建想做的,就是用相片留住平潭在大開發大建設之前的原貌,還原歷史變革的每一個瞬間。
數年來,柯建與協會會員們分赴各個鄉鎮,鑽入最艱深的鄉間小道,踏尋最原始的海島風光。山光海濤、人文風俗,均有涉獵。他的照片裡,有元宵抬轎踩街的熱鬧場面,也有平潭交通的變遷史,有老房拆遷前的舊時風貌,也有金井灣新區從吹沙造地到高樓崛起的全過程。每一幀定格的畫面,都給予平潭人回味和驚喜。這些光影記錄下的對比與變遷,是平潭經濟社會發展的佐證,也讓平潭人揮之不去的故土情結得以紓解。

海帶姑娘

「我們分成自然、人文、民宿等多個專題進行拍攝。」柯建說,「現在還需要繼續完善拍攝過程和內容,保證每個專題都出精品,像外海作業的照片我們就比較缺乏。」柯建想做的不止於此,他希望建立一個平潭攝影作品精品庫,既便於瀏覽觀賞,也將平潭以圖像的直觀形式向外界展示。
透過柯建鏡頭看平潭,那些你不經意間忽視的畫面,那些時光交錯裡的自然密語,那些時代發展的波瀾壯闊,它們不動聲色,卻強而有力。

  本期拍客 柯 建
  柯建,平潭資深攝影師,平潭攝影家協會主席。
  行走的理由:記錄歷史,保留芳華,柯建用腳丈量嵐島的城市與村莊,用鏡頭記錄時代的發展變遷,其攝影作品曾多次榮獲省、市級攝影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