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2 月 5th, 2020

社論 馬英九洩密逆轉有罪 三中案恐也難逃

社論。

延燒五年、間接牽動國內政治版圖變化的馬王政爭,突然出現驚人發展,馬英九被控涉嫌洩密一審原判無罪,但高等法院逆轉把馬改判有期徒刑四月,得易科罰金。曾擔任法務部長、自認一生清白的馬英九,繼阿扁之後成為第二位被判刑的卸任元首,更讓馬在馬王政爭中再輸一局。馬英九的洩密案逆轉判刑四月,但馬最寒冷的冬天也許還沒到,北檢署仍緊鑼密鼓查辦國民黨黨產疑遭賤賣的三中案等四案,目前三中案已到收尾階段,檢方已掌握不利馬的關鍵事證,最快本月底要偵結,馬再被起訴的可很大。
馬英九改判有罪,有人說是司法的第一隻寒蟬。高院審理前總統馬英九被控洩密案改判有罪,處四月徒刑。判決認為本案無關五院職掌,也未涉及院際糾紛,非屬行使院際調解權,洩漏偵查柯建銘資料給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總統府副祕書長羅智強,事證明確改判有罪。
但對照馬英九主張當時是立法院長、在野黨立院大黨鞭、法務部長、高檢署檢察長集體關說司法,總統依憲法執行職務,而且也在行使專屬於總統的憲法院際爭議處理權,實有阻卻違法的事由,也因此一審判決不罰。所謂院際調解權,高院不應拘泥必須五院共同發生,參照總統職權只要有院級爭議,總統便能介入,高院這次逆轉審判,顯然並未考量總統職權的高度、憲法賦予的院際協調權,狹隘的計算各院是否引發爭議或是否參加,應是非常不當。
但高院表示司法關說案若涉及刑事不法,有檢察官可偵辦處理;若涉及行政不法,也有監察院可處理,早在二○一四年北檢只以證人身分傳喚柯建銘,就以查無法官索賄、司法黃牛關說實據早早簽結。至於監察院連蔡英文提名的監委陳師孟都揚言要調查審判馬英九洩密案的法官,如此赤裸裸的踐踏司法、干涉司法獨立。這次高院又說柯建銘、王金平違反立委行為法,也屬國會倫理、自治,真是一知半解的說詞,因為當年立法院紀律委員會只是以警告處理,尤其至今妨害司法公正者無法可罰,應該算是法治漏洞。
高等法院這項判決,是我國憲政發展的重要里程碑,這個里程碑上寫著:總統,無論再偉大,您的權力,都不是無限大。台灣總統直選後,歷任總統都有踰越權力的現象。歷任民選總統無論藍綠,都以各種政治上的口號,作為擴權的理由。但是,從四任民選總統的施政績效來看,總統權力不斷擴大,為台灣所帶來的好處,似乎遠小於所帶來的害處。
二○○六年馬英九在台北市長任內,因為特別費案被台北地檢署以貪污罪起訴,讓一生以清廉自持的馬難以接受,當時他還辭去國民黨主席,同時宣布參選總統,後來高院判馬英九無罪,終於讓他得以清白的就任總統,但這次面對洩密案,二審從無罪變有罪,馬要脫身恐怕有點難度了。
台灣總統民選後的三位卸任總統,都跑過法院,目前只有李登輝全身而退,阿扁自始至終都不承認自己有罪,如今馬也為自己清白而戰,不禁讓人納悶,民選總統卸任後,為何都會走向法院?如果要把這些司法案件解釋成藍綠惡鬥,應該是對台灣司法的輕蔑,但要說這當中沒有政治操弄,也無人敢打包票,只是用司法手段清算政敵,恐怕會變成冤冤相報,難保未來蔡英文下台後,不會重蹈李扁馬的覆轍。
引起馬王政爭的監聽洩密案,一審判馬英九無罪,北檢用五大理由上訴,二審逆轉判馬四月,聽說北檢檢察長邢泰釗的辦公室還傳出歡呼聲。法務部長邱太三心直口快還公開宣稱這是國家不幸,或許檢方為了判決結果翻轉而興奮,但這種太早的歡呼,難免引起外界政治追殺的聯想。馬英九、阿扁的犯行應是南轅北轍,阿扁犯貪汙罪已是判刑定讞,保外就醫仍四處趴趴走參加公開活動卻沒事,馬英九被判刑怎會就是國家不幸,其實,邱太三也應謹慎,因馬案尚未定讞,似應小心為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