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2 月 5th, 2020

慈悲濟世精神系列報導(四) 濟公

濟公。

 

【記者金泉金門報導】出生於浙江省天台縣的李修緣(濟公),他對民生觀的反應。
※無我利他※
所調的無我,佛教分人無、法無。人無者即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投有獨立的、實在的自體、沒有一個常一主字之自我(靈魂)的存在;法無者,即一切法部由因緣和合而生,不斷變遷,投有常恒的主事。通常所講的「無我」,其意與忘我相近,即心無旁騖、心無執著、心無雜念,富有經驗而所達到的至高境界,也稱「無我境界、無我境地」。
所謂的利他,是為了使別人獲得方便與利益,出於自覺自願作出的有益於社會的幫助、救助行為,而不圖任何回報。濟公為僧後,目睹世道黑暗、國勢衰敗,民眾百姓背負著喪權辱國的靖康之難,北方大片國土蹂躪在金人的鐵蹄之下,且連年戰火、餓殍遍野、生靈塗炭、民不聊生,可謂「萬戶傷心絕爨煙、中原黎庶受迍邅」;而南宋小朝、達官顯貴卻在臨安苟且偏安,「山外青山接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不惜勞民傷財、大興土木。
偉大的濟公針對當時社會現狀,孤身一人高揚釋祖「人問佛教」大旗,出走山門,浮沉市井,續佛慧命,普度眾生。為不使官僚、權貴、富豪、地痞與自己計較,也不給「小人」以任何口實,禪機促使他以特殊的「癲狂」之態出現,得以首先保全自己,踐行弘法大業。
史載,濟公「信腳半天下,落魄四十失落」。天臺、雁蕩、康廬、潛皖題墨尤雋永。濟物利生,神通感應,事蹟甚多。打破了一直以來的苦行僧面壁苦修形象,自由出入歌樓酒肆,智慧相處於社會各階層,上至十六廳朝宮、二十四太尉、十八行財主等士族大夫,下至賣酒張公、賣藥沈公、陳乾娘、周畫工、徐裱措等底層市井九流,將禪法自如運用於民間。
李修緣(濟公)作為一代名醫,懷裡總是攜有丹藥,隨時取出可以給人治病消災。老僧患病,濟公勇為辦藥石;開化發生吸血蟲病,濟公急忙趕去醫治;鄭雄之母雙目失明,濟公使她重見光明;臨安知府趙鳳山嬸娘之疾,也為濟公治癒;小酒店掌櫃腰痛,濟公一拳把瘡口打破,用藥數之,口念六字真言,立刻痊癒;小店客人王忠喝了濟公之藥,肚子咕嚕嚕一響,氣引血走,出了一身透汗,五臟六附頓覺清爽,病象立刻見好。
還有,無論是書生濟公,還是高僧濟公,其扶持弱小,樂於助人,道濟天下的事蹟不勝枚舉。如幫小長工設下計策,淹死惡棍殷司的母豬;為許得寶追討工錢,打贏官司;替楊小牛獻策,使地痞出盡洋相;給不堪忍受後娘欺淩的小女出謀,使後娘改變態度;流傳廣泛的賦詩知府,力保「南屏晚松」。尤為神奇的芥菜甩水救淨寺、大佛鍍金、顯聖救挑夫、飛來峰、無尾螺、古井運木、上樑等傳說,更是從不同的角度,展示了濟公的博學多才、機智靈活、扶危濟困、救苦救難的事跡,體現出濟公護國佑民,情繫百姓,普度芸芸眾生的慈悲心腸,體現出濟公視名利如夢幻,富貴為浮雲的高尚人格。
無愧「是流民隊伍中的理想的英才俊士,是中國佛教裡面的智慧化身一一和尚中的阿凡提,也是時至今日同情流民遭受者難的人們所敬佩的豪傑」之稱,偉大濟公,翩翩雲外,孤鶴泛泛,襟懷坦蕩,笑傲江湖。
「狂而疏,介而潔」,既出世又入世,難忍得忍,難行則行,只在乎別人的離苦得樂,而從不介意自己的得失譽毀,生命不息,濟世不止,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修一切善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達到般若智慧的真境界,圓寂涅槃往生,乃當之無愧的〈無我〉利他「聖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