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9 月 19th, 2019

【平潭專刊】文蘊源遠續百年 鄉風文明潤住厝

村裡的石頭厝保留的較為完整,有的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

旗桿石、文魁匾、古石厝、舊書社……在平潭敖東鎮,有一個民風淳厚、文風蔚然的村子,這裡青山為屏,秀水為衣,遠離紛擾,給人一種內心超脫的感受。在歷史的長河中,這裡曾出過許多文人秀才,可謂是鍾靈毓秀,人傑地靈,它就是位於筆架山下的古村落——任厝村。

日前,全省第一批省級家風家訓鄉賢文化館示範點名單出爐,平潭任厝家風家訓鄉賢文化館入選。目前,任厝村正在積極開展家風家訓鄉賢文化館創建工作,鄉賢們共同助力,緊密籌劃。
8日下午,記者跟隨任厝村鄉賢們,探秘這座文風昌盛的美麗村落。

當地村民向記者介紹任厝家風家訓鄉賢文化館的建設進展

石厝遺跡 訴說百年風雨滄桑
任厝村,是敖東鎮向陽村的一個自然村,古時又稱磹蛟村。它地處筆架山與牛脊山之間,東鄰南安村,坐擁六橋水庫,依山傍水,風光秀美,宛如一座天然而成的大公園。從老城區驅車出發,沿著環島路一路向敖東鎮方向駛去,約二十分鐘的車程抵達任厝村。
走進村口,「任厝公園」四個大字映入眼簾,其落款日期是1965年,經過重新粉刷後,顯得格外鮮明耀眼。沿著村道一路往村中探去,越深入越能感受到這個村子獨特的人文氣息。

廳堂的門楣上懸掛著三面『文魁』牌匾,上書任可大、任柱鰲、任傑

穿行在村落間,一座座古樸的石頭厝,鱗次梓比,在山腳下列陣排開。這裡多數老石頭房早已人去樓空,肆意生長的綠樹青籐順著牆垣而上,長勢旺盛,翠色慾滴。門前,一簇簇巨大的芋葉圍繞著厝邊,自由生長,處處給人一種清幽的神秘感。
在村民任文的帶領下,我們登上一段花崗岩鋪成的石梯,抵達村中的一處高地。這處高地有三座老厝並排而立,厝內已無人居住,緊閉的木門上留有歲月的印記。厝邊,一棵榕樹長成參天古樹,樹樁粗壯,直徑達 1.5 米左右,需要三個人合抱才能圍起來。
站在樹蔭如蓋的榕樹下,感受陣陣清涼,眼前則能看到村中古厝群的整體風貌,石厝綠植交相輝映,共話百年來的風雨滄桑。「村裡的石頭厝保留得較為完整,有的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任文說,「看這些石頭厝就可以知道,工匠建造的手藝很巧,而這些匠人是出自村裡的,放眼當時的平潭可都算是名匠。」

汩汩井水哺育了任厝村代代文人雅士

古井悠悠 哺育代代文人墨客
細數眼前的歷史滄桑,彷彿時光在厝中流轉,一石一瓦都在訴說一段名人佳話。
任文指著石頭厝群中的一塊位置介紹道,過去,這裡是「海天書捨」的所在地。「清朝時期,任厝舉人任柱鰲和先人開設了『海天書捨』,他們在這裡以文會友,接待賓客,共讀詩書,形成了濃厚的文化氛圍。」任文說,在「筆架山」下附近,「海天書捨」與南安村的「洞天書捨」、天山美的「臥雲山房」並稱為平潭南部的三大書捨,文人墨客流連於此,留下了許多寶貴詩詞與動人故事。
臨近「海天書捨」舊址的荷塘邊,這裡坐落了一口古井,它清冽溫潤,曾哺育著一代代樸實淳厚的村民。這口古井的井口是用一整塊巨石鑿琢出來,一氣呵成,外表粗糙的紋路凸顯了年代感。井邊四周用石頭壘砌而成的平台上,還擺放著村民洗漱的臉盆和水桶,清冽的井水成了當地人消暑的最好「神器」。

肆意生長的綠樹青籐順著牆垣而上,長勢旺盛,翠色慾滴。

「這口井已經有非常悠久的歷史了,它從我們祖先定居在任厝村前就已經存在了,至少有五百多年的歷史了,幾百年來都不曾乾涸,依舊清澈甘甜。小時候我們村裡的人都來這裡取水。」任文說。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汩汩井水哺育了任厝村代代文人雅士。今年已是耄耋之年的老者任恢宗對任厝村存有一份特殊的情結,他通曉任厝村的歷史,也曾喝過這口古井中的甘泉,經過數十年,往事依舊歷歷在目。「這口井整體圍起來的是一個半形,所以我們把這口井叫做『泮井』,就是學校前的井,意思是喝著這裡的水可以成為文人。」他說。
汩汩井水,源源不斷。在任厝村村民心中,這口古井猶如母親一般,哺育、滋養著一方人。

文風昌盛 傳承優良家風家訓
石厝、古井、老榕樹……任厝村中處處鐫刻著歷史的紋路,散發著時代的芬芳。這裡有著450年的悠久歷史,民風淳樸,歷史文化底蘊深厚,從古至今,成為文人墨客的搖籃,英賢輩出。
據瞭解,在清代任厝村曾出過一個舉人、兩個歲貢以及太學生、府學生等十多位文人學士,其中任仕華、任可大、任炅等3位封贈「文林郎」,讓這座村莊成為遠近聞名的文化村,優良的家風家訓也廣為流傳。
走進任厝村的宗祠,總能感受到歷史遺留下的文風之氣。這是一座保護完整的老厝,繞過門口的屏風,看到祠堂內是平潭典型的四扇厝造型,廳堂的門楣上懸掛著三面「文魁」牌匾,上書「任可大、任柱鰲、任傑」。據1922年版的《平潭縣志》記載,任可大在清道光三年(1823)考選為歲貢生。
「在舊時科舉時代,挑選府、州、縣生員(秀才)中成績或資格優異者,升入京師的國子監讀書,這些讀書人統稱為『貢生』(清代科舉有恩貢、拔貢、副貢、歲貢、優貢和例貢),意謂貢獻給朝廷的人才。」任恢宗說,「更有趣的是任厝村的清代舉人任柱鰲,他的父親名叫任傑,任傑是清同治年間的歲貢,早年曾在平潭興文書院就讀(廩生),和祖輩人任可大都參與過勸募興學活動,還為興文書院撰寫了傳世佳作《興文書院講堂記》。」

老石頭厝無人居住,隱藏於榕樹間,見證著歷史的滄桑

祠堂內的每對柱子上,刻著一副對聯,其中一處上聯:發家致富勤為本;下聯:創業立功德在先,字裡行間,體現了先人對後輩的諄諄教誨,成為傳承百年的優良家風家訓。
除了祠堂內,祠堂外的四對旗桿石也成為任厝村文風盛行的見證。說到這旗桿石,史書記載,明清讀書人考中舉人以上的功名,會在宗祠或村道、住宅前立一對旗桿石,刻上某年某人考中了什麼功名、獲得第幾名等文字,以流芳百世,激勵後人勤奮讀書。
任文介紹,旗桿石相當於今天的榮譽證書之類。不過,旗桿石是以石頭為材料,立在宗祠或祖厝門前,可長久地保存下來,官階越顯赫,旗桿夾就越寬大,旗桿也越粗越長。目前平潭保存完好的旗桿石較少,這幾座旗桿石為平潭深厚的文化內涵提供了一個有力證據。

挖掘傳承 再現文化村落魅力
文蘊源遠,鄉風文明。在任厝村,文風盛行,人才輩出。光光的青石板,精巧的青石門,厚實的旗桿石……樁樁件件都讓人們眼前浮現出當年繁華的景象。
傳承優秀文化,籌建歷史展示館,把正能量的家風家訓傳遞給更多的人,成為任厝村眼下的首要任務。日前,全省第一批省級家風家訓鄉賢文化展示館示範點名單出爐,平潭任厝家風家訓鄉賢文化館入選,讓家風家訓優良的任厝村走進大家的視野。眼下,任厝村正在積極修建家風家訓鄉賢文化館,鄉賢們集思廣益,建言獻策。
「任厝村家訓核心體現在『重品行、勤耕讀、尚和諧、倡善舉』四個方面,我們希望能圍繞這四個方面去倡導家風建設,實現良好家風家訓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的教化作用。」任恢宗說,「要充分挖掘任厝村的歷史文化內涵、展示其文明風采等方面來佈置文化館,同時結合『美麗鄉村』項目推進基礎設施建設,讓這個館富有啟迪教育意義。」
在眾多鄉賢的積極討論下,各種觀點相互碰撞,最終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方案。根據方案,任厝村家風家訓鄉賢文化館設在祠堂內,分為磹蛟任厝史話館、歷代英賢紀念館、家風家訓教育館等部分,將通過圖片展板形式,展示先祖遷徙任厝村的艱苦創業、書禮治家的歷史事跡、文化成就以及近代湧現的英烈模範人物等,並展出清代任厝四名士的著作書稿、書畫手跡、小件遺物等,讓家風家訓村民公約上牆入戶。
「我們還會設立家風家訓教育廣場、傳承鄉賢文化中心區、弘揚傳統文化活動區等。」任恢宗說,比如樹立任厝村傳統歷史文化標誌物的標牌,像清代舉人任柱鰲故居,歲貢任可大故居的匾額、「海天書捨」(遺址)指路牌,清代旗桿碣石,古榕齋(遺址)等標誌牌,在村口設置任厝村省級家風家訓鄉賢文化館示範點石碑,製作《任厝村省級家風家訓鄉賢文化館示範點》畫冊,等等。
美麗鄉村建設強了任厝村筋骨,文明鄉風建設則是村莊的精氣神,而家風家訓教育是文明鄉風建設的重要部分,這是一種潤物無聲的精神引領,像種子一樣撒向任厝村……
(記者 陳小歡 余小燕/文 林映樹/攝)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