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1 月 30th, 2020

社論 反軍人年改失焦 八百壯士何去何從?

社論。

反軍人年改竟成脫序變成暴力攻擊,立法院進行軍改修法公聽會,反軍改的八百壯士號召民眾到場抗議,其中大約卅多名群眾有備而來,頭戴面罩、手持鐵鍊、油壓剪,一聲令下就突襲立院、拉倒鐵門,和警員爆發混戰,在混亂中連採訪媒體記者都挨打,數波衝突總共造成八十四名員警、十一位記者受傷。警政署長陳家欽下令闖入立院者一律逮捕,共約六十三人遭警方壓制管束。顯然這起暴力行為使得反年改真的失焦了。
軍人年改引爆激烈陳抗,蔡英文說為展現維持社會秩序、國民安全的決心,警政署已經下令施暴的現行犯一律逮捕,絕對不會寬貸。蔡也強調政府不會在暴力下低頭,改革會堅持到底。八百壯士昨天已宣布解散,同時退出立院。吳斯懷表示絕不放棄警局弟兄,弟兄都有義務律師幫忙,這次,活動暫時告一段落,擇期再戰。
但藍委昨天持續在立院阻礙會議進行,逼迫綠委宣布散會。藍委也痛批民進黨政府是假改革、真鬥爭,希望政府是用一套標準,怎麼對帶太陽花,就怎麼對待反年改的事件。不過,八百壯士的退軍對記者施暴,絕對是這次陳抗最大的敗筆,不僅得不到社會支持,還因此模糊焦點,完全喪失正當性,可謂得不償失。
警方估計抗議群眾約有三千五百人,當時一群穿護具、面罩蒙臉的退伍軍人,疑似聽見夜襲軍歌後,隨即就喊前面閃開,然後一擁而上,到立院大門,迅速將拒馬綁上繩子、鋪上棉被、搭架長梯,把拒馬拉倒、抬離。群眾隨後強行將立院圍牆的鐵欄杆掰開,警方以優勢警力堵住入口,但群眾不斷推擠,甚至搶走警員的盾牌、無線電、手機,還有群眾對警方丟石頭、煙霧彈、噴辣椒水,甚將警察拖出圍毆,場面失控。
據指出,軍人年金改革修法,立法院首場公聽會但只進行一輪發言,不到四小時就結束。出席公聽會的軍人代表不滿,說是公聽會打假球,痛批國防部、退輔會官員,簡直是政府的走狗。八百壯士代表氣憤的說,他們在立院外抗議等了四百多天,才換得公聽會上八分鐘的發言,民進黨代表的傲慢、打假球、講幹話。代表游錦帆痛批,國防部官員給的答覆根本是沒血沒淚,政府要這樣對付軍人,抗爭只會繼續,藍委呂玉玲也痛批與會官員發言全都照稿念,沒對問題回答,根本就是過水的公聽會。
軍公教警消被逼著走上街頭,這是國家的悲劇與恥辱。所謂軍公教年金改革,一開始就被誤導了。軍公教的退休金不是一般所謂的年金,退休金是人民在有工作收入時為退休生活所長期儲存的儲金,是憲法保障的人民財產,只是等到退休時才能領取。退休金當然是雇主的法定責任,國家是公務員的雇主,應該負起雇主的法定責任、支付退休金給公務員,退休金是公務員退休時,依法應得的養老財產,絕不是國家所給的社會福利,因此,退休金也就一毛都不能少。
聲援八百壯士,主要捍衛的不只是退休金樓地板、天花板多少的問題,而是捍衛憲法財產權、政府誠信、軍人尊嚴的價值。八百壯士和軍公教警消要了解,這是一場捍衛價值的戰役,也是一場長期、全面的戰役,唯有如此,才能讓違憲、違法、無情、無理的政府屈服。
若要還擊,首先當然是釋憲,但民進黨政府任命的大法官,卻不一定公正,因此最好用公投還擊,公投雖然不一定能反映社會的正義,但它本身是一個社會動員、傳達價值、群聚向心力的過程,適用策略分年逐次推動相關公投,讓這個議題不要冷卻,應是路徑。
然後第三條路,就是用陳抗來還擊,但陳抗不應只在立法院、行政院,而要在各縣市遍地開花,這樣可以讓所有政府、人民普遍了解到此事的本質、嚴重性。長期的全面抗爭才有張力,也才能延續。最後就是用選票來反應,如果沒有民進黨的支持,太陽花運動能夠成功?任何一個社會運動,背後沒有政治力量支持是不容易成功的,希望軍公教要求縣市長、議員的候選人承諾,或許真能夠取回些許差額,否則希望還真是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