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2 月 2nd, 2020

導論 那遙遠的故事 不默生

導論。

小星星,老殘直系血緣關係的外孫女,她帶著眾人的歡喜,來到人間,老殘的母親,也因增添第四代,正式升格為「阿祖」,每次看到她見到小星星時,那臉上的特殊表情,在老殘眼中讀來,有特殊況味,那生命過往,曾經所有的追求,老殘終於能有所頓悟;他深深悟及:老母親內心深深地感受,那遙遠的記憶,似乎又幽幽邈邈;回到母親腦海。母親內心翻騰的,是青春戀情的漪妮,如巨浪般,不時要翻起她少女戀情的記憶;那記憶極少有人讀懂。
老殘曾經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在故鄉療癒病體,曾經和母親過著朝夕相處的生活,在老殘內心,用旁人不同角度觀察母親。在老殘細微的解析底下,深覺,其實母親的思惟,比任何人還要細膩,只是她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也許這正是她身為「養女」身份,所養成的生存警覺吧!
然而,令老殘慚愧的是:自己何嘗傳承母親堅毅的精神於萬一?母親意志力的堅持;以及對事情看法的「擇善固執」等等,老殘自覺都不及母親的勇毅。如果,自己這一路行來的人生路上,能夠傳承母親的特質?可能,老殘就不至於成為「老殘」;老殘的晚年或者會有另番景象。
從小星星的童真無邪;聯想到老母親的堅毅生命;又從母親的處遇,觸及老殘自身現況,這一連串的「聯想」,一直以來,都存在於老殘心理,這樣的聯想,也活脫脫成為老殘文學創作的嚴謹素材。
小星星之所以叫做小星星,那是老殘童稚時期遙遠的故事,那時候,每當夏夜,老殘總要陪伴阿公在曬穀場上乘涼。祖孫倆一老一少在曬穀場上,叮噹細語,阿公漏風的嘴裡,有許多精彩的客家故事,阿公心血來潮,還會哼上兩首客家兒歌,阿公的「月光華華,細妹煮茶,屘姑搋椅,人客喫茶…….。」到現在我還能朗朗上口。
阿公說,我們世上的每個人,都是天上的「一蕊星星」,每一蕊星都有屬於它的故事,這句話我一直把他放在心裡,一直到如今自己當了阿公,我便把第一個外孫女取個小名:「小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