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1 月 27th, 2020

日本人都不敢吃的核災區食品 蔡政府何忍餵食台灣同胞


當台灣民眾為了自身與下一代健康堅決反對受核災污染的日本食品進口時,執政的蔡英文政府從衛福部、外交部、駐日代表處、親日媒體,卻步步進逼一再誘導民眾接受核災食品進口,告訴大家別把日本食品汙名化,更搬出加入國際貿易組織需要日本協助、日本關心花蓮震災等等藉口,苦勸大家接受日本核災食品。這是一件多麼令人痛心的事,連日本人都不敢吃的核災食品,卻還要苦口婆心餵食台灣同胞,台灣人受日本奴役侵略50年還不夠悲慘嗎?
7年前的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是在大地震後,由於核反應爐停爐後氫氣爆炸造成的。在一連串災害的打擊下,核反應爐的冷卻系統失靈,喪失冷卻功能的反應爐內水位下降,其核燃料棒未被冷卻液浸沒而處於裸露狀態,產生了鋯水反應。核燃料棒的包殼中有一種叫鋯的金屬元素,在高溫下會與水蒸汽產生劇烈的化學反應,將水分解為氫和氧,產生大量氫氣,當氫氣濃度達一定程度(4%以上)時,混合可燃氣體發生爆炸,炸開了核電站反應爐的廠房,一場新的災難就此降臨。
有關這次事故的嚴重性,可參照國際原子能機構制定的國際核與放射事件分級表進行評估,該分級表將核事件分為7級,1~3級稱為「事件」,4~7級稱為「事故」,並規定,如果放射性物質向外部的洩漏量達到數萬萬億貝克勒爾(1016Bq),就應定為7級(特大事故)。4月12日,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宣佈,鑒於福島第一核電站向大氣洩漏的放射性物質已達到37萬萬億貝克勒爾(3.7×1017Bq),已經遠遠超過核電站事故7級的標準。
因為福島核災所導致的受輻射汙染的食品,這些食品中最主要含有「銫137」與「鍶90」兩種核種,前者與鈣質成分接近,容易被骨骼吸收,引發骨癌及白血病,後者則容易引起內臟癌症,更可怕的是,輻射物質對人體的影響不是隔天就看得出來,而是長期累積在體內造成的危害。而這都顯示這些具有「疑慮」的核災食品對身體有其風險在,一旦開放後,這些食品全都是標示made in japan,我們根本無從判斷何謂核災食品,倘若開放進口,對於台灣民眾的健康將具有極大的危害。
有一位曾在福島郡山後擔任育兒講座的日籍女老師「上前昌子」,在福島核電廠爆炸後,立即帶著當時小六的兒子,到埼玉縣讀高中的女兒處避難。經過一年女兒高中畢業後,馬上與孩子一起搬到台灣台中。他曾經在主婦聯盟舉辦的講座中說,她到台北聽日本學者談核電,發現謊話連篇!學者竟聲稱福島現在是安全的,她氣到想丟鞋!她說,日本政府只會提正面的事,還想輸出核電,她認為這是可恥的外交,勸大家千萬不要相信日本政府的話!
這位日籍女老師還透露,台日輻射食品基準值不同,而台灣比日本寬鬆,造成在日本無法銷售的就出口!要特別留意的危險日本食物主要是茶、乾香菇和日本近海捕到的魚(如秋刀魚、鰹魚等),尤其是無明確標示產地,僅標日本製的。如果每天吃受汙染食物的話,由於食入累積的速度比人體排出的快,輻射會在人體內迅速累積而影響健康,民眾要對輻射基準值的安全性存疑,不要以為基準值以內就是安全。
目前台灣禁止福島周圍縣的產品進口,但台灣仍需留意日本食物,昌子建議台灣人應向政府要求制訂嚴格的基準值。昌子更語重心長地呼籲,日本食物有危險性存在,吃日本食物並非復興日本之道,拒絕日本食物可以推進日本政府協助災民。昌子認為,台灣人太過相信日本,以為日本都是好的,雖然心存感謝,但也為此而感到抱歉。
這番告白令人震驚,連日本人都不敢吃,也勸台灣人不要吃的核災區食品,只因蔡英文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私交甚篤(親綠媒體報導),就想開放日本核災食品進口嗎?想必其中一定有更加令人不堪的政治因素介入其中,蔡政府此舉不就正是要讓台灣人民以身餵毒嗎?他們還口口聲聲愛台灣,實在令人作噁。哀哀悲戚,台灣人何其不幸。
(本文作者楚何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