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1 月 17th, 2021

导论 官警酒驾高举轻放 伍忠信

导论。

刑事局警官张博钧在高雄酒驾闯祸,将一大堆机车像保龄球般撞散满地,还重伤6人。辖区警方处理说酒测值仅稍超标。这人是警政署长陈家钦亲信爱将,从高雄带到署里挂名刑事局,却安置身边使唤,此次衣锦荣归,却在老巢乐极生悲。
陈家钦说感到震怒以及痛心。震怒是假,痛心或许难免,心腹爱将闯了大祸,如何处理将让他左右为难。高雄警方显然有意高举轻放,责任则推给上级,最后刑事局看陈家钦面子仅以调职记过了事。至于损坏一堆机车保龄球的赔偿,以民进党处理惯例,应该会由刑事局以国赔了事。
警方是酒驾的执法锋线,但警方人员酒驾肇事经常可见。不知是否有官方统计警官或员警的酒驾率到底有多高,但实际数字保证比官方所呈现的高数倍,因为警方人员酒驾都是出了大事以后才曝光,也就是说警方处理人员遮也遮不住,像此次张博钧将机车当保龄球冲撞,因兹事体大,警方无法私了。一般官警酒驾如果不出事,纵使遇到临检,值勤的自家人也会暗中放水。
从官警经常酒驾肇事,就可知酒驾文化在警界的习以为常。此间牵扯到员警的习性以及勤务所需,尤其刑事人员跟江湖道上线民经常以声色犬马攀交情套情报。尽管高层三令五申不得酒驾,我行我素的到处都是。
警方人员酒驾出事后往往轰动一时,但事件过后人们的关注力随着时间逐渐淡忘,许多官警在轻罚后轻轻解套,仍然在警界好汉一条继续厮混,关系好的还照样平步青云。
此次陈家钦爱将张员未来境遇应不出此套路,记了过后沉潜一阵子,等大家都淡忘了,再从冷冻库启出重用;别忘了陈家钦是花妈陈菊嫡系大将,如今中央百官花妈人马占了半数以上,连遭判刑的前科犯都可以当经济部政次,张博钧的酒驾事件,也只不过是饼屑一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