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1 月 26th, 2020

慈悲濟世精神系列報導9 濟公

【記者林金泉金門報導】濟公精神與佛學思想,在當代社會道德、人格品質引領、指向方面的作用。現代社會充滿功利、充滿競爭,不少人在享樂主義、拜金主義、個人主義的誘惑下,在紙醉金迷中荒蕪了精神田園,迷失了人生的航向;同時也由於各種主客觀因素,人們的生活壓力增加,情緒不安,並且往往會遇到坎坷挫折和種種不如意之事,諸如天災、人禍,本人或者親朋好友的疾病、痛苦、死亡等,與目前人口的老年化趨勢,老年撫養率上升,長者認知活動能力衰退,或者長期患疾,還有單親家庭愈來愈多,問題兒童大量產生,與年輕一代觀念新穎,喜歡過兩人世界,不願照顧父母,甚至不願意培育下一代,每因意見爭執,或利害衝突,時常翻面無情。
婚姻觸礁、家庭破碎、子女前途毀棄、社會秩序破壞,以及當大社會,私利泛濫,人情冷漠,良知泯滅,老人摔倒無人扶、兩歲女童車撞倒地奄奄一息,十八路人見死不救………等等,尤其需要濟公精神、佛學思想予以淨化指向,倡導慈悲為懷,樂助他人,回報社會,扶危濟貧,服務民眾,用自己的真誠付出,擔當起為人的社會責任。
在體驗自己幸福人生的同時,不忘周邊那些仍生活於困頓之中的人們,推動整個社會救助,給弱勢群體以實際的利益,唱響人間大愛,締造行善氛圍,使之成為一種趨勢、潮流影響當今社會,以說服人們消除恐懼,得到心靈的安慰和精神寄託,疏解人們心理危機,從而起到減輕痛苦、安撫人情、穩定情緒,達到內在的心靈與精神的安頓,使人身心求得平衡。
誠然,相對於國家、社會而言,家庭乃細胞之組織,責任之開始,夫婦為婦、子女都有責任。濟公精神、佛學思想能夠引領人們帶頭負起佛化家庭的責任,以八正道作為共同遵守的德目,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做到思想純正,倫理高尚,行為端正,而無不良嗜好,盡力防止靈魂深處產生邪念,使身口意三業向善靠攏,自行化他,對國家、社會作出貢獻,現世成為聖德君子。由此顯見,人倫之啟航。家庭的和諧與否,與社會的和諧息息相關,父母、夫婦、子女都有責任。濟田、佛學思想,對安定社會秩序,消彌潛在亂源、化解社會矛盾於萌芽狀態,在促進社會風淳俗美,挽回世道人心等方面所起的作用,超越了一般社會意識形態的感召。濟公精神、佛學思想在是非曲直、善惡美醜考量方面的作用。
當下社會,貧富兩極分化,貴賤反差強烈,階級、階層對立明顯,有錢人雇工剝削,貧弱者打工挨宰;有錢富人可以站到別人的頭上,用別人的屈辱換取自己的尊榮,用別人的痛苦換取自己的享樂,用別人窄難容身的空間,換取自己富麗堂皇的華屋豪宅;還有,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已經成為一大公害。不過大千世界,芸芸眾生,每個人都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有樂於助人的好人,也有無惡不作的壞人,有天才,也有碌碌無為、虛度年華的庸才;有忠誠,也有奸詐;有摯熱永固的親情、友情,也有狗面生毛,翻臉不認人的絕情、無情,有執著,也有放棄,有光明的現在和未來,也有一時的沮喪和失意;有衣不遮體、食不裹腹的窮人,也有西裝革履、大腹便便、喪失人性的禽獸;有處世圓滑、狡詐、明險、不擇手段者之「曲」,也有雷厲風行,性格耿直,直言不諱之「直」。
誰是,誰非?誰忠,誰奸,誰善,誰惡?誰美,誰醜?白日青天,朗朗乾坤,濟公精神、佛學思想,都會適時適地對「小人」奸信、權貴、地痞、惡棍、禽獸,不時發出當頭棒喝,促使其驚心猛省、靜夜懺悔、改惡從善、光明做事、清白無污、合道則進、非道則退、修身悟道、庶免死後墮落幽冥,受陰差、惡鬼之淩辱、懲罰;如不思悔改則存心不善、風水無益、父母不孝、奉視無益、兄弟不和、交友無益、行為不端、為富不仁,積聚無益,巧取人財,佈施無益,不情元氣,服藥無益,淫逸驕奢,仕途無益。不時引領民眾百姓擦亮眼睛、與惡人壞事、違法亂紀行為作堅決鬥爭、並依法、依律予以無情打擊、超度、其墮入惡道、沉溺苦海、永世不得翻身、從而伸張社會公平、天道正義,維護社會秩序之和諧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