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2 月 5th, 2020

導論 低薪的困境? 張郎

導論。

行政院長賴清德說去年我國勞工平均收入達四萬九千多元,創下歷史新高。立法院社福衛環委員會邀請勞動部專題報告,藍委蔣萬安問勞動部長許銘春是否認同賴揆的說法,許回應這是統計數字,不是大家都這麼高薪。蔣再問:跟民眾認知是否有落差?許坦言確有落差,院長講平均雖是言之有據,使得民眾會認為是講一般勞工。很多人都覺得賴的說法不可思議,只是包裝,用美化數字來欺騙民眾,尤其是卅五歲以下的民眾在職場普遍低薪、被壓榨。這和富裕差得太遠,現實就是年薪百萬,也都很難過日子,低薪問題若不解決,台灣永遠會在窮困中打滾。
賴清德引述的數據,是來自受僱員工薪資調查,由全台約一萬家企業抽樣,去年度的薪資,包含底薪、加班費、年終獎金等,平均每月確為四萬九千多,但同項調查若不計獎金、加班費,經常性薪資只有三萬九千多,若再扣除物價上漲,實質的薪資只是三萬出頭,薪資水準倒退十八年,還不及兩千年的水準。台灣低薪問題嚴重,有網友意外從主計總處薪情平台發現,年薪九十六萬就可打趴九成上班族,在高房價之下,年薪就算破百萬還是覺得窮,有網友分享家戶收入超過七百萬,年繳稅金超過一百六十萬,仍然買不起房。因此,學者指稱可支配的所得太低,很容易讓人感覺仍是低薪。
一九八○年代台灣薪資處於高成長期,九○年代從高成長變成低成長,兩千年後台灣薪資幾乎呈現停滯。這是因為九○年後世界局勢產生巨大變化,面對新挑戰,亞洲四小龍的香港、新加坡,從製造業轉型到高附加價值的服務業,例如金融、醫療、教育;至於韓國在九七年面臨亞洲金融風暴,一夕間從經濟強國到破產,但也因此激勵韓國把零散的製造業,整併成大型國際化的產業。
因此,台灣若還停留在傳統的製造業,如何搶贏大陸、東南亞國家的競爭?政府不是沒有企圖轉型,從阿扁時代的兩兆雙星、馬政府的六大新興產業,到現在的五加二產業都是。可惜的是這些方式都還是蔣經國、李國鼎時代的思維,但現在政府權力、資源早就不同了。若要解決低薪,一是整併製造業,做大做強,其次是鬆綁服務業,活化能量,才是正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