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1 月 27th, 2020

導論 官警酒駕高舉輕放 伍忠信

導論。

刑事局警官張博鈞在高雄酒駕闖禍,將一大堆機車像保齡球般撞散滿地,還重傷6人。轄區警方處理說酒測值僅稍超標。這人是警政署長陳家欽親信愛將,從高雄帶到署裡掛名刑事局,卻安置身邊使喚,此次衣錦榮歸,卻在老巢樂極生悲。
陳家欽說感到震怒以及痛心。震怒是假,痛心或許難免,心腹愛將闖了大禍,如何處理將讓他左右為難。高雄警方顯然有意高舉輕放,責任則推給上級,最後刑事局看陳家欽面子僅以調職記過了事。至於損壞一堆機車保齡球的賠償,以民進黨處理慣例,應該會由刑事局以國賠了事。
警方是酒駕的執法鋒線,但警方人員酒駕肇事經常可見。不知是否有官方統計警官或員警的酒駕率到底有多高,但實際數字保證比官方所呈現的高數倍,因為警方人員酒駕都是出了大事以後才曝光,也就是說警方處理人員遮也遮不住,像此次張博鈞將機車當保齡球衝撞,因茲事體大,警方無法私了。一般官警酒駕如果不出事,縱使遇到臨檢,值勤的自家人也會暗中放水。
從官警經常酒駕肇事,就可知酒駕文化在警界的習以為常。此間牽扯到員警的習性以及勤務所需,尤其刑事人員跟江湖道上線民經常以聲色犬馬攀交情套情報。儘管高層三令五申不得酒駕,我行我素的到處都是。
警方人員酒駕出事後往往轟動一時,但事件過後人們的關注力隨著時間逐漸淡忘,許多官警在輕罰後輕輕解套,仍然在警界好漢一條繼續廝混,關係好的還照樣平步青雲。
此次陳家欽愛將張員未來境遇應不出此套路,記了過後沉潛一陣子,等大家都淡忘了,再從冷凍庫啟出重用;別忘了陳家欽是花媽陳菊嫡系大將,如今中央百官花媽人馬占了半數以上,連遭判刑的前科犯都可以當經濟部政次,張博鈞的酒駕事件,也只不過是餅屑一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