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1 月 26th, 2020

慈悲濟世精神系列報導8-濟公

濟公

【記者林金泉金門報導】濟公精神的內涵延伸。
濟公精神作為一個博大精深的思想體系,慈悲濟世、無我利他、彰善癉惡、揚棄創新作為她的靈魂內核、基本元素,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和不同的政治社會背景下,都會適時、適地地形成悲壯慷慨或者昂揚激越的不同樂章,這是濟公精神主旋律的必然反映,同時又反作用於濟公精神,促使濟公精神的內涵不斷與時代的發展相適應。
因此,全面理解、正確把握濟公精神的要旨實質,必須從大處著眼,小處著手,與時俱進,繼承發展,從而于實踐的前沿,理解濟公精神的精髓核心所在,體現社會經濟和民族文化發展的實際需要。當下學習、傳承、弘揚濟公精神,尤其要從濟公的民生為懷、以德勸善、救苦救難,匡扶正義、打抱不平、懲貪罰惡的濟世聖跡立足、延伸,在「民本誠信、守法和合、勤儉好施」三個方面、八大內容上做好文章,做出表率,從而促使濟公精神內涵不斷充實、不斷完善、不斷發展、不斷弘揚、不斷光大。
(一)民本、誠信
民本即以民為本,是儒家思想的一種反映,認為民眾百姓乃國家之根本,提倡愛民、重民、親民。大禹稱「民可近,不可下」;孔子認為,能「博施于民而濟眾」即是聖人,將民眾擺在至關重要的地位;盂子提出「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趙國荀況和唐代魏徵大聲疾呼,「民能載舟亦可覆舟」;啟蒙思想家黃宗羲主張,天下為主君為客,君應為天下人服務。
孫中山認為,國家之本在於民,秉持民族、民權、民生,倡導「天下為公」一切從人民的利益出發。
「誠信」是中華民族五千年道德文明的精華傳承。儒家提倡厚德載物、恪守信用、言行一致,佛教要求嚴守成律,三世因果報應如影隨形,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老子認為「輕諾必募信」。
歷代商賈和百年老店都十分注重以誠立業,買賣公平,講求生財有道,利以義取,踐行童叟無欺,「秤平、鬥滿、尺足」。
濟公一生,崇尚道德、民生為懷、重民親民、救普救難、濟世為公,匡扶正義、懲貪一罰惡、打抱不平、普度眾生,無不說明濟公精神與古德先賢、聖人偉人所宣導的民本、誠信理念相互融合,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常言道,人無信不立,企業無信不長,城市無信不榮,當政無信不譽;當下社會,紅塵碌碌,為官皆須以民為本,講求親民、誠信。
濟公之所以在民眾百姓中具有廣泛的親和力,與他的濟世為公,無私無欲的人格魅力感召,與他奉行民生為懷,誠信為上的理念都是
密不可分的。
泱泱中華,素為文明古國,禮儀之邦,大力弘楊濟公的民本、誠信理念,全面建設與時代相適應的信用文化,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應有之義,治本之策。高開民本、誠信,普度眾生即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建設和諧社會則成為一句空話、套話,不可能真正實現。
(二)守法、和合
宋釋居簡「湖隱方圓叟舍利銘‧濟顛」載,濟公狂而疏、介而潔,
著語不刊削,要末盡合準繩,往往超詣。……公也不羈,諧進峻機,諧謔峻機,不遵常度,輒不逾矩。濟公亦曾自述(清天花藏主人濟顛大師?菩提全傳版本),「幼生宦室,長入空門。宿慧神通三昧,辨才本于一心。理參無上,妙用不窮。……醉昏昏,偏有清閒,忙碌碌,向無拘束。」
欲加之罪,和尚易欺;但不犯法,官成難逞,請看佛面,稍動慈悲;
拿出人心,從寬發落。」可見濟公當世,內心是視封建統治為「淫威」,自己只能在不觸犯封建法律的邊緣度日,
得以首先保全自己,踐行普度眾生大業。至於濟公的「瘋癲」和喝酒吃肉行狀,明末清初晦山戒顯禪師在濟顛本傳序中早已作了明示:「菩薩住于生死,不為汙行,而布袋、濟顛、酒仙蜆子,競為汙行者,
何耶?良以既證果人,欲度執相凡夫,不得不隱聖現劣故也。
淨土宗十三祖印光大師「文鈔‧複龐契貞書」也如是品評,濟公乃大神通聖人,欲令一切人生正信心。其飲酒食肉者,乃遮掩其聖人之德,欲令愚人見其期狂不法,因之不甚相信。這與佛陀在世時,曾經讓舍利子、目健連去度化王宮裡的人,但都沒有成功:後來,佛陀派文殊害薩前往,文殊菩薩在王宮裡,跟他們一起吃喝玩樂,最後終於把他們都給度化了。文殊菩薩之「行」與濟公之「癲」,可謂前後相承,方式相近。
從上可見,濟公表面雖「癲」態無常,實質是「混俗同塵,酒不醉性」,清淨光明,匡扶正法,但又因地制宜,靈活變通,聯繫實際弘揚佛法,續佛慧命,從不給奸佞、權貴、富豪、地痞、「小人」以任何口實,他的癲狂忤戒,不過是慈悲濟世,普度眾生的一種手段,乃是「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濟公的言行、事蹟充分表明,他不但投有違反佛門的戒律,且是牢牢堅守饒益有情的書薩戒。
在濟公的思想境界中,沒有分別,投有取捨,投有得失,一切已經放下,一切隨緣而為。啟示我們在當下社會中,每說一句話,每做一件事,都必須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針對不同的時段、不同的環境、不同的物件,運用不同的方法,講述不同的道理;只有這樣,方才符合慈悲濟世、普度眾生的行為法則。
(三)勤儉、好施
濟公出身豪門、拋棄萬貫家財出家為憎、破幅破扇破鞋垢衲衣、似丐似氓事事處處以民生為懷、一生忙忙碌碌、讚譽不喜、聞諾不嗔、扶危濟困、救苦救難、濟世度人。濟公的樂善好施事蹟,在南未徐畸的重游禹山會大智院新修記就有記載,即淳熙壬寅(1182)至淳熙乙已(1185)年間,濟公主持修葺徽宗宣和時期(1119-1125)毀于兵火的東陽大智禪寺,首先自己傾囊而出,不足才向施主募化,、籌錢六十萬出零,用於建材購置並建築裝飾濟公僧傳系列,也有濟公送錢給孝子高廣利葬母的事蹟介紹。尤其需要點贊的,就是濟公為僧,所做的濟世、利他、彰善、癉惡之好事、善事無數,但從未以各種名義索要、收受施主的錢物為己所用,最多不過是參與其中吃喝一頓罷了。一生無私無欲,”六十年來狼藉,東壁打到西壁如今收抬歸來,依舊水連天碧”,一身垢袖衣,一柄破蕉扇,一個酒葫蘆,一雙破芒鞋陪伴終生,活也滿柄,死也瀟酒,圓滿涅集往生,當為民眾之楷模、百姓之表率,無愧禪宗大德,無愧傳世「活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