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2 月 4th, 2020

社論 台北市選局國民黨成了路人甲?

社論。

民進黨立委姚文智舉辦的「機蛋大遊行」,訴求「自己的市長自己選,柯文哲掰掰」,參與的「柯黑們」據統計有上萬人,25位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中,僅4人未到場,包括前副總統呂秀蓮等也共同參與這場反對禮讓柯P大活動,擺明了和中央的決策挑戰。民進黨下個月將決定北市的選戰決策,這項活動是否會動搖蔡英文的堅持,有待觀察。
在此同時,國民黨四名台北市長參選舉行電視辯論,收視率奇差。其中屢戰屢敗的丁守中說是他人生最後一戰,選輸了將從此退出政壇。風蕭蕭兮易水寒,訴諸悲壯,但跟政治現實相去甚遠。國民黨四名參選人橫看豎看,要跟綠營對仗應遠非對手,縱使蔡柯不合,民進黨自起爐灶,國民黨若以這四人之一參戰,都將排名第三名之外。
這也讓人質疑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到底在做何盤算?民進黨在新北的情勢較國民黨在台北市更糟,最終卻能勸出奇兵九千歲蘇貞昌出來,和聲勢如日中天的侯友宜一決勝負,而且聲勢迅速拉高;台北市國民黨卻按兵不動,中央始終冷眼旁觀毫無動作,黨內焦慮者大有人在,莫不希望能推出人品聲望能和柯P一敵的人選,但從傳聞的張善政到一度看好的蔣萬安,最終都無疾而終。
國民黨的困境在財務經黨產會清算殆盡後一窮二白。競選需要龐大經費,國民黨的黨產經黨產會大清算後,很可能在選舉期間「暫支」給執政當局做權宜運度,反正民進黨大權在握,運用行政技巧五鬼大挪移也並非不可能,只要選戰打贏,政權持續,未來帳本仍是他們在寫。蘇貞昌能毅然答應違諾出馬,固然有其私人政治利益算計,但花媽的勸進條件裡,糧草供應的取之不盡絕對是條件之一。
相較之下,國民黨財務的窘境畢露,縱使北市有優秀人才也可能因後援不足而壯烈犧牲。韓國瑜曾上演過北上登記參選假動作的鬧劇,後來他坦承是要向中央要起碼的「一碗滷肉飯」。韓國瑜是吳敦義欽點到高雄參選的大將,當初必然給過提供奧援的承諾,韓國瑜於最終會出現驚人之舉,等於刷了吳敦義的臉,其實何嘗不是顯示吳敦義對於財務調度的束手無策?
韓國瑜如果連滷肉飯都討得如此辛苦,未來赤手空拳對上民進黨金光閃閃百萬雄師的局面已可預見,結局如何更讓人不忍想像。台北市綠營至今仍在嚴重內鬨,原本對藍營是一大機會,但前提是要有人有資源。說到人才,外來的孫大千、張顯耀固然優秀,但兩人遠離自身所屬的艱困選區跑到台北打天下,再如何將政見說得天花亂墜,也欠缺說服力。
很早以前藍營就有呼聲希望徵召張善政,但中央毫無意願。現在民進黨使盡所有手段卡管,又有人一廂情願希望民進黨拔管成功後,國民黨能勸進他參選北市長。管爺或許有贏的個人條件,但黨中央的欲振乏力,類似管爺般的人才看在眼裡,恐怕沒人願冒傾家蕩產之險參與一場毫無後援的選戰。
吳敦義當初極力參選黨主席之時,國民黨已經遭黨產會追殺至窮途末路之境,他必然清楚年底大選財務的困境,難道沒有綢繆因應之計?北市選局綠營鬧得沸沸揚揚,仍充滿勝算,國民黨則明顯邊緣化。也難怪國民黨中生代紛紛自組連線以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