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2 月 2nd, 2020

導論 低薪無解? 張郎

導論。

卅四萬打工族明年可望加薪了,行政院宣布擬把基本工資時薪從現行一百四調高到一百五,若無意外,最快可望明年一月實施。閣揆賴清德宣布包括派遣、約聘雇人員都要加薪到三萬元,各地方政府若以四萬名臨時人員、每月薪水增加六千元計算,每年約須增加廿多億預算,地方政府喊窮不跟進,若要跟進加薪就希望中央全額補助,否則會造成地方的財政壓力。政策雖立意良善,若中央全額補助,等於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若果需由地方自籌,對偏鄉當然是難以承受的負擔。
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說,解決低薪問題,最快速有效的短期措施就是提高時薪,但施說的數據有問題。政院認為台灣薪資偏低已大有改善,台灣今年第一季平均每月實質總薪資已高到將近六萬,施分析指稱低薪首因和兩岸經貿關係密切有關,甚至還說外勞是拉低了平均薪資,主要是施把青年低薪胡亂平均,大家感受不到,簡直是騙人騙鬼的說法。
五二○前夕釋放政策利多,賴清德提出新經濟移民法、少子化、搶救低薪的三大方案。其中以搶救低薪最受關注,包括研擬調整基本時薪,希望明年初上路,為打工族、低薪族加薪。政府救低薪,希望透過提高基本工資的時薪,帶動勞工收入成長。學界認為領取時薪的勞工只有一成,若只漲時薪不漲月薪,效益恐怕有限,勞團要求應把基本工資的月薪從現行廿二K調升到廿八K,很難接受政府只願意調升時薪的做法,但業界一致表示樂見公部門帶頭。
解決青年的低薪,行政院希望能把時薪基本工資由現行一百四提高到一百五,月薪可能維持不變,這樣雖能把影響層面局限在低薪服務業,避免損及製造業的出口競爭力,但國內在職青年屬時薪制的比率只有一成多,就連住宿餐飲業領時薪的青年,也不到三成。因此,影響人數恐怕不足以扭轉整體青年的低薪現象,除非透過提高時薪,帶動月薪上漲。但大家的低薪由來已久,或許這個政策能增加一些收入,帶來一點小確幸,但這都不是低薪的治本之道,無助全面薪資提升。固然,最低時薪與工資可以保障低薪族,但台灣基本工資多次調漲,至今仍有超過三百萬人每月薪資不足三萬,低薪的原因雖然不一而足,最主要還是在經濟成長節節敗退。換句話說,經濟若是無法成長,根本就無濟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