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1 月 26th, 2020

【導論】明火執杖 洪谷

對於拔管事件,身為台大人,「悲憤」已不足以形容內心的感受。這是政治力將黑手深入大學校園醜陋例證,以前戒嚴時期獨裁的蔣家碰到台大還禮遇三分,現在標榜民主進步的蔡政權,卻對台大自行遴選出來的校長硬生生以「逆我者亡」的專橫霸道姿態,必欲除之而後快。此例一開,政府的黑手將伸進行各業,包括對它批評的個體戶。綠色恐怖取代白色恐怖,但讓人不寒而慄的程度猶有過之。
記得管中閔獲選台大校長不久,我還半揶揄跟擔任高官的同學通電話,說貴政府上台以來用人非我族類者一概砍掉,為何出身馬政府的管中閔相安無事,他還得意洋洋說外界顯然有很多誤解,管中閔順利當選校長,恰好證明民進黨政府寬宏大量、用人無私。不過事隔不到兩個禮拜,卡管事件就鬧得驚天動地。我當時在美國,氣得不惜工本打越洋電話將這位同學臭罵一頓;他尷尬之餘支吾其詞,說非他執掌。
現在看來,蔡政權從管中閔當選後就鎖定必須拔管。當初遴選,小英賴神這些英明領袖可能左看右看都預料管中閔過不了關,未料管爺卻脫穎而出,蔡賴內心的「震怒」可想而知,因此發動鋪天蓋地的卡管行動,下令教育部發出七道金牌,要管爺自我了斷。前部長潘文忠最終頂不住壓力,乾脆烏紗帽一摜走人了事。看來這個小學部長畢竟還有一絲道德天良。
換上來的吳茂昆雖有學術地位,品德操守卻臭不可聞。消息一發布,所有貪贓枉法的不堪往事就紛紛冒出。蔡政權用這個臭人拔管,好像利用癌末病人去槍殺仇敵一樣,以吳茂昆拔管後的千夫所指處境,最後很可能遭走狗烹的報應,更何況今年是選舉年,拔管事件的選票效應不容蔡政府樂觀。
有人說民國兩黨是兄弟哥倆好大爛黨,國民黨表面溫良恭儉讓,實則偷雞摸狗行徑所在多有;民進黨則標榜本土草莽,幹起壞事是明火執杖,標準強盜作風。三度政黨輪替,人民應對這兩大爛黨的本質應看得清楚。拔管事件,只是民進黨政府強盜惡行的再一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