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2 月 4th, 2020

導論 警消不服從? 張郎

導論。

立法院審查軍人年改修法草案,三千多退休警消、軍公教人員發動警消不服從的抗爭,凸顯對年改惡法的抗議,遊行時,民眾數度和警方發生衝突對峙,氣氛火爆。剛好有兩名員警在國道因公殉職,下午卻是退休的軍公教警消團體走上街頭,發動警消不服從遊行陳抗,兩相對照,讓人覺得很無奈。七月一日就要上路的年金改革,已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了,但對屬於危勞工作的警消人員,政府如何讓他們沒有後顧之憂,必須嚴肅以對。不過,國內警察因公死亡比率,國道警察已是高居各單位之首,此外,台灣用警察用得太凶,卻不知道怎樣疼惜這群拚命保護人民的警察,甚至還處處打壓,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這樣濫用警察,又如此羞辱警察。
蔡政府違反信賴保護原則,大幅刪減軍公教警消的退休金,而且還大肆羞辱軍公教警消、製造世代仇恨,尤其在進行年金改革之餘,還對軍警公教人員進行分化,更是可議。終生奉公守法的退休警消,為什麼不服從,為什麼要上街頭?無非是要向蔡政府提出要求,希望同工同酬,警消國安能夠比照軍人,同時期盼年改暫停,檢討修法,軍公教勞同步上路。
目前的員警,多數是家中經濟支柱,一旦死亡或是重傷,全家生活根本難以為繼,可悲的是,政府還砍了他們的退休金,難怪警消人員心寒。蔡政府推動軍公教年金改革時,把軍人年金和公教脫鉤,便是著眼於軍人工作性質特殊,沒有所謂的上下班之分,所以另有一套長留久用的軍改制度。但和軍人比較,警消的危險性應是相同,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政府不應輕忽漠視才對。
許多在年改中無法站出來為自己爭權益的因公傷病殘的警消,他們多半僅靠月退俸、十八趴優存、同仁樂捐互助,勉強苟活。在新制上路後,優存今年減半、明年歸零,逐年下降的退休金,又如何因應上增的醫療看護費用?因此,再怎麼野蠻,也不應該扼殺這群為國犧牲、因公傷病殘的警消的生機,他們都應該要以舊制保障,直到終老。內政部為了化解警消不服從的抗爭,卻可能崩解了警察組織文化,造成無人做事、無責願負、沒大沒小,這豈是警察之幸、人民之福?警消又豈在乎內政部如此的摸頭小惠,只要年改沒有還我警消尊嚴,給予公平對待,所謂上街抗爭,還是勢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