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1 月 30th, 2020

導論 人生四季 不默生

導論。

老殘內心脫離「身世」之掙扎,心靈始快活起來,然而,也許是宿命的安排,脫離心靈之苦的老殘,卻又要開始接受肉身疼痛之折磨,這樣的「無縫接軌」,是上天狠狠在老殘生命史上上了一課。失去腎臟功能的老殘,2014年5月16日接受生命史上首次殘酷的「血液透析」,也就是俗稱也是老殘畢生最害怕的「洗腎」命運。老殘靜靜地躺在透析床上的日子,沒有一天打敗過老殘,老殘笑著告訴他四周圍識或不識的朋友、親人:「遇到了!就要勇敢承擔,不然又奈何!」。
老殘在每次透析的日子--他經常嘲諷自己,每一次透析,自己就像「死」過一次那樣--看著自己的血液自體內不斷奔流而出,他內心就想著:就是這些像噴泉似的汁液維持著自己的生命,如今,這些生命之泉中毒了,其實,他體悟到自己就像「活死人」那樣,如今,只是靠著眼前這部機器,在延續著他苟延殘喘的性命。
在一個特定的日子,老殘有幸出席一場朋友舉辦的新書發表會,這場精采的講演,開啟了老殘心靈的另一扇窗。從講者給他的啟示中,他衍生了自己的人生正值「冬」天這個階段,雖然,他知道這風中殘燭的性命:「春來發幾枝」的生機有限,但,在春、夏、秋、冬的節氣循環裡,生命必然會有繼續繁衍的生機!
老殘的心靈獲致圓滿的「通情達理」,是那麼順其自然的疏通,仿如打通任督二脈的武俠中人,老殘這根「風中殘燭」竟然愈見炙熱,焰光四射的結果,老殘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精神抖擻。
老殘明白身體的病永無痊癒之時,但,心靈程度的昇華靠自己反省與努力,他正在往這條康莊大道上前進,老殘心靈因此豁然開朗。
在文學這條路上耕耘半世紀,老殘明白自己的智商不及「天才」等級,也不只一次公開場合說明自己的「從文」,乃宿命使然,或者,不甘心就此寂然消失於這個人間!老殘至今仍孜孜矻矻於書寫的道途。