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2 月 4th, 2020

導論 弱勢勞工的宿命 伍忠信

導論。

今天勞動節,又是選舉年,去年惡狠狠要進行「勞改」的蔡政府,只對退休軍公教下手,不敢動勞工。以往勞工節慶勞團會強烈表態,今年靜悄悄。這跟勞工長期成為綠營最基本的支持群眾有關,蔡英文說勞工是她心中最軟的一塊,雖然外界解讀為最可深掘的軟土,但勞工顯然買她的帳,仍選擇支持民進黨。
其實勞團從來就少為真正弱勢勞工出面發聲。在國民黨執政時代,和綠營沆瀣一氣,打著為勞工爭取權益旗號壯大聲勢,成為民進黨取得執政權一大推力,因此許多類似的所謂社運團體主要分子,在民進黨執政後立刻升官發財,例如醫界的林姓綠委,以前借殼在勞團之下假裝為醫護人員爭取權益,但民進黨取得政權拉她上來當不分區立委,在去年勞基修法對醫護人員過勞問題護航表現的惡行惡狀,讓人印信深刻。
又如以前廁身在環團的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民進黨當權後雞犬升天當上高官,不僅未能幫環保把關,還當破壞環保的代言人。去年上演出因賴揆上台自況理念不合的去留秀,經過摸頭後仍戀棧其職,一場假惺惺官場現形,目的似乎在藉此取得更多的關愛權力,果然不久逼迫環評,儘速通過全台一大票因環保問題遭擱置的離岸風力發電設備。深澳電廠他的護航說詞更讓人瞠目結舌,活生生演繹社運份子雙重人格的醜陋例證。
勞基修法後,有少數勞團為勞工發聲,但以往聲勢浩大的勞團領導人大都銷聲匿跡,勞團的抗爭在此化學變化之下已經失去以往力道,真正弱勢勞工不必對這些所謂的社運團體帶有太大期望,最後他們跟當局協商後,必然取得共識,至於是否出賣勞工利益,以台灣勞工對綠營長期互動所形成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蔡賴政權的勞工政策,縱然是出賣他們,廣大勞工仍會幫著這些權要屬鈔票。這已是台灣勞工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