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7 月 19th, 2019

【天津西青區專刊】揚精武精神鑄武術之魂 ——精武鎮多措並舉打造特色文化

武傳奇

 

(記者 李煥麗 李美玲 楊雪 李娟娟 於愛澍 劉佳雪)

百餘年前,精武鼻祖霍元甲擯棄門戶之見,博采眾長,終創武林絕學迷蹤藝和世界性民間體育組織精武會;當今新時代,精武鎮上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大力傳承、弘揚尚武精神和精武文化,奮力打造歷史文化名鎮,使具有世界唯一性的精武文化在精武這方沃土上生根發芽。

武傳奇

為打造世界精武文化中心,精武鎮修建精武門·中華武林園,留住精武之源、精武之根。現在,精武門·中華武林園已成為全球精武會尋根祭祖的聖地、世界精武文化中心。此外,精武鎮正在謀劃打造獨具特色的城市名片精武文化廣場,並對精武門·中華武林園進行提升改造。2014年,精武鎮政府和霍元甲文武學校聯合開展武術進學校、社區、企業、軍營、村莊、機關的「武術六進」活動,根據前期調查的居民最喜愛的武術項目,有針對性地安排時間、安排老師統一進行授課。至今已培訓25個站點的學校學生、機關職工、社區居民、部隊戰士等共計1萬餘人次。在精武鎮武術全覆蓋的同時,又擴展了西青區、南開區、北辰區等十餘所學校、社區開展武術培訓。近年來,精武鎮政府加大精武文化宣傳力度,與新華社、北方網合作,多角度全景式現場直播展現精武故里風采。目前,該鎮正在與中央電視台合作拍攝大型人文歷史紀錄片《新精武門》。2017年,該鎮舉辦了首屆精武門·中華武林園新春廟會、風箏節、大學生音樂節等大型活動,累計吸引遊客數十萬人次。今年春節期間,精武鎮以精武文化為核心,在精武門·中華武林園舉辦了第二屆「迎新春大型廟會」活動。
為了更好地保留和弘揚精武文化,2009年,昔日的南河鎮正式更名為精武鎮,有助於人文資源的大力發展。

特色教學培育精武人才
———記霍元甲文武學校
1999年8月,素有「武壇情侶」美稱的郎榮標和候冬媚,在愛國武術家霍元甲先生的故鄉——西青區精武鎮創辦了以文為主,以武為特色辦學的天津霍元甲文武學校。
武校堅持以傳承精武文化,弘揚精武精神,培育精武人才為己任,培養出了9位國際級比賽的冠軍,200多位國家級比賽的冠軍,在國際、國內和省市級各類各項比賽中累計獲得金牌3600餘枚,在2010年、2014年兩屆天津市全運會中,代表西青區蟬聯取得了團體總分和金牌總數的雙第一。先後獲得了全國優秀民辦學校、全國民辦教育先進集體、天津市先進民辦學校、天津市民辦教育特色學校等榮譽稱號;同時還是「國家空手道訓練基地」「國家文化部對非培訓基地」「天津市青少年體操訓練基地」「天津大學留學生文化體驗基地」「南開大學漢語言文化學院中國文化體驗中心國際學生實踐基地」「天津市僑辦海外華裔青少年中國尋根之旅的天津基地」等其它十餘個武術基地。

霍元甲武校

提起辦校經歷,昔日的武術冠軍、現在的校長郎榮標感慨萬千。郎榮標告訴記者,在眾多愛國武術家中,他和愛人候冬媚最崇尚的是霍元甲。因此,也是奔著霍元甲來到了精武鎮,開始創辦文武學校。他說,雖然以前取得了很多榮譽,但在學校創業時,都要從頭開始。起初學校沒有幾個人,郎榮標和妻子要當教練,做行政,還要當保姆,幫助孩子們打掃衛生、做飯。第一學期只招到50個學生,孩子們一邊習武,一邊在別的學校插班上文化課。正是因為霍元甲精神以及認真和堅持,如今,學校已經有學前、小學、初中、中職學生近1800人。新增校園面積約60畝,建築面積約26000平方米。
郎榮標的思路十分明確,霍元甲不僅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全世界的功夫愛好者都知道有個霍元甲,都想來中國觀摩和學習,為什麼不打造一個全方位的交流平台呢?學校堅持走出校門,走出國門,積極參加各種國內外演出近千場,遠赴新加坡、日本、英國、美國、法國、迪拜、塞舌爾、香港、台灣等百餘個國家和地區進行武術交流訪演,所到之處受到觀眾熱烈歡迎,收到良好的國際影響。2015年底,隨習近平主席出訪南非參加約翰內斯堡峰會,並在閉幕式文藝匯演《中非時刻》現場為52個國家首腦演出武術節目《武誼》,受到了習近平主席和國外政要的一致稱讚。2016年1月,參加外交部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舉辦的新年招待會,表演武術節目,受到一致好評。2016年7月隨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出訪俄羅斯參加「俄羅斯中國文化年」開幕式演出,8月到訪墨西哥參加「中拉文化交流年」墨西哥之夜專場晚會,9月隨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訪古巴參加「手拉手·中拉文化交流年」哈瓦那之夜專場文藝演出。2017年受國家文化部委派又先後隨國家領導人出訪泰國、俄羅斯、毛里求斯、古巴、蒙古、印度尼西亞進行武術展演和文化交流,再一次弘揚了精武文化,受到大眾的熱烈歡迎。在天津舉辦的第十三屆全運會,武校再次將霍元甲精神發揚光大,先後參演了600人大型集體霍家拳和260人籃球操節目,著名的「津娃」潘天順也是霍元甲文武學校的學生。

精武會

多次的演出任務,使學校名揚海內外。2013年,文化部在學校建立了對非洲武術學員的培訓基地,每年有5個國家20名非洲學員來學校進行武術培訓。2016年始,又增加了歐洲「絲綢之路」沿線7個國家20名武術學員的培訓任務。截至目前,已成功完成了5期共30餘個國家,120餘名國外武術學員的培訓任務。來自各國的武術學員獲益匪淺,有的已在本國開設武館或繼續從事武術競賽工作,並取得了良好的成績。
精武文化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百年來在全球範圍內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為了更好地將其傳承和發揚,2014年由精武鎮政府發起,霍元甲文武學校傾力打造大型原創現代武術表演秀《武傳奇》。自2015年6月公演以來,演出超過230場,超過10萬人次前來觀看,接待了來自世界5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團體及友人,好評如潮。在「2016中國體育旅遊創新項目」評選中,成為天津地區唯一獲此殊榮的體育旅遊類產品,同時也榮獲2016年中國滄州國際武術節「最佳表演獎」的殊榮。
為了弘揚精武文化,不斷推動本市文化、體育、旅遊等產業健康快速發展, 2017年對《武傳奇》進行提升改造,新劇命名為《武傳奇之霍元甲》,並在天津津灣大劇院駐場演出,力求將該劇打造成天津文化旅遊市場的龍頭劇目和本地知名文化品牌,成為外埠賓客來津必看的代表劇目。

西青作家晨曲(左一)

西青作家晨曲致力研究霍元甲多年
打造精品力作弘揚霍公精神

精武文化得以延續百年,並不斷吸引越來越多的武術愛好者、甚至國際友人為之癡迷,除精武技藝是真正博大精深的武術文化外,多種形式的文化傳播也起到了很大的助推作用,文學作品即為其中重要的一種傳播形式。西青作家王洪海,筆名晨曲,就先後著有長篇小說《霍元甲》、長篇紀實圖文書《正說霍元甲》和《走近霍元甲》,並在《天津日報》《今晚報》等眾多媒體連載介紹霍元甲相關情況的文章,為傳播精武文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王洪海,筆名晨曲,現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因與霍元甲舊居為鄰,他從小便聽老人們傳頌霍元甲生平軼事,漸生敬仰之情。後從事文學創作,便開始尋訪、查找、搜集霍元甲相關史料,撰寫發表了一系列文章及小說等作品。


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霍元甲》、長篇紀實圖文書《正說霍元甲》和《走近霍元甲》。小說《霍元甲》是晨曲於1984年在霍元甲故居裡完成的一部作品,這部小說以霍元甲的生平足跡為主線,力圖真實地去反映他的一生,反映清末那個半封建、半殖民地的黑暗社會;《正說霍元甲》完成於2006年,寫作目的是為了將霍元甲真實的人生經歷整理公之於眾,矯正當時文學影視作品虛構、不真實的影響,以正視聽,還霍元甲及其後代的本來面目;《走近霍元甲》完成於2010年,時逢霍元甲逝世100週年祭,也是精武會成立100週年紀念年,晨曲將《正說霍元甲》一書重新編寫出版,並增加了「孫中山同盟會與霍元甲關係」,以及去印度尼西亞採訪歸來寫的「霍元甲後代下南洋」「迷蹤圖譜」「世界精武會」等不少新內容。

從西青走出的國際武術裁判
———記楊柳青盛興風雲老會第五代弟子蘇長來

武術是「活著的文物」,它以人們的習練為載體而存在,需要具有廣大的群眾基礎來傳承。在西青這個歷史文化底蘊深厚的地方,始終將武術文化傳承作為重要的一部分,呈現出眾多武術文化傳承的佼佼者,他們有的走出西青,有的走出津門,而有的更加優秀地走到國際,傳播中華民族傳統文化,讓更多的人瞭解武術、熱愛武術,推動武術運動的普及和發展。楊柳青盛興風雲老會的第五代弟子蘇長來就是一位享譽盛名的國際武術裁判。
今年60歲的蘇長來是國際級武術裁判,是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的專家;他是全國武術「十佳裁判員」,是天津市學校體育與健康教學名師;他還是國際交流的使者,帶領武術隊出訪多個國家,傳播中國傳統武術文化。他現任天津理工大學教授,用自己的嚴愛相濟,培養了一批又一批武術人才,推動了武術運動的傳承與發展。
能取得現在的成績,除了對武術運動深深的喜愛,自身的努力,還源於父輩的影響,讓蘇長來與武術結下了不解之緣。他是土生土長的楊柳青人,出生在武術世家,父親蘇延澤曾任西青武術館館長,也是楊柳青盛興風雲老會的第四代代表人物。蘇長來6歲開始隨父親和風雲老會中的師傅們學習武術,練習套路,也跟著風雲老會參加出會活動。上初中後,他擔任學校武術隊的隊長,經常和隊員們參加學校、區裡組織的運動會,也應邀到周邊農場、苗圃進行武術表演。在第一屆高考恢復後,他考取了天津市體育學院,並選擇了武術專業。在校期間,他加入校隊並成為骨幹隊員,經常代表學校參加比賽,取得了許多驕人的成績。大學畢業後,他被分配到了大學任教,之後成立的武術隊多次在大賽中取得優異成績。
學校教育是武術推廣的重要途徑。作為天津理工大學的一名體育教師,如何讓大學生喜歡武術運動,熱愛體育鍛煉,增強身體素質?這讓蘇長來絞盡腦汁。經過深思熟慮,他決定在大學裡開設太極拳必修課。從1999年起,天津理工大學的全體大一新生,入學後都要進行一學年的太極拳學習,升入大二也可以繼續選修。從此,越來越多的學生瞭解並愛上了這一中華傳統武術技能。迄今為止,理工大學已培養出7萬多名熟練掌握太極拳的學子,而蘇長來的太極拳必修課也先後獲得天津市優秀教學成果獎和天津市精品課程獎,成為全國高校體教的典範。「從教30餘年來,我時刻感到自己肩上的責任,以對武術運動的喜愛和執著,全身心撲在提高體育教學水平和普及發展武術運動上。我培養的學生有的站在了國際賽場的最高領獎台上,這值得驕傲。而更多的是學生掌握了體育技能,強健了體魄。同時,我也將『崇德尚武』『自強不息』的中華民族優良傳統和精神貫穿於教學之中,提高學生們的身心素質,不斷增強他們的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
在蘇長來的努力下,天津理工大學武術隊在全國高校運動會中擁有響噹噹的名頭,已然成為全國高校武術項目的排頭兵,在世界大學生單項錦標賽、大學生運動會等重大比賽中共獲得金牌300余枚。
蘇長來說:「競技賽事是帶動武術運動發展的『最強驅動力』」。作為一名國際級武術裁判、國際武聯教官,蘇長來多次受國際武聯指派,到澳大利亞、加拿大、澳門、印尼等十餘個國家和地區及國際武術培訓班講學,培訓教練員和裁判員;多次受國際武聯、教育部、國家體育總局等部門聘請擔任國際、國內重大比賽的裁判長、總裁判長,出色完成每一次任務。他說:「武術文化的傳承方式有很多,比如培訓、座談、交流、訓練,而我認為,競技賽事是武術文化傳承最直接、最關鍵的,它是一個驅動,是一個紐帶,是一個引導,能夠更加高質量、高水平地將武術文化發揚光大,讓大眾能更好地瞭解、熱愛武術運動,推動武術運動的普及和發展。」
蘇長來注重向世界傳播武術文化,帶領校武術隊先後前往英國、美國、韓國等30多個國家進行表演,與4個國家和2個地區的學校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係,傳播了中華武術文化,促進了國際、校際、學科之間的交流,架起了與這些國家友誼和文化的橋樑。蘇長來回憶道:「記得在美國友好學校羅傑斯特理工學院進行武術表演時,受到了3000多名師生的熱烈歡迎。當一招一式的武術打出來時,我和隊員們感覺自己身上熱血沸騰,那是一種作為中國人的驕傲和自豪。我國的留學生和華僑眼中都是含著熱淚看完了演出,這更加堅定了讓武術文化走向世界的決心。」
同時,蘇長來還充分發揮專業特長為社會服務,創建「蘇長來勞模創新工作室」,為全國高等院校培訓武術教師,組織300多所高校參加全國武術錦標賽,有力地推動了武術在全國高校的普及與發展。他帶領工作室全體成員,利用業餘時間,不計報酬,深入近郊遠縣和城鎮社區指導、宣傳,協助成立武術協會,普及開展武術運動,為體育事業的發展以及傳承中國文化做出應有貢獻。

潘天順

要做文武全才的習武人
———記「津娃」扮演者潘天順

串聯第十三屆全運會開幕式最重要的人物「津娃」扮演者,是霍元甲文武學校的學生潘天順。別看潘天順只有10歲,但他曾代表學校拿過天津武術大賽南拳組冠軍,還曾將中國傳統武術帶到毛里求斯等國家交流訪問。
潘天順能夠成為全運會開幕式「津娃」的扮演者是機緣巧合,當時他剛從毛里求斯出訪回來就正趕上全運會開幕式總導演來學校挑選「津娃」的扮演者,結果就一眼相中了潘天順,認為他從形象到氣質都很符合「津娃」這個角色。


「排練中最難的是吊威亞。」潘天順告訴記者,這是他第一次吊威亞,在排練的時候穿很緊的威亞衣在空中做固定動作,每天都在室外週而復始地訓練,大腿和胯部勒得到處都是淤青。潘天順在排練中流過眼淚,但並不是因為累,而是因為完成不了要求的動作急哭的。潘天順是個很要強的孩子,要求的動作做不出來就不停地練,一遍不行就十遍,十遍不行就五十遍,甚至上百遍。就這樣,在指導老師的鼓勵和父母的支持下,潘天順終於站在了全運會開幕式的舞台上並最終點燃全運會主火炬。
「開始我很興奮,但練了一段時間後就覺得累了,比平時訓練還累,而且教練對我的要求也提高了很多。當時教練告訴我,這些感覺和平日裡訓練時的疲勞期是一樣的,只要咬牙挺過這段時間就好了。果然,在爸爸媽媽還有各位老師的鼓勵下,我又開始進入興奮期,加之動作的熟練,表演起來還算流暢。」雖然演出時趕上下雨,但是潘天順表示,練習時模擬過雨天訓練,表演並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潘天順能夠從諸多師兄弟中脫穎而出,靠運氣,更靠實力。對於未來,他有更加清晰的認識。「我還有個更大的夢想!」潘天順對記者說:「有幸成為『津娃』,對我的習武生涯是另一個起點。我要好好學武,更要學好文化課,做個『文武全才』,將來無論是登上賽場,還是在其他方面,都為咱天津爭取更多榮譽!」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